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地图+番外——无花果子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文案:

法术天赋超强的骑士和大贵族小法师,逃亡拯救谈恋爱的故事。

正文

骑士与法师相遇于凛冬的山脊。

当时法师狼狈不堪地躲避着一只羊魔人的攻击,身上剪裁精致的袍子被荆棘划破了许多口子,让骑士生出一种他再不上前施以援手对方就会被逼着把凤凰木法杖当做木棍战斗的感觉。

法师真是种失去魔法就活不下去的脆弱生物。
他在心里这样想着,拔出了剑从侧面攻击羊魔人。

褐发的少年法师被忽然出现的骑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为对方让出一块空地。
他一路走来魔力所剩无几,根本不足以应付这只状态良好的羊魔人,有人帮忙最好不过——哦,即使是作为他们魔法研究所最大敌人的圣殿骑士。

法师眼尖地看到了骑士银色铠甲上圣殿骑士团的徽识,但并不准备在这个时候计较双方阵营的不和,他还得靠这家伙活着走出融解森林,对一个用尽法力的魔法师来说,抵御攻击最好的方法无异于找个肉盾。

骑士的动作出乎他意料地敏捷,没有他在帝都见过的那群近卫队成员那么笨重,事实上这个骑士的体形和一般骑士也不太一样,即使身体包裹在铠甲里也能看出他并不属于肌肉型的骑士,轻铠、动作敏捷……这就是驻扎在魔法山脊的骑士团的特色吗?

在法师观察思考的时间里,银发骑士已经杀死了那只羊魔人,随手用了个净化魔法清理了血迹斑斑的剑,回过头看倚在断树上的法师。

“魔法师这样脆弱,这个季节不应该在森林里行走。

法师皱了皱眉,争辩道:“我并不脆弱!没有消灭掉商队必经之路上的魔怪,这是你们骑士团的责任!”

“……可是刚才我看见了高贵的魔法师被一只丑陋的羊魔人逼得步步后退。
”骑士走近了几步,见法师防备地举起法杖,不由得露出一个带有些微嘲讽意味的笑容,“法师先生,您还有魔力可以用来攻击我吗?”

法师的动作顿了一顿,想起面前的人刚才还用了一个净化魔法……等等,净化魔法?!

“骑士团成员也可以学魔法吗?!”他高声质问道。

“……哎呀,被你看到了。
”骑士脸上的笑意更深,更让人觉得刚才那个施法迅速而且干净利落的净化魔法是他故意施放的,他又走近了几步——这让他已经站到法师的身边,淡淡的阴影笼罩在抬头的法师脸上,“怎么办呢?年轻的法师先生,我是不是该用些什么办法让你不将这件事说出去呢?”

“你想怎么样?”法师站直身体,估算了一下自己仅余的一点点魔力能够释放的小型法术,心想假如骑士有攻击的打算,他立刻用瞬移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再作打算。

“不怎么样。
”骑士脸上依旧带着笑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山洞,“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亲爱的法师先生。

法师充满戒备地跟在骑士身后走进山洞,山洞并不太大却很干净,尽头铺着一堆稻草,地上也有干燥的木柴。
骑士解释道:“这是骑士团成员巡山的时候休息的地方,生起火就会很温暖了。

“……哦。
”法师攥着法杖应了一声。

一般的冒险者队伍只要有法师在,生火都会变得很便利,但现在的情况不是一般的令人不适应,法师呆站在一旁,骑士优哉游哉地徒手施法燃起了篝火,热情地邀请法师同坐。

让导师知道了一定会用暴风雪刮死他的。
法师头疼地想,然后坐到了稻草堆上,开始百无聊赖地打量这个奇怪的骑士。

骑士的银发看起来非常柔顺,五官是棱角分明的英俊,又不失贵族的优雅,看起来丝毫不像驻守在偏僻的魔法山脊的骑士团成员,反而像皇都里的贵族骑士。

而且骑士一般是不被允许学习魔法的……尤其是平民出身的骑士。

“骑士,你是从哪里学到魔法的?”他仍然对这一点相当好奇。

“法师先生想知道?”银发青年站起身,走到他旁边坐下(稻草堆容得下一人横躺,法师却依然觉得太挤,往旁边挪了挪屁股),蓝眼睛盯着跳跃的篝火像在走神,“我母亲是一名魔法师,她给我留下了几本书,我是从那上面学到的。

“……没人引导吗?”法师睁大了眼。

“是的。
”骑士打了个响指,一点火星在他指间燃起,又倏地熄灭。

“……那你可真是个有天赋的人。

连法师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是,他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没有人引导就能做到徒手施法……这个人小时候如果能进研究所的话,一定会比他强大得多……

骑士扭头看了他一眼,眼里净是笑意:“也不算,我也只会一些简单的低级魔法罢了,而且平时要小心隐藏身上的魔力波动,否则被发现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嘁,骑士团的败类。

骑士低低地笑起来,声音在喉管里回荡,性感得要命。

法师不由得有些耳热。

******

设定:

本文的法师塔和魔法研究所意味不同,设定是法师塔归身为主人的魔法师所有,而魔法研究所则是帝国编制下的国家机关类……圣殿骑士团则更倾向教会一方,但也领国家工资。

楼主自己随便想想大家别介意,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主角法师是编制内的魔法师……

