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难断(穿越)上+番外——冰冻沙丁鱼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文案:

重生前:

严家有二子。

大儿子沉默寡言,阴阴沉沉,性格孤僻,一回家便躲在房中。

小儿子脾气暴躁,一点就炸,爱打架生事,身上长期带伤。

重生后:

严家依旧有二子。

大儿子性格淡然,成绩优良,对母亲的话格外听话。

小儿子脾气暴躁??却总被自家大哥三言两语化解,典型的兄控一枚。

(小瑞宝宝:明明我才是么子!-_-)

临近读完大学,就快可以脱离‘家’这个牢笼时,却莫名重生。

许文青从一开始的错愕,不可置信,愤怒,到不得不接受。

既然重生,那他是否可以改变母亲的命运呢?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那弟弟缠上他呢?他不过顺手帮了对方一下而已。

不停说服自己想太多,这么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制止对方踩进那个名为‘乱伦’的深渊中……

内容标签:重生 不伦之恋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文青(许文青),严瑾 ┃ 配角:严国栋(严父),许丽(严母),林立,高德凛,等等 ┃ 其它:1V1,CP已定

第一章:序章

“铃铃铃——”电话的铃声在这寂静的屋中不停回响。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慢慢起身,在看到电话号码的瞬间,伸到一半的手停了下来,眉头微皱,似乎看到什么让人厌恶的东西。

电话并没有因为没有人接听而停止,反而锲而不舍的回响着。

半晌,烦人的铃声终于停了下来,却换来刺耳的‘嘀’的一声,传出留言,“文青,下个星期你父亲回来,记得回家。
”温婉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蓦的尖利起来,“不要再像上次一样,装病不回来!知道吗?!”似乎察觉自己语气太过失态了,女音恢复了柔和道“好了,不说了,妈妈等你回来。

听完留言后,男子面无表情的拔掉了电话线。
坐回了沙发上,低敛的眉眼让无法看清他此时的情绪。

家?那个地方还能称的上家吗?嘴角微勾,似嘲讽似悲哀。

常年出差在外的父亲,贪幕虚荣的母亲,以及……他的弟弟。
男子的脸色蓦然变白,那个人,很可怕。

自从五年前,参与斗殴,腿被打断后,性格完全大变。
坐在轮椅上的少年,更令人害怕。
黑眸越发的阴沉,做事也越发的狠毒,完全是挡他者,死;不顺他心者,死;用异样眼光看他的人,死。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那个无辜的医生。
只是在宣布他的腿不可再行走时,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却被他记住了。
在他有能力,完全掌权时,封死了对方的行医生涯,甚至让对方没办法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不管了,反正他就快可以完全脱离那个地方了,男子一脸轻松的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嘴角愉悦的勾起。

第一卷:莫名重生

第二章:莫名重生

狭窄的房间里,摆放上单人木床,小书桌,只有两样东西已经把房间完全塞满,勉强留下条可以行人的小通道。
即使如此,木床上的少年还是睡得很熟。

穿着稚气的卡通睡衣,半长的头发把少年的样子完全遮挡住了,依稀可以看到白皙的脸颊以及尖尖的下巴。

“文青,起床了。

少年微微皱眉,什么声音?他怎么好像听到了母亲的声音?

“快点给我起床!”打扮漂亮的许母进门,声音却是与柔和外貌不符的大,“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不要给我用赖床这一招,无论怎样你都一定得去!”

床上的少年猛地坐了起来,看着床前叫喊的母亲,眼中带着不敢置信,母亲怎么会在这里?

特意烫卷过的短发,修过的细眉,脸上还少有的化了个淡妆,甚至穿上了之前买了很久却不舍得穿的长裙,整个人显得年轻了不少。

许母精神奕奕的站在门前,看到自家儿子醒来,不禁露出了笑容,眼神带上了期待,似乎在问‘好不好看?’。

许文青眨了眨眼,低声喃喃,“啊,做梦了。
”而且是个不太好的梦。
想到着,身子向后倒,又准备继续睡。

“你给我起来!”被这样无视,许母脸一黑,毫不留情的扯上许文青的耳朵,大声在对方耳边喊道。

“痛痛痛……”清秀的小脸马上皱了起来,许文青喊完后一愣,似乎意识到什么,快速的看了看四周,迷蒙蒙的一片,只能看到东西大约的轮廓。

果然是梦?!———不对!瘦弱的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眼镜呢?许文青连忙摸向身旁的地方,奇怪!他不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吗?!眼镜应该也是脱下来放在旁边啊。

“找什么找!你的眼镜不是一直都放在书桌上的吗!”许母拿起眼镜递给还在胡乱摸索的许文青。

许文青慌忙接过眼镜,戴上。
顿时,惊悚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噩梦?!不,有痛觉,不可能是噩梦!

恶作剧?!也不对!不可能有人那么无聊把他搬到以前的旧屋,并且还是在不惊醒他的情况下,除非喂他喝了安眠药!就算真的喝了安眠药,但以前的旧屋早就拆了!而且,哪里找来个和母亲年轻时外貌,性格一模一样的女人啊!

