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少年 上——小模小样

APP下载 阅读记录

 主角:夏末,夏小舟 ┃ 配角:陶可,衣然,何唯

 第1章 下午四点钟,屋里昏暗的像是傍晚,窗外刮起狂风,闪电撕裂云层,沉闷的雷声滚滚而来。
床脚的一小堆被抖动了一下,露出一道缝隙,一双孩子的眼睛从缝隙里警惕地盯着窗上摇摆得像个疯子的柳影。
 窗外传来大雨倾盆的声音,空气里霎时弥漫起泥土的味道,孩子轻轻地抽了抽鼻子,似乎被这舒心的味道安抚了一些。
他抓着被子的手指刚要放松,寂静的室内突然铃声大作,孩子打了个哆嗦,猛地掀开被子,跳起来跑到五斗柜边把闹钟按掉。
 他没有穿鞋,静悄悄地拉开卧室的门,光着脚丫走下一层楼梯,无声地走过主卧的门前,没有打扰神经衰弱的女主人。
他继续走下去,顺着旋转楼梯下楼,穿过客厅,绕到厨房后面的洗衣房偷偷张望了一下,家里的两个保姆果然躲在里面说笑。
 他没有发出声音惊动她们,转身去了一楼的卧室。
这是一间漂亮的卧房,有一扇圆形的橡树木门,好像猫和老鼠里杰瑞的家。
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傻呆呆地盯了很久,可惜没过一个小时他就发现这里面没有住着杰瑞,只住了一个重病的男孩。
 他走进卧室,站在床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床上躺着的男孩,他们似乎在对视着。
他养父母的亲生儿子已经十五岁了,有十年时间都在这张床上躺着,目光呆滞,苍白浮肿,不会说话,只能吃东西。
 “我的儿子叫夏帆,你叫小舟,真是很巧。
”初次见面的叔叔脸色苍白,神色黯淡,说这句话的时候嘴唇颤抖了一下,似乎他也病了。
“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孩子了,你叫夏小舟。
” 他答应了。
他又有一个姓了。
 那天夏小舟走进了他这辈子从没住过的大房子,他在门口犹豫着不敢踩上面前的那块毯子,他脚下的一双破球鞋就像两只呲牙咧嘴的小怪兽。
而再往前,他被勇敢的警察叔叔从山村里“解救”出来之前,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坐过汽车。
那是三年以前,他五岁的时候。
他模糊地记得那时候的奶奶对他很好,不像孤儿院的阿姨那样对他爱理不理。
特别冷的时候他很想回去,但是他不敢说。
 那天他还见到了一个病弱的女人,她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发出了一声悲惨的尖叫。
把他吓得要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坏到让人发疯,他惊慌失措,想要找地方躲起来。
阿姨喊叫的话他大部分都听不清,偶尔有一句听清了,大概是“我的儿子谁也无法代替。
” 他藏在沙发后面发抖,偷偷看到叔叔过去搂住了阿姨,很疲惫却柔声地哄她,她在他的怀抱里放松了下来。
他听见叔叔说他自己错了,“我看他长得可爱,以为你看见他能开心一些,想起小帆小时候健康的时候。
我错了,明天就把他送回去。
” 他在沙发后面瘫软了下去,断掉了最后一丝希望,坐在地板上。
明天,他又要回到闹哄哄的幸福院,大牛总是偷偷揍他,张小丽抢厕所的时候会挠他的脸,小奇总是尿裤子还会撕他的作业,小不点整晚整晚地哭让他根本睡不好觉,他困的要死上课睡着又会被罚站,老师动不动就让小朋友们给他捐款…… 叔叔扶着阿姨上楼去了,好像把他忘记了,他没得到允许,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他坐了一会,决定去看看那个生病的可怜孩子。
他在房子里走了一圈,不太难就找到了那个孩子的房间。
就是这个决定导致他第二天没有被送走,他用湿毛巾帮那可怜的哥哥擦干了脸上的汗,就像在孤儿院帮忙照顾更小的孩子那样,这一幕被他的养父母看到了,这好像让叔叔很愧疚。
冷静下来的阿姨也没有再尖叫,他们问了他一些话,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但是他最终被留了下来,他又记了一遍自己姓夏。
 他对这里很快熟悉起来,虽然他很少能见到养父母,但是生活还不错,叔叔的司机给他送来衣服被子,还有一堆玩具——全是一手的,他没敢拆开那些玩具的包装盒。
 另外,根据他的观察,家里有两个保姆,一个负责做家务,另一个负责照顾病人。
但是没几天他就发现叔叔忙着工作很少在家,阿姨身体和精神都不太好,很多时候需要静养,不能一直陪在儿子身边。
但是只要阿姨不在旁边看着,保姆就不会做事。