******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着,法师缩在山洞里面不想动弹,魔力在逐渐恢复,骑士也没有什么危险动作,他逐渐放下心来。

骑士本来可以离开山洞回他的营地去,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走,反而每天都从空间袋里取出食物与他分享,对他好得出奇。

第三天早上法师终于感觉魔力完全恢复,决定等外出的骑士回来跟他到个别就离开。

他只是路过融解森林,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呆着,有份文书必须要在近期交给山脊附近的伯里曼塔研究所的一位大魔法师,那是他的导师交给他的任务。

“哦,伯里曼塔研究所前些日子出事了,你一定还不知道。

骑士这样对他说。

“你以为为什么最近我会一直留在融解森林?前些日子森林里忽然出现了很多魔怪,在骑士团和法师塔的人都没有察觉到前袭击了研究所,伯里曼塔大魔法师不幸被围攻身亡。

“骑士团增派了巡逻的人手,法师塔则日夜派人用水晶球监视附近的情况,你现在去恐怕已经没有用了,反而会打乱秩序。

法师皱了皱眉,将自己的水晶球取出,探查了周围的状况,并没有发现魔怪,再将探查距离放远些,临近魔法山脊的地方,骑士团的营地人来人往,似乎很是忙碌。

“……不,我要去魔法山脊,伯里曼塔大魔法师不幸身亡,那我去找罗拉娜大魔法师也一样。

他从未听说过雪季会有大规模的魔怪出没,森林里的确有魔怪的巢穴,但绝不可能足以袭击魔法研究所……甚至杀死一位大魔法师。

魔法山脊法师塔的罗拉娜大魔法师,一定能解答他的疑惑。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
”骑士耸了耸肩往山洞外走,“你跟着我,我带你回山脊。

通往魔法山脊的小路已经被雪覆盖得几乎看不见痕迹,有些地方甚至在白雪上还能清晰见到斑斑血迹。
“漏网的魔怪。
”骑士满不在乎地将那些血迹用血盖住,“不知道血是它的还是人的。

法师一直小心翼翼地抓着他的魔杖,另一只手举着他的水晶球,这样有敌人接近时能够及时给予他们警报。
骑士笑着走在前面,佩剑随意地握在手上:“不用这么紧张,现在森林里已经没有多少魔怪了,研究所惨案发生后骑士团和法师塔难得合作了一回,几乎把森林烧了一半,你碰到的那只羊魔人说不定已经是这一带仅剩的一只了,这几天我完全没有见到过魔怪。

“……有备无患。
”法师抿了抿唇,他总觉得不太安全。

下雪的冬天总是特别安静,他们只能听到彼此踩在雪地里发出的轻微声音,根本听不见别的响动。
法师一直盯着水晶球看,很快发现了一件事:离魔法山脊越近,他能探测的范围越小。

是因为附近有法师塔的缘故?

他有些疑惑,尝试输入更多的魔力支持探测,然后水晶球里的影像忽然消失了。

“咦?”他抬起头,下意识地叫住了骑士,“……先别动,这里真的很奇怪。

“怎么了?”

“……有人在干扰我的探测,魔力相当的……强大。

法师举起了法杖,看向前面不远的地方。

那里有一棵落光叶子的树,树后传来一阵轻快的笑声,然后转出了一个人。

黑色的贴身法袍,红发,姿态婀娜,手里握着一根巨大的红色法杖……是个妖艳的女法师。

法师都快哭出来了。

——天啊,“赤焰魔女”萨尔蒂丝。

——他们是活到头了吗?

“赤焰魔女”萨尔蒂丝,帝都卡西德莱魔法研究所的在逃研究员,叛逃后吸收了多名大魔法师的魔力(天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里头还有几个女法师),拥有恐怖的实力,尤其长于火系魔法。

她爱好杀戮,氵壬虐,在大陆上臭名昭着……魔法山脊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容许她进入?

年轻的法师只在教科书上见过这个恐怖的人物,她的模样甚至比教科书上更年轻美艳,妩媚多情的眼睛,娇嫩的红唇,惹火的曲线——当然最显眼的还是她手上巨大的法杖,不知多少人命丧这支法杖之下……

“哦,年轻的后辈。
”萨尔蒂丝看了法师一眼,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你怎么会和圣殿的傻大个在一起,嗯?”

她看起来就像个宫廷里的淑女——如果手上拿的不是“伏尔坎”的话。

“……只是来执行任务。
”法师理智地选择了不顶撞对方的做法,礼貌地向对方行了个法师礼,“这位骑士在我的旅途中向我施以了援手,出身圣殿骑士团也不能掩盖这个事实。

“任务?”萨尔蒂丝挑了挑秀丽的眉毛,“什么任务,能告诉我吗?”

“……”法师沉默不语。

“哦得了吧,无非就是让你去找伯里曼塔那个老头子送个卷轴,真当我不知道吗?”赤焰魔女嗤笑道,“可惜你来晚了,伯里曼塔已经被杀掉了。

见法师露出一个“果然”的表情,她咯咯笑着补充道:“可不是我杀的,我只是顺便帮个忙把他的研究所烧掉而已,完成不了任务可不要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