那,就是幻觉?可是这点连他自己都没办法说服。

“不要发呆了!快点去刷牙洗脸!”许母说完,不理脸色三十六变的许文青,出门了。

听到这句话,许文青像是被惊醒一般,冲到厕所,对上镜子中那熟悉又陌生的模样,呆了。
乱糟糟的头发,消瘦的脸颊,大大的黑框眼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勉强可以看到水色的唇,镜片中那双无神的眼,以及瘦弱的身体,毫无形象可言。

联合上之前母亲的打扮,以及他现在这副鬼样子。
这不是!他见那个所谓的父亲前的事?!

“快点出来!不要给我赖在厕所!”许母唠叨的走进来,拉着呆呆刷完牙洗完脸的少年出去,换上早以准备好的衣服。

“好了,今天要去见你爸爸,你无论怎么样不接受都要有礼貌点。
”许母拉着少年出门,一边走还不忘说道“你从今天开始就姓严了,知道吗?”

“……”要见爸爸?,眉头不由皱起,难道这真的只是幻觉吗?所以重复一遍那时候的事。
这是幻想呢?还是梦呢?

许母见儿子不回答也只当对方闹别扭,也不理,干脆的打车。

就这样,许文青一路上就那么过去了,直到进屋,站在那个宽大豪华的屋子时,也一样保持呆呆的样子,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路中。

许文青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等他回过神时,眼前这个年轻了五年的父亲正满意的看着他。

严国栋初次见到自己的儿子,很高兴,无论对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都是好的。
觉得对方很乖很听话,至于那呆样,完全当那孩子害羞了。

三人站在一起,看起来和乐融融的。

许文青低眉敛眼的站着不动,如果真的是按那时发生的事,那么接下来应该是他那所谓的弟弟出现了。

许文青刚这么想着,门就发出‘砰’的一声,少年大力推开门走了进来。
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上挑的眼角,黑色眼眸中盛开着怒火,右耳上菱形的小型耳钉在灯光折射下闪耀着银光。

“她们是谁!”一看到许文青母子,少年的脸色顿时黑了,正在变声期的声音也尖锐的如同鬼叫。

“什么叫她们,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今天,你母亲会带你哥哥回来。
”严国栋板起脸,“还不快过来叫人。

“母亲!哥哥?!”少年低头喃喃了一阵子,“哥哥?哥哥?”似乎在理解其中的意思。

半晌,再次抬头的少年眼神阴郁的看着父亲,“母亲才死了一年,你居然找女人回来!带回来的那个野孩子居然比我大!你到底瞒着母亲在外鬼混了多久!”

严父的脸马上黑白交加,“你说什么!什么叫野孩子!什么叫鬼混!不要忘了,我和你母亲在一起只是协议!”是那个女人不知羞耻对他下药,还把许丽赶走!要不是后来那女人还拿孩子威胁他,不让他去找许丽,还不答应离婚,他需要那么久才把当年的爱人找回来吗?

少年的脸色暗沉了不少,不懂得掩饰情绪的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难过以及难堪,“只是协议!那还把我生下来干什么!”说完就摔门而去。

一旁的许文青从少年开始吵起来时就已经低着头,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严国栋有些尴尬的看向许母和许文青,“你们不要介意,那孩子就是那样子。

“没关系。
”许丽摇了摇头,只是脸色并不太好。

“我先带你们去看看房间,看你们喜不喜欢好了。
”严父扯开话题,带路走上楼。

没错,这些都没变。
已经清楚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幻觉的许文青,低着头,一直在回想。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会重生?只是睡了一觉不是吗?怎么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他好不容易才脱离了这个家,为什么又让他回来了?

这个家之后发生的事,他都记得。
他那所谓的弟弟,会因为他们住了进来,更加叛逆。
终日逃课,打架。
后来腿被打断了,性格更加黑暗。
严父对这一切都不知,因为他只顾着自己的生意,终日都要飞来飞去。
许母吗?性格越来越贪慕虚荣,怎么说也不听。
而他,则越来越沉默,

这个家,早就在他们住进来那一刻,就支离破碎了。

他一直学习,一直学习,终于取得好的成绩,离开那个家。
在大学自己生活,他相信只要他完全脱离那个家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现在却让他重生到这个乱七八糟的时候,搞什么!无神的双眼被愤怒而覆盖,变得明亮起来。

已经随便选好房间的许文青,不,现在起应该叫严文青了。

他不接受,他不接受,这一定是梦,对,一定是梦。

“哎呀!你怎么又睡啊!快点起来!”许母走进来,把躲在被窝不肯面对现实的少年拉了起来,“你可不要学那个谁那么没有礼貌!开口野孩子,闭口野孩子的,也不知母亲怎么教他。
”说到一半,声音小了下来,“啊!对了,他母亲已经死了,我都忘了。

“……”

“快点下去安慰一下你父亲,他脸色不太好。

“他有母亲安慰就好。
”严文青低着头,闷闷的说道。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的。
”许母脸色马上变好,也没注意自己的孩子与平常有什么不同,边笑边走出门。

严文青又躺回了床上,继续进行自我催眠。

“呦,瑾哥怎么有空来我这狗窝啊。
”高德凛揶揄完,却发现自己的好友脸色黑的吓人,“你怎么了?又和你爸吵架了?”

“滚开,别烦我!”严瑾暴躁的推开对方,倒在床上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