生病的哥哥不会说话,不能嚷着难受,非常可怜。
而他在来这里两天以后,就能够把照顾病人的全部流程和时间都背下来了,有一部分简单的工作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够胜任。
 他没有多想,就按照时间表担负起了照顾病人的工作,虽然大部分工作对他的年龄来说都太吃力了。
他没有多嘴,所以保姆虽然最初对他有些戒备,但随后就不把他当回事了,偶尔还会在他的养父母面前夸他懂事。
等到主人听不到的时候,她们更愿意逗他完,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养父母多有钱。
她们叹息着他多有福气,等到那个脑子坏掉的胖孩子没了,只剩他一个的时候,他就不是养子了,是真正的儿子,有一大片家业等着他呢。
 他每次都很窘迫,可是又不敢让大人闭嘴,两个保姆就喜欢看他发窘,他越是着急要哭,她们就越是哈哈大笑,乐此不疲。
等他真的被逗哭了,她们就会赏他一碗草莓,作为安抚。
这个时候小舟不想吃,但是他不想做一个不合群的孩子,虽然吃的时候很屈辱。
他每次都把送到他面前的东西尽快吃完,然后立即溜回自己的卧室,好半天还觉得吃下去的草莓都塞在他的喉咙里。
 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福气,他是个孤儿,哪个孩子会用亲生父母交换别的什么东西?此外他还很害怕,自己好像正在抢走另外一个孩子的一切,他只好更辛勤地照顾他,生怕他一不小心就死掉。
 就像现在,那个大孩子瞪着自己的时候目光是直直的,他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什么?知道自己是来代替他的位置的? 小舟提心吊胆地等了半天,最后那个肥胖臃肿的巨大孩子只发出了一声咕哝,好像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看起来今天没有什么问题。
 小舟爬上床,跪坐在床上,掀开病人的被子,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
没人愿意干这个活,没人愿意伺候一个肥胖的,从体积上看几乎已经成年了的傻孩子。
小舟费力地解开病人身上裹着的成人尿布,他不太大的身体要用尽全力才能帮他换尿布,还累得气喘吁吁。
不过他比护工更能忍受,兢兢业业地干着这个活,把这个从没跟他说过一句话的哥哥当作孤儿院里巨大的宝宝。
换完尿布他又打来干净的水,帮他擦身,这还是个力气活,小舟只能尽力而为。
 等完成这个工作,丢掉脏东西,小舟在那个房间里找了一本少儿百科知识大全的海洋生物卷,书大概是在十年前哥哥还没有发病的时候买的。
小舟在床边认真地跟他说了借本书读,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他自己觉得说一下比较好,大孩子呆滞的目光透向他的身后,他尽快逃了出去。
晚上的暴风雨始终没有停,养母没有出来吃饭,小舟独自一人吃了保姆为他做的蛋炒饭,喝了一杯水,抱着书爬回自己的卧室。
 有书陪伴,他不再那么害怕外边的暴风雨。
这本厚厚的百科全书印刷精良,他的手指头偷偷抚摸着插图里漂亮的海洋生物,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快乐。
读书会让他忘记自己一无所有,无家可归,他可以想象自己跟海象一起游泳,海水温暖而平静地拥抱着他。
 他看着书睡着了,直到半夜闹钟再响,他从睡梦中惊醒,意识到自己正躺在一片黑暗中,外边还是没完没了的大雨。
他想到可能是保姆来替他关了灯,他爬向床头灯的开关,反复开关了几次。
没有一丝亮光。
 他害怕起来,慢慢地缩回被子里,抱紧了那本大厚书,死死盯着窗外的树影。
狂风卷过阁楼的屋顶,发出尖利的嚎叫,像魔鬼的指甲划过窗台。
人们都住在下面两层,这座孤零零的阁楼好像是独立在整栋房子之外,他好想念福利院宿舍的双层床,虽然八个孩子挤在一起住,年纪小的孩子整夜啼哭让他睡不好觉,但是现在的孤独更让他害怕。
 年纪小的孩子一直哭的原因是因为病痛,被遗弃的婴孩几乎都有先天疾病,照顾他的阿姨说他们哭是因为难受。
有一次一个婴儿哭到半夜,突然不哭了,阿姨们把他送去医院,后来再也没带他回来。
他听阿姨们聊天时说夜晚比白天对病人更不利,所以他设了闹钟,每天晚上醒来去看一眼一楼的那个孩子。
 想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了,仗着胆子从被子里滑下床,生怕惊动了窗外的魔鬼。
他把书也带出来了,用胳膊紧紧夹着那本大厚书,相信海豚们环绕着他,他是安全的,然后他摸黑踏