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掌门工作实录(穿越)上——五色龙章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文案:

公元35世纪,穿越已成为一项普通职业。

为了提高穿越质量,体现出穿越者素质,政府规定:穿越者有义务改造他们所穿越的世界,提高其文明水平和居民生活水平。

当然,这种提高和促进也是有奖励的。
凡做出这种巨大贡献的人,都有可能得到一次重生机会。
于是在一个新的平行空间被开发出来之后,为了奖励;为了亲近自然的古代田园生活;为了推进这个世界的技术进步,建立千古未有之功业;穿越者陈箫来到了这片类似中国古代的空间。

他穿成了一个小门派的掌门,却没能练成绝世武功,让门派称霸天下;而是在售后电脑的挟持下,安份守己地按着穿越办的要求,从小做起,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而不断奋斗。

但是,有志青年陈箫还是有更伟大的理想的,他也是打算甩开电脑,走出他自己的穿越之路的。

于是他活生生地把一条改造世界之路走成了一条被推倒之路。

经历了无数次失败之后,他发现,自己学的一切技能,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无用的,只有反社会才是适合他的唯一道路。

这是几个穿越者穿到与古代中国相似的平行空间,重新适应社会改造社会的故事。

没有最苦逼,只有更苦逼,经历了穿越最黑暗一面的穿越者们团结了起来,在穿越办开拓员工的帮助下,开始挖空心思地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顺便解决一对一对又一对的婚姻问题。

金手指随便开,不要介意。

内容标签:种田文 异世大陆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箫、褚承钧

01.背景

“请选择您希望生活的平行空间种类,1为成熟型平行空间,2为半成熟型平行空间,3为待开拓平行空间。

正在埋头填写个人资料的青年手指顿了一顿,从镶在桌面上的触屏前抬起了头,脸向话筒处略作倾斜,对着手底下不断显示信息的电脑问道:“这三种空间有什么区别?哪种好一点儿?”

纯美流畅的女性声音立刻从他头上戴的耳机中响起:“这三种选择是按照各平行空间是否经过穿越者改造,以及改造的成熟度来区分的。
成熟型平行空间都已经过超过三百年的穿越者不断改造,科技水平与现今我们居住的世界几乎相同,该空间居民也对穿越者十分熟悉,是最适合穿越者生活的一类空间;待开拓平行空间则几乎未经历过穿越者的改造,科技较为落后,但自然生态保存完好,我们也会给与穿越者相当多的优惠条件;而半成熟型的平行空间则居于两者之间,一些有冒险爱好,又不太有经验的穿越者通常会选择这种空间。

桌面上立刻显示出了三种空间类型的资料,青年随手翻阅了一下,就放下了成熟空间的介绍,转而津津有味地看起了未开拓空间的宣传册。
无论是上面肥胖而长着长毛的小动物还是枝干繁茂的绿色植物都引得他抚摸屏幕,爱不释手。

这个填表用的机器大概也是高级货,自动兼具了推销功能,看他对于自然生长的动植物如此感兴趣,立刻加紧介绍起来:“最近上级穿越办新发现了一个平行空间,纯天然完全未经开拓,如果您现在交订金,我们办事处会保留您的首位穿越者资格,还能享受政府配给的最高穿越奖励……”

人类文明发展到35世纪基本上就已经实现了共产主义。
但是人口过度密集,资源极剧消耗问题却是无论多发达的文明也没法解决人。
自然环境和动植物这种东西,除了遥远的景观星球,根本就别想见到。
就连平常吃的东西都是细胞培养出来的纯食用性组织。
和资料上介绍的那些山青水秀的美丽平行空间相比,简直郁闷得让人想自杀。

这也就是如今穿越如此盛行,政府也大力推广的原因之一。
人口问题到现在已是宇宙怀的大问题,移民星球多难找,找到以后还要投入大量资金建设;可这些平行空间可是天然宜居的地方,又不用政府下多下力气建设。
只要投入几代穿越者,在他们的自主开拓下,就能建成科技文明与地球为中心的这个人类世界不差多少的人居空间。

但也有一点缺陷,就是平行空间之间无法进行物质传送,所有穿越者都只能将脑电波传到异世界的人尸体之上,也就是古代人所常说的魂穿。
这个条件限制住了大批眷恋亲情或是舍不得共产主义悠闲生活的穿越者,但是肯放弃这种衣来伸有饭来张口生活的有志青年也并不算少,他们的穿越极大的减轻了政府负担,也成了近千年来政府宣传的主流。

眼下正在填表的陈箫正是这种有志青年。
他从小就展露了对自然世界的无比向往:大学时毅然远离地球,到遥远的景观星球附近的行星学了基本没有实践练手机会,也根本找不着工作的野生动物保护专业,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穿越到有可以让他保护的动物的世界。

虽然他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曾祖父母……几代单传,结合到最后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但他还是铁下了心要穿越。
反正他父母也是穿越爱好者,他一上大学就双穿到了如今最热门的一个空间,他虽然没能替这几家传宗接待,但家里没大人管着,穿起来也是没什么压力的。

大学一毕业,陈箫就把市面上所有的穿越主题电视剧和电影都看了一遍,培养了一身穿越专业技能;又把家里剩下的钱都花了去各星球旅行,尝遍星际各大生产商出品的人造美食。
直玩到他觉得此生除了穿越一回再无遗憾,便回到地球上他自己家里,找到了穿越办在他们家乡的办事处,正式打算把他的一生交付给未曾谋过面的异空间。

在那台填表机器的忽悠之下,陈箫毅然选择了当头一个吃螃蟹的人,用信用卡透支了三千块钱交了订金,准备回去就把房子卖了支付穿越费用。

钱划过去之后,填表机的服务态度更上一层楼,说话声甜得都要渗出糖浆来:“因为穿越者在这种未开拓空间生活并不太容易,所以政府对新开放穿越空间的穿越者有救助补贴方案,像您这样的第一梯队穿越者可享受三十个贡献点补贴,每个贡献点在穿越后都能换取大量资料技术,帮助您完成生存适应至环境改造等各级工作。
另外,最重要的是,只要您能在新空间做出推动该空间文化技术进步和人类生活水平提高的重大贡献,还能在身体死亡后得到一次重新穿越机会,这可是只有新平行空间开拓者才能享受的待遇!”

