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之续弦 上——歌逝(2)

APP下载 阅读记录

” 李金宝毕竟是秋月留下的血脉,兰娘也心疼自己的外孙,李老太太话至此时,兰娘心底里也揪着疼呢,但咬着牙,还是将违心的话说了出来:“金宝我可怜的外孙……唉,秋月也去了有三个月了,也难怪您想着给金宝再寻个娘亲,可得找个性情好的女娃才好,我张家定不拦着李小相公续弦的。
” 李老太太却总觉得亲家话里话外的意思,仍旧是不打算把夏荷嫁过来,只是道是若自家儿子续弦,她张家不会拦着罢了。
照道理来说,这前妻去了,为夫的要续弦,的确是该让前妻娘家点头的。
但李老太太可不是为了这个,把话点更明白了:“我这不是琢磨着,夏荷毕竟是金宝的亲姨娘么。
我老太婆不舍得金宝在后娘那里吃苦,才想着,让亲姨娘去照看他,总是好的。
”又想到张家夫妇担忧的奉养的问题,咬牙道,“不若这样,亲家,我儿同夏荷都还年轻,将来的头一胎去继你张家香火,奉养你二人,你看如何?” 让孩儿随娘姓,仿佛李慕是张家半个上门女婿似的,若真这样做了的话,李张两家可就会被村里人当成笑话了,不过李老太太有些顾不上这些了。
刘兰娘闻说此言大吃一惊,错愕半晌,待见李老太太并无玩笑之意,眉头拧得更紧了。
依李家在这小村子里的地位,李老太太大可不必如此,莫不成有什么隐情在里面? 李老太太原本以为,自己都将话说到这样的份儿上了,张家总该放下心来了吧,更甚者,该对自己感恩于心才是。
她品了品茶,一举一动不似村妇般忙活,反而透露着一股子优雅出来,嘴角擒上了笑。
 兰娘却是一狠心,嚯地一声,跪在了李老太太面前。
 饶是李老太太都被虎了一跳,忙起身,避让开兰娘正面之处,道:“哎呀!亲家母,你这是!你这是……” “亲家母,事已至此,我还是照实说了罢。
”兰娘说着,唰地一声流了泪下来,“我那苦命的秋月走得早,我那夏荷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啊,老天爷究竟为何要这般对我张家,我张家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我那小女儿、小心肝儿……她……她是个……石女……” 说到这最后,兰娘已然将声沉了下去,嗫嚅出了最后两个字,几乎不可辨,李老太太年纪大了,怔了怔,以为自己听错了,追问道:“亲家母……你是说……?” “我那夏荷,她是个石女呀!”刘兰娘嚎啕大哭。
 李老太太活了这般年纪了,也曾听闻过有关石女的事,那些可怜的女子不能行房事,嫁不得人,即便是有了夫家,也往往会被休弃。
乍闻那瞧着活泼伶俐的张夏荷居然有如此隐疾,李老太太一时怜悯,而后却猛然间想到,这不正意味着,夏荷此生都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若是娶她回家,她必定会更加细心地照料小金宝吗? 想到这一层,李老太太温声劝道:“亲家母,我倒是觉得,你这更应将夏荷给我儿了。
我可以保证,只要夏荷好好照料金宝,我儿定不会负了夏荷。
等将来,金宝大了,也定教他养奉你们,只要不少我老太婆一口吃的,定不会短了你们的衣食!” 闻到李老太太此言,刘兰娘的泪猛地收了回去,愣怔地瞧了李老太太一眼,忙垂下头去,暗自嘀咕,究竟为何李老太太会如此优待张家,竟说得出这般的话来,只为了求娶夏荷呢? 若不是夏荷的秘密,她早便答应下了……刘兰娘在心底里一声叹息,擦了擦眼泪,喏喏道:“只是……只是这样的话……太耽搁秋月她姑爷了……您李家家大业大,怎能只得金宝这一个孩儿?” 却不曾料到一直温和待人的李老太太忽然皱了眉,道是:“亲家母,若是你应了,当初求娶秋月时给你家的那两亩地,我到衙门里去过明户与你家,再添上三亩。
