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之巅(一)——恋人未醒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文案:

 白纸一般的小魔法师被某贵族勾引,掰弯,直至吃干抹净,最后愤而黑化的故事。
 那时,魔法皇帝基奇只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孤僻小孩,权谋大师希尔还在为自己的性向忐忑忧虑,龙眷者塞瑞斯也没有展露出他的野心,安分守己地扮演着一个我行我素的叛逆皇子,古老的帝国亦维持着和平的虚像,连西方的教廷也没有预测到一场名为“革命”的风暴即将席卷整个大陆。
 本文以剑与魔法为战力,乃纯粹的西幻耽美文,只有龙和伪神出没,绝无修真之类的杂质。
 希尔攻,基奇受,1V1,从双洁开始,但中途或许会在节操这个问题有所纠结。
 内容标签:魔法时刻 异世大陆 传奇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基奇,希尔 ┃ 配角:阿米尔,塞瑞斯,蒂娜,莫里亚蒂 ┃ 其它:魔法,BL,耽美,奇幻 【上卷】 1、初登场的魔法少年 基奇独自坐在角落的长椅上,沉默地看着房间中央那些正聊得如火如荼的孩童少年。
 他们都是亚龙帝国的魔法协会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具有魔法天赋,可以成为魔法师的天之骄子。
 这样的甄选,各国的魔法协会每五年才举办一次,但具有魔法天赋的人本就稀少,如今和基奇待在同一个房间里的这十几个孩童少年,就是亚龙帝国今年的甄选结果。
 这其中,就包括了基奇,以及基奇的弟弟,洛奇。
 事实上,基奇至今仍有些糊涂他为什么能和洛奇一样通过甄选。
他并没像洛奇那样一下子就被白胡子的蓝袍老魔法师以惊艳的目光选中,也没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晶莹剔透的水晶球发出带颜色的亮光,但那个穿着紫色长袍的年轻魔法师却硬是留下了他,甚至还试图用一袋金币游说他的父母,让他们放他离家。
 父母对于能用一个不讨喜的孩子换取一袋金币的买卖还是很满意的,哪怕买走孩子的人或许会对这个孩子做出一些无法预想的事情。
但祖母和大哥修奇却以“他和洛奇并不一样”为由,坚决反对他离家。
姐姐莉奇则不希望一下子失去两个弟弟,于是也哭着求他留下。
 但基奇还是跟着那个紫袍的魔法师走了。
他用他的古怪力量打开了祖母扣在门上的铁锁,在魔法师们离开小镇前的最后一刻跳上了那辆挂有太阳标识的华丽马车。
 不过,他的加入,并没有让弟弟洛奇感到开心。
 洛奇讨厌他,就像他讨厌洛奇一样。
 但洛奇很容易就能获得其他人的喜欢,而他,却不行。
 于是,当他们被那几位魔法师带到帝都,与其他通过甄选的孩童少年见面后,基奇便一如既往地被孤立了。
 ——不过,谁在乎呢! ——他的世界,从来就没有旁人能够涉足。
 基奇这样想着,人已无聊地闭上双眼,浸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霎那间,一切骤变。
 所有的人和物都再不是眼睛见到的清晰模样,而是化了一团团如蜂巢般紧密聚集着的或大或小、颜色各异的光点。
周遭的空间也被更加细小的光点充盈着,其中大多只是没有颜色的纯粹光点,只夹杂了些许不断浮动的浅色蓝光,偶尔还会有成片的绿光漂移而过。
 基奇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在闭上双眼后“看”到这样一个其妙的世界,但不管怎样,他都并不讨厌这样的世界。
 这些光点不会讨厌他,相反,它们还会听他指令。
 在这个世界里,只要他想,便能够实现,哪怕是杀人。
 只是,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不劳而获,愿望达成之后,他总要付出一点代价。
 比如,虚弱。
 基奇有时会想,或许就是得到这种力量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所以他才会长得如此瘦小,十三岁的他,乍看上去更像是洛奇的弟弟——明明他比洛奇大了整整一岁的。
 基奇在自己的世界里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着,直至天花板上的一串银色光圈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什么? 基奇睁开眼,抬头向上看去,却没看出那绘制着一圈又一圈古怪花纹,还镶嵌了有色晶体的天花板上有什么异常。
 于是他又闭上眼,重新用另一种方式进行审视。
 这一次,他终于看出了端倪。
 那些圈圈套圈圈的花纹正是银光汇聚的位置,不停闪耀的则是那些有色晶体。
它们汇合在一起,构成了一组仿佛藏有别样意味的光影图案,而这样的图案,似乎经常能在某种东西上见到。
 是什么呢?基奇想,对了,镜子,残缺的镜子! 但紧接着他又觉得残缺这个词用的并不准确,倒是更像一面镜子被劈成两面——不,这样形容也不确切,先不说镜子从中间分开之后还能不能算作镜子,就算能,恐怕也维持不了如此完美的半面光影。
 该怎么形容呢?或者,这样的光影图案意味着什么呢? 基奇绞尽脑汁地想着。
 就在基奇好奇地张望思索的时候,稍远处的一座法师塔里,几个人也正通过水晶球打量着他。
水晶球里映出的其他孩童少年都被颜色不同、浓度也存有差异的光圈包裹着,只有基奇,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出来。
