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之续弦 上——歌逝(45)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李六婶恨恨地想,但这般话可不敢往外说,生怕叫谁听了去,给那老不死的学嘴。
 那秦繁却是没作声,只盯着李六婶瞧,瞧得李六婶怕得慌,往后退了两步。
半晌,秦繁才道是:“好,一言为定。
” “……”李六婶差点将一口牙给咬碎,这莽汉,莫不成还真能说动自己的爹娘,来讨一个门不当户不对还不能下蛋的男媳妇回去,就不怕被人耻笑吗? 李六婶可不信,虽是怕秦繁怕的要命,却还是硬撑着哼了一声,道是:“那我便等你家媒人上门了!” 说罢,李六婶扭身回祠堂,逃也似的奔到了自家儿子的身边。
却见李芸一脸颓然地坐在床上。
李六婶小心问道是:“我儿……娘是做错了什么吗?” “娘,万一他要是真找了媒人来……”李芸抖了下,“那秦家,我虽是只听他说过,但就凭他嘴里漏出来的那点子……那可真是个虎狼之地啊……” “芸儿……那、那怎么办?”李六婶又是要哭的模样,抱住了李芸。
 李芸哪儿有什么办法,只能祈祷着秦家爹娘不同意了。
他倒是没想着诅咒自己的祖母早死,不是舍不得,而是觉得,万一秦家真派了媒人来说个男媳妇,他可不觉得对方还会顾及什么丧事而放弃,指不定还会打谱趁着热孝赶紧将人给抬走呢。
 想到这儿,李芸又抖了抖,见自己母亲还在哭哭啼啼,他有些不耐,哄了半晌,哄得李六婶终于止住泪了,李芸懒得在祠堂里呆着了,寻思着出去晃晃。
 他躲到祠堂里来不过是为了躲清闲,现如今没清闲可言了,便只想去后山转转。
一出门,便见那才刚还帮忙拦秦繁的族兄弟们,一个个瞧自己的模样像是瞧兔爷似的,带着可惜和鄙夷。
见自己要往外走,这帮人避犹不及地纷纷闪开了,也不知道是真走远了,还是就躲在附近,打算着瞧热闹呢。
 李芸懒得去想,他混不吝这么些年,要是还在意旁人怎么瞧,怕早就被逼疯了。
 却只见李慕那家伙,还傻愣愣地站在自己前面呢,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李芸摸了摸下巴,坏心眼起了,将自己的手一下子给捂住了李慕的眼睛,才将李慕给喊回神来。
 “芸哥。
”李慕见李芸站在自己面前呢,左右瞧了瞧,没找见秦繁那家伙,招呼道。
 李芸坏笑起来:“瞧你这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被逼以男人身份嫁人的,是咱们的李慕李秀才呢。
” 李慕这才记起来,眼前这人刚刚还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男人给求亲了,不知李芸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李慕正待劝慰,却没曾想李芸不等他开口便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是:“行了,行了,不必安慰我。
要是真心为我好,就陪我一起祈求老天吧。
唉。
”李芸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半晌,他忽地想起来了,道是,“你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回家来?陛下的这一手,怕要逼疯、逼死咱们嘉朝上下不少书生吧。
我劝你赶紧回书院,你那凌先生定要你以此作篇文章呢。
指不定你谏书写的漂亮,还能上达天听。
” 李慕只道是:“芸哥说笑了。
” 在秦繁说完那句话的一瞬间,他头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如若这是真的,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继续维持与夏荷的这段姻缘了?这年头刚一冒出来却又立时被他自己掐灭,这秦繁已然让李芸痛苦不堪了,他如何能够将夏荷当作一个女子拘于后院那方寸天地? 他心底里有一股压抑不住的高兴,却更多的是反扑向那一小股的高兴的心绪。
这律例不合伦常,不符天地阴阳,更……对夏荷不好。
 李慕思索再三,终于将那股子想将夏荷拘在一纸婚书中的念头给掐灭了。
 李芸只瞧见李慕神思良久,不知在挣扎些什么,还以为他已然开始构思文章来辩驳了。
便去勾着李慕的肩膀,道是:“你也不必如此用功嘛,那家伙也已经走了,你还不回去陪着弟妹去?愣在这儿干嘛呢。
你这读书人,一旬才回来一日,就不怕弟妹想你嘛。
” 夏荷…… 李慕攥了攥拳头,不知道岳母与母亲商谈完了没,又是个怎么样的结果,夏荷知道那结果会高兴接受不。
 李芸说的对,他是该回去看夏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