”她话中一顿,又道,“若是不应……你可莫怪我,那我只能将张家的地,都收回来了。
” 刘兰娘不曾料到李老太太会撂下这般狠话,这下子是真哭不出来了,亦不敢再拒绝下去,只好嗫嚅道是:“这……我……我回家同我当家的商量下去……” 李老太太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刘兰娘则仿似是受了惊似的,忙跑了。
 等她回到家时,夏荷同张家当家的张十一都已回来了。
张十一背着手倒是没说什么,夏荷揉了揉肚子,发出咕咕的可怜巴巴的叫声,哪怕她并未说些什么,都教兰娘心疼得不行。
 兰娘先将李家的事搁在了一旁,并不打算教夏荷知晓,往院角的炉灶旁走,顺手扯过了夏荷,瞧她胸前平平的样子,拍了把她的脑袋,责怪道是:“娘不是教你说,好女儿不能将这存粮吃干净么,怎地你又将那馒头都吃光了?” 夏荷辩解道是:“娘,孩儿是回了家之后,见您还没回来,实在是饿得不行了,这才吃了的,没教外人瞧见,只有爹知道。
” 说着,她拍了拍自己胸前的一马平川,哪里有个十五岁的女孩的模样? 实则上夏荷正是个男儿,只是自小被当作女儿养,他自己并不知晓这一点罢了。
 兰娘一声叹息,只得拿了两个新馒头出来,塞给夏荷,不置一言。
 夏荷瞧了一眼新得的馒头,嘀咕道:“娘您做的馒头,怎地又小了一圈?”他估摸着,这次顶多够自己吃上三日吧,这还是得省着吃。
 兰娘讷讷:“唉,还不知道,过阵子,咱们家吃不吃得上这馒头呢。
” “娘亲?”夏荷瞧了兰娘一眼,怎么觉得娘今日似乎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她自个儿回家到刚刚的这段功夫里,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夏荷能瞧得出兰娘有心事来,同兰娘共患难过的张十一自然也看出来了。
猜想也许是兰娘不想叫夏荷知道这件事,张十一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招呼着兰娘快些做饭。
一家三口随意吃完后,张十一沉着脸,对夏荷道是:“夏荷,你今日又非要同你娘亲下地,功课都落下了,赶紧回你屋里去,趁着日头还没全落。
” 夏荷正想张口辩解,瞧自家爹娘都不理会自己的模样,脑袋转了转,莫不是他们要商讨些什么?只是毕竟担心兰娘,夏荷极快地答应了爹,往自己屋子里一躲,却并不去做功课,而是又悄悄地贴在门边,努力分辨着门外头,兰娘要对张十一说些什么。
 第3章:〇叁馒头 兰娘见夏荷回了屋了,泪便流了下来,同张十一道:“秋月她婆婆,想娶咱家夏荷。
” “这……你可曾回绝了?”张十一问道。
 兰娘点了点头,大哭起来:“但是,李老太太她说,若是咱们不答应,要将咱们的地都收回去呀。
——当家的,你说,咱们这才过了几年的安稳日子,怎地摊上了这般的事!” 张十一听罢,气得他狠狠地拍了院中的破旧桌子,呵道:“这……欺人太甚!我原本以为李夫人是个好相与的,怎地……” 话要说回当初李老太太愿意用两亩上好的良田作聘,求娶秋月那时。
本该当是就将过户手续办了,将地划到张家名下的,只是闵朝有规定,这村里的田地间过户,均需要村长作保,亲自带人去县城才行。
这一任的村长乃是李老太太的本家,实则上安乐村里有半数的人家都姓李,是这里的大家了,拐弯抹角地也有些亲戚关系。
这村长反倒比李老太太更心疼那两亩地,仿佛李老太太要给的是他自家的地似的,把宗族给搬了出来当借口,并不肯给两家过户。
李老太太气得不轻,曾一度想教李慕送信,叫她那远在帝都梁京当官的小叔子回来评理。