 “阿米尔,这就是你为我找来的‘好’学徒?”其中一个二十五六岁左右的蓝袍女魔法师托着下巴,一边打量着水晶球里的基奇,一边头也不回地向着她身边的紫袍男魔法师问道。
 他们身后,还站着两个身穿白底镶红法袍的少年少女。
少年大约十五六岁,亚麻色的头发,祖母绿的眼眸,容貌端正俊俏,身上洋溢着一种即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也让人无法忽视的优雅贵气。
少女也并不丑陋,但脸颊处的雀斑却让她失色不少,年纪也比少年稍大一些,虽然穿着一样的衣服,但气度和神情却与少年相距甚远,多了一股由内而外的谦卑与拘谨。
 此时,他们俩也都满脸好奇地向着水晶球里张望。
 “仔细看,我亲爱的蒂娜。
”被唤作阿米尔的男魔法不慌不忙地答道。
如果基奇也在这里,一定会立刻认出他就是那个想用一袋金币将他从父母身边带走的魔法师。
 阿米尔的年纪明显要比女魔法师蒂娜大,但具体大多少,却又很难从他那张没有风霜痕迹又不乏成熟韵味的英俊面孔上辨析出来,以至于二十八岁到三十八岁之间的任何一个数字都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你到底要我看什么,他的身边根本没有魔法元素……呃?”名叫蒂娜的女魔法师说着说着便自己愣住,习惯性地抬手理了理自己鬓角的红色发丝,目光却动也不动地盯在基奇身上,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竟然没有一丁点的魔法元素肯于依附——他是元素隔绝体?” “不,至少,我不这么认为。
”阿米尔摇摇头,却没有进一步解释,只故作神秘地说道,“就当是一个彩蛋吧,亲爱的蒂娜,你可以慢慢发掘他的奇妙——当然,如果你实在不喜欢他也没有关系,就当是暂且帮我照看一下,等忙完这段时间之后,我自己收他做学徒。
” “……好吧。
”蒂娜撇了撇嘴,起身走向身后的一个平台,打开上面的一个方形盖子,正要开口说话,却又转头向阿米尔问道,“这小子叫什么?” “基奇。
”阿米尔答道。
 蒂娜转回头,向着盒子里喊道,“弗洛舅舅,那个叫基奇的小子归我了,请别把他分给别人!” 盒子里很快传回一个略显含糊的声音,“怎么,你也想收徒弟了,小蒂娜?” “难道我没有收徒弟的资格吗?弗洛舅舅。
”蒂娜嗔怒道。
 “当然有,你已经是中级魔法师了嘛!”盒子里传来一阵轻笑,“好吧,如果没有比你更高阶的魔法师看上他的话,我就把他分到你的法师塔去。
” “有也要给我!”蒂娜耍赖地要求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盒子的那一边无奈地应允。
 蒂娜满意地关上盒子,转身走回放置水晶球的桌子,在阿米尔身旁重新坐了下来。
 另一边,基奇所在的房间里,依旧兴致勃勃互相嬉闹的孩子们并不知道,一群年长的魔法师正通过水晶球对他们进行观察、审视、挑选。
他们只当是在这里等待魔法协会下一步的安排,比如住宿,比如吃食,却不知,就在他们肆意玩笑的时候,他们的命运,已被决定。
 在房间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房间的大门终于被重新打开,带他们来此的绿袍魔法师拿着一张羊皮纸,迈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排穿着白底镶红法袍的少年男女。
 “我点到名字的人出列。
”绿袍魔法师漠然说道,“洛奇,拉姆。
” 洛奇和另一个深棕色头发的男孩立刻走了过去。
 “恭喜你们,你们被大魔法师萨摩海尔选中,从今天开始,他将担任你们的导师,直到你们通过初级魔法师考核,穿上和我一样的绿袍。
”就在绿袍魔法师讲话的同时,一个容貌清秀的白袍少年已上前一步,向洛奇和拉姆迎了过来。
 “你们好,我也是跟随萨摩海尔大魔法师学习的学徒,我会带你们前往老师的法师塔,请跟我来。
”少年微笑着自我介绍,然后便引着洛奇和拉姆出了房间。
 他们走后,绿袍魔法师继续点名,男孩或者女孩不断地被叫了出来,跟着那些白袍的少年男女离开房间。
 基奇不知道魔法师是不是也像镇上的官员和贵族一样有着品阶之分,但从绿袍魔法师不断改变的称谓上,他还是敏感地判断出了先离开的孩子,比如洛奇,他们的导师明显要更厉害一些。
 ——洛奇的导师是大魔法师。
 ——上一个被带走的孩子,他的导师只是高级魔法师。
 ——现在被叫出来的这个孩子,他的导师已经变成了中级魔法师。
 基奇坐在角落的长椅上,默默猜想。
眼看着房间里的孩子越来越少,绿袍魔法师口中的称谓越来越低,基奇不禁开始担心,会不会没有魔法师想要他呢?但紧接着他又想,不管怎样,至少那个把他带来的紫袍魔法师应该会收留他吧?否则,那人又何必花费金钱去游说他的父母呢? 就在基奇胡思乱想的时候,绿袍魔法师终于叫出了他的名字,“基奇。
” 而这时,房间里只剩下他、绿袍魔法师以及一个脸上长有雀斑的红发少女。
 “中级魔法师蒂娜愿意做你的导师。
”绿袍魔法师用他那副毫无生气的嗓音继续说道,“跟艾维拉走吧,她会带你去见她。
” ——蒂娜? 基奇被这个明显属于女人的名字闹得一愣,但他并没有多问,起身跟在这个名叫艾维拉的少女身后,离开了已然有些空荡的房间。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艾维拉领着基奇沿着石板路一直西行,走了近二十分钟才抵达了目的地——一座被红色玫瑰花藤环绕着的四层石塔。
 和稍远处的的其他法师塔相比,这座石塔的外观和材质都显得极为细致,雪白的石壁在鲜红玫瑰的映衬下更是如月光一样皎洁。
 艾维拉推开石塔的大门,微笑着让基奇跟她进去,只是依旧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