那个声音越说越激动,陈箫也是越听越激动,心如同一根铁丝被高高抛到了空中,将断不断地痒痒得很。
他边听着优美动人的推销声,边登记下了自己对于穿越后身体的要求,最后晕乎乎地抱着穿越办附赠的《如何完美跨过穿越第一步》、和《基础内力通用指南》套装回到家中。

回家之后他连饭都顾不上吃,拿出当年上学时都没有过的劲头抱着书狂背起来,还在自己身上试了几回运转内力的流程,只为在穿越之后瞒天过海顺利活下来,并合理运用那具身体上的内力,做个仗剑江湖的武林高手。

过了两天,他的房子已做好了抵押贷款,穿越办的电话也打到了他手上:“尊敬的陈先生,我们办公室已经依照您的要求做好了对象筛查,请您尽快到穿越办广州路办事处办手续。

电话才撂下,陈箫二话不说,揣上银行卡就去了穿越办。
到前台窗口把该交的钱交了,他就被接待机器人引进了专门的等待间,拿到了按他提的那些要求筛选出来的人物资料,请他自己复筛一回,保证留下的每一个都是他愿意无条件穿越的。

穿越这东西也要提前选,然后等着这些人中哪个死了,穿越办他们才能将这边穿越者剥离出的脑波投入被穿越人的身体。
而且这个过程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不然对方呼吸停止时间一长,大脑和身体各个脏器就会严重受损,穿过去之后成了智残或重病人,那些穿越者肯定是不干的。

经过数百年经验积累,穿越办才总结出了一套快准狠的脑波投入方式,并在注入脑波时也给被穿越身体注入一种细胞活化能量,毕竟不是对方横死他们是无法取得这个穿越体的,可横死一般身体都会遭到不小的损坏,光是脑波的存在也是治不好身上的伤病的。

两个平行空间之间,虽然无法进行物质传送,但投入脑波可控的生物活化能量,修补那个因伤因病而死的身体的器官组织还是可以的。
这个问题陈箫在填表时已经知道了,此时也明白,只要做完这最后一次筛选,他就要接受脑波剥离术,按穿越小说的一般说法,就是成为一缕游魂,随时准备着投入新世界的身体当中。

为了满足江湖梦,他把武功和身体资质当成了第一筛选条件,把机器筛出的一百二十名备选人员砍掉了三分之二,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有人死去他就顶上。
若太长时间没有死亡者出现,他还要重新进行条件筛选,反正以脑波形式存在无寿命限制,不管等多少年,他总有穿越的一天。

出乎他意料的是,在做出准备后不到两个月,第一个符合条件的人就意外死亡了。
专门负责他的那台电脑给了他三十秒时间看资料,考虑是否进入那个身体,他却连看都不看,立刻要求传送。

有身体的时候不显,只剩下脑电波之后这两个月简直不是人过的,不管那个不幸早死的人是谁,是否完美符合他的条件,他都愿意先穿过去再说了。

万事俱备,一次能量波动之后,陈箫终于再度体会到了有身体的感觉。
一股自胸间传来的强烈疼痛感瞬间终结了脑波状态的空虚感,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朝思暮想了两个多月的世界,他的意识就已陷入一片混沌,彻底昏迷了过去。

02.淡定的穿越

穿越者生存准则第一条,就是要处变不惊。

穿成天脉剑宗掌门褚承钧不到两个小时,陈箫已经听了不下二百遍这条理论,折磨得他恨不得从没穿过这一遭了。

头脑中掺着电子音效的声音缭绕不去,重复了两个多小时相同的内容,就是让他淡定地接受周围见到的、听到的一切。
电脑不嫌累地教育着他:这些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常见的东西,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早已习以为常。
要彻底扮演好这个人,不被任何人看出破绽,首先就不能大惊小怪,看到什么都像个没见过世面的穿越者一样。

这一条似乎已经写进了那台负责穿越售后的电脑的程序里。
所以在陈箫醒来之初,无意识地因为头顶木梁之间吊下的蜘蛛恍了一下神时,它就启动了紧急避险模式,硬生生地破坏了他的面部神经,让他再也无法做出大的表情;还强行麻痹了他的声带和四肢肌肉,以帮助他忍住各种冲动,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

不用照镜子,陈箫就知道自己的脸已弥漫着一股将死之人的惨淡色调,眉间额头的肌肉也被强迫做出了虚弱痛苦的表情。
表情固定的好处就是:无论是有人把他胸口那道本来就痛得撕心裂肺的伤口再划上几刀,剜出带毒的腐肉;还是有人跪在他床前,一声声地喊着叫他安心离去,他们一定会为他报仇的;他都没办法大喊大叫,或是从床上跳起来,干点什么有伤褚承钧形象的事。

那台负责电脑固执地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陈箫的表现无限接近正版的褚承钧,不致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性格上的巨大变化。
没办法,穿越者和被穿越者的性情差别太大,他们穿越办必须要负起售后责任来,以免穿越者刚一过去就露了馅,造成不必要的返工。

门外又是一片脚步声响起,微微带着些急躁之意。
虽然陈箫正被伤痛折磨得死去活来,好歹也穿成了武林高手,这么大的声音他还是能听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