 那时还是张十一见事情闹了起来,顾虑着自家已经在安乐村扎根落户了,不想同村长闹得太僵,劝说的李老太太,能将那两亩地给他张家种他们已经十分感激了,既然村长不同意,不过户便是了。
张十一敢这般说,也是考量过的,觉得李老太太不似这村中某些人似的小家子气,为人又和善,就连地租收得都比旁人低一成,是不会要了自己的女儿还贪了地的。
 夏荷明明白白地听到的头一句,就是自家父亲的这声吼。
张父顶多是对子女严厉了点,尤其是对不似两个姐姐那般温婉大方的自己,却并不会扯着嗓子说话,看样子真是气急了。
 “呜,明明我同老太太说,咱们家夏荷是个石女,她怎么就瞧上咱们家夏荷了呢。
”兰娘伏在桌子上,做了娘亲的女人往往都是坚强的,然而这几个月她却流了太多的泪,好不容易将为秋月而流的泪擦干了,又出了夏荷这档子的事儿。
 张十一蹙眉,问道:“之前呢,那老太太说了什么?” “倒是没什么,就是说,可怜金宝小小年纪没了娘亲,不想他吃后娘的苦,觉得夏荷怎地也是金宝的亲姨,比旁人的姑娘要强。
”兰娘重复了李老太太的话。
 “哼!”张十一又拍了桌子,“是以为咱们夏荷没了自己的亲儿子,只能好好待金宝了?” 兰娘却不这么想:“就算李老太太再疼金宝,也犯不着这样吧。
再给秋月她姑爷寻门亲,总还会有孙儿的呀。
” 张十一摇头,冷哼道是:“那李慕可是要走科举的,又在梁京有亲叔叔铺路,指不定以后当了官,打算着多纳几门美妾呢。
” 兰娘却擦了擦眼泪,对着自己患难与共的夫君叹道:“不能是如此吧,你啊,总是惯常将人想坏。
”像是张十一曾经有过这般行事似的。
 张十一被家里头的这么说,尴尬地干咳一声,倒是不肯认错:“你怎么知道这次我猜的还是不对呢?再说,这是能耽误了夏荷一辈子的事,能用来赌那李家人的良心么!哼,大不了咱们家再逃难去!这屋子不要了,有你和孩子们才是咱们的家。
” 兰娘点点头,目光坚毅了起来。
她是吃过苦的人,倒是不怕再吃一回苦,总比教夏荷嫁过去要强。
若不是不能叫旁人知道夏荷是个男孩子……唉,要是李家真的逼嫁了,把他们家的夏荷抬回去,却发现他是个男孩儿,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
 只可惜秋月已然葬在了李家的祖坟中,冬梅也成了家,眼看着今年要诞下第二个孩儿了,当年他们逃离那里时带着三个孩子来的,如今却只能带着夏荷一个走。
哪个孩子都是兰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只是这么想着,她就一阵心疼。
 夫妻二人相顾无言,只是抓着彼此的手,瞧岁月在原本修长的手上刻下了多少痕迹,握在手心里时却依旧是当年的温暖。
 夏荷在屋子里头模模糊糊地听了个大概,从那零碎的话语里,猜测着,莫不是自家姐夫想要续弦,瞧上了自己?小儿郎从小被当作女儿抚养,瞧着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姐姐们一个个出嫁了,夏荷倒是能很平静地接受自己也早晚有许人的那一天的这个事实,只是素日里他并不爱提这件事,不想去想,某一天自己到了另一个家里去,伺候旁人的父母,有了自己的子孙环绕,却只能像两个姐姐一般,多回娘家几趟都要被旁人指指点点这件事。
 但此时李老太太为了教自己嫁过去,甚至说了威胁的话,叫自家爹娘想带着自己再去逃难……夏荷立时念起了爹爹算不得硬朗的身子骨,和娘那一身的病痛,心知这都是当年逃难时落下的病根,现在年纪又大了,他哪里舍得自家爹娘再吃一回这般的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