异世药典之家仆(穿越)上——隽隽风尘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文案:

病歪歪的许玖车祸丧生,重生到一具非常man的身体内(并不是!),还绑定了药典空间,可这药典——

——[宿主代填。
]

空间里只有一小块光秃秃的土地,怎么看都觉得受到了欺骗呵呵呵。

好不容易出远门,遇上了个大!贵!族!却是个脑回路异常到看不懂的蛇精病——

——怒气冲冲地冲他吼:你这个贱民!

——许玖扶额:能不能注意下身份?

【入文提示:】

NO.主受文,上进受VS狗血#精分#严肃攻(请注意有精分,适当避雷谢谢。

NO.重生空间种田文,偏慢热。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主角:许玖、胖胖、杜图玄双

第1章:重生

暮色四合。

秋末的傍晚,太阳还有一线余晖,许玖坐在疾驰的客车里,瞪大眼睛看着外面的风景。

自记事起,他就有许多在汽车里看风景的经历,从一个地方急匆匆奔向另一个地方,白大褂、消毒水、拥挤的病房,各种面色苍白的人……还有父母焦灼的脸。

而此时,父亲正蜷在他旁边的座位上,轻轻打着呼噜,母亲靠在父亲身边小憩,车上很安静,醒着的人不多。
一些年轻人戴着耳机在看电影,独许玖一个人不知疲倦地看着窗外。

外面的景色萧条,草木皆凋,一派冬日景象。
腿一刻不停地刷着存在感,疼的恨不得一寸寸亲手把它们锯掉。
然而,寒冷的冬季一过,许玖不需要卧病在床时,又会觉得它们如此可爱,哪怕它们还是痛,可双脚踩在地上时,那些疼痛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许玖自生下来就患了种先天性的血液病,慢性细胞缺陷症,导致他头晕、呕吐、头发掉光,记得最清晰的就是小时候,半夜的灯光黄澄澄的,他趴在床头吐啊吐,吐得酣畅淋漓,身上的闷痛也仿佛在随着每一次呕吐倾泻而出,但是母亲却捂着他的嘴,慌忙下撞翻装他呕吐物的盆,血红的水溅在她身上,瘦弱的母亲哭的声嘶力竭。
记忆就在他不停地挣扎,母亲不停地哭泣中中止,那之后,醒来的许玖,就开始懂事许多,小小年纪按时吃药,定时治病,手上青青紫紫都是针孔,就这样,居然也长到了二十多岁。

许玖就自小知道自己活不长,父母就他一个独子,他有时候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还没有放弃他。
本来体面稳妥的收入足以支撑一个正常的家,但因为他的病,父母把房子卖了,父亲甚至下海,去谋求一个相对高薪的工作。
才四十多岁的年纪,苍老、佝偻、皱纹深刻,母亲甚至瘦的只剩一把骨头。

他们给他取名叫许玖,许玖许玖,期许我的孩子能活的长久。
可许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长久的药物侵蚀早已引起了一系列并发症,他肌肉萎缩,骨质脆弱,连站起来都已不能,还能活多久呢?

前方的路开始坑坑洼洼,不远处的荒野,大大小小的推土机正忙个不停。
轰隆隆的大卡车不间断驶过,带起漫天灰尘,一辆石子车因为灌太满,还在啪啦啦掉石头。
灰尘让能见度几乎为零,司机咒骂一声,开始鸣笛。
许玖却看见斜下里冲过来一辆欲要加塞的车,他看了看熟睡的父母,反身抱住他们——

强烈的火光和爆炸声响起,最后一刻,许玖觉得灵魂都充斥着巨大的满足和解脱——

这一辈子,不管再艰难我都在认真活着。

战战兢兢朝不保夕,没有一刻轻松过,微小的欢乐始终伴随巨大的阴影,非人的疼痛彷如下了阿鼻地狱,明知结果微茫,也不曾放弃希望。

生命是场苦刑,但同时又是多么美好的字眼啊,即使再千疮百孔的生命。

如今终于解脱了。

……

许玖睁开眼睛,久久不能适应。

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前晃晃悠悠的,还有漫天火光。
好半天,他才意识到头顶不是医院白亮亮的天花板,因为它是土黄色的。

土黄色的……上面布满沟沟壑壑,等眼睛适应后,他开始下意识数起来。
这是他的习惯,毕竟医院太无聊,也不能干其他的事,每次手术过后,医生无一例外地嘱咐要静养,静养静养,就静静养着呗,除了数天花板上的小黑点,还能做什么呢?

听觉也开始恢复后,许玖听见外面有叽里呱啦的声音,可是很奇怪,竟都能听懂。

许玖正在诧异,一个女人突然冲进来,看见他醒着,高兴地眼泪都下来了,大声道:“我的孩子!哦!我的孩子你醒了!感谢风神大人你醒了!”

许玖看着女人壮硕的体格,黝黑的面庞,没回过神。

女人长得很粗犷,只穿了短衫和围裙,脸上都是风霜的痕迹。
此刻泪水和着脸上的灰尘,形成两条很明显的水渍。
他叫许玖“我的孩子”,可许玖知道,他的妈妈是个瘦小文静的女人,这事怎么回事?

许玖想开口:“我……”

这才发现说出来的竟不是他熟悉的语言!

怎么回事?

许玖慌忙要从床上下来,本以为会摔个大跟头,结果却稳稳站在了地上。
他的双腿虽然虚弱,但确实是好好的!许玖愣愣地打量着着自己的身体,从下往上,从脚、到躯干、到手……这不是他的身体,完全是另一个人!

“九,九,我的孩子,你怎么了?”女人看他一副被雷劈的表情,担心地大声问。

“我,对不起……哪里有镜子?”

“镜……子?”女人很疑惑。

许玖换了个要求:“水,哪里有水没有?”

女人这回听懂了,连忙道:“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

女人去拿水的功夫,许玖一直在不停地发抖,他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之前明明跟父母一起,他出了车祸!可笑他还以为那是梦!他常常在病床上做光怪陆离的梦,然而这次……

女人很快端着一个手掌大器皿慢吞吞过来了,动作小心翼翼,仿佛端着什么稀罕什物般。
她咧开嘴,笑的有些难为情:“这几天你阿爸没有去水喉,咱家就剩这点水,你先喝着,阿妈晚上就去给你打水!”

许玖接过小石头一般重的器皿,揭开简陋的盖子,里面的水只有小半杯的量,更别说能照见人了。
他安慰着小心翼翼的女人:“可以了,没关系。

女人笑的更开心了,黑红的面庞发着光:“九,不要担心,你的药阿妈会给你买的,不要再离开阿妈了!”

许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对,面对女人期许的眼神,觉得压力山大。

女人却因儿子难得的乖顺更加舒心,儿子自小有些清高,长大后,更是不愿听他们说话。
别人家的儿子长大后都出去自己打拼了,好点的谋到个庄园的差事,那就够让他们羡慕了,而她的儿子却连庄园的差事都看不上,说是伺候人的,当即把他阿爸得罪狠了,被打了一顿,连夜就离家出走了。

找到九的时候,他正躺在荒野里,背回来后,村里的大医都不愿意治,此后好几天,怎么叫都不醒,女人甚至以为他死了,好在……

许玖发现女人又在掉眼泪,不由想起自己的母亲,心下不忍:“阿……妈,不要伤心。

女人积压的担忧突然喷薄而出,几近嚎啕了:“九啊,你醒了就好啊!”

被女人强按着养病的时候,许玖渐渐接触这里。

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甚至不在于他所知的任何角落,天地广阔,苍穹深蓝。
触目所及全是黄色、褐色的石头,和风化的大大小小的石块砂砾。
房子是石头垒的,矮矮小小的安置在荒原上,桌椅用具也全是石头的掏空磨制而成。
许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重生在哪个沙漠,后来才知道,这整片大陆都是如此。

光线强烈,淡水稀少,男人女人穿着极少量的衣服,个个晒的油光发亮。
许玖重生的这具身体虽一样粗糙,但稍微白皙些,据邻人所讲,全是因为他不愿意干活的缘故。
这个世界有明确的贵族等级建制,而一个贵族给人最普遍的印象就是养尊处优,皮肤比常在烈日下曝晒的人白。

这个叫“九”的孩子不太合群,身体又“瘦弱”,又没有药剂,被打了一顿后不知怎么就被他鸠占了鹊巢。

此时,许玖安安静静帮助他阿妈搬石头。
荒原上的石块很大,需要打磨,垒房子的打磨的整齐精细些,垒石圈的则大多不规整。
石圈里养了几十头异常凶猛的绿皮兽,平时懒洋洋地躺在沙地晒太阳,一旦活动起来经常撞坏围墙,所以只得每天一遍遍把石圈重新垒好。

这些绿皮兽叫“葵”,长得怪模怪样,麋鹿般大小,叫声似牛非牛,身上鼓着一颗颗绿色的大疙瘩,跟弥勒佛的脑袋似的。
聚在一起就像一丛丛灌木,在沙漠中尤其显眼,更稀奇的是这些绿皮兽连眼珠子都是绿的,一不小心还以为它们没长眼睛。

阿妈的任务就是饲养这些绿皮兽,绿皮兽的奇怪之处就是什么都不吃,偶尔舔舔石头,一睡睡一天。
它们虽然不需要喂养,但脾气暴躁,一身皮肉实打实的硬,突然冲撞起来几百斤的石头都可以被撞的很远,阿妈每天搬石头也非常辛苦。

许玖刚开始帮忙的时候,对于自己居然能徒手搬动石块很是诧异了一番。
他前世自小生病,稍微大些就开始肌肉萎缩,别说搬石头,多走几步都会累的慌。
这具身体年轻健康,有他自小羡慕的阳光热烈,奔腾的气血,坚实的心跳……许玖摊开手掌,对着炽烈的阳光打量着满手血泡,心中惊喜非常。
能亲身感受健康,虽然不知是怎么来的,哪怕一分钟也好,生命也无憾了。

这一刻,许玖彻底释然,前世隐藏很深的愤懑都随烟去。

[滴——滴——滴——]

[原主彻底死亡,宿主精神健康指标达到97.8%,符合启动条件,现开始启动药典空间!]

第2章:异世

什么声音?

[正在启动药典空间……]

[正在启动药典空间……]

声音还在耳边继续。

药典空间?许玖左顾右盼,周围没有一个人影。
这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他脑海里,一刻不停地循环。

他在原地站了会,发现那声音仍旧念叨那句话,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大概是什么灵异事件,许玖决定不管它了。
没必要大惊小怪不是吗,他能重生到异世,附身到一个人身上,本身已经够灵异了,再出现一些奇怪的事也不足为奇。

倒是提示音说原主已死亡,让许玖的反应更大些。
他这些天一直在尝试“发现”原主,勾起原主的回忆,但脑海里还是空茫一片,只有许玖他自己。

猜想过原主已经死了,如今得到确定,许玖不知是轻松还是难过。
他想过换回原主,自己回去,父母还在那辆车上,虽然最后护住了他们,但那毕竟是个大型车祸,自己更可能是死了。
死了其实更好,治病到后来,他更像是父母的支柱,如果死于自杀,更等于全盘否定了父母的付出,尽管他很清楚治不好。
医生似是而非的话总是能给双亲以安慰,让他们从中得到信念。
而他自己呢,手术刀在身上划拉的时候,他更希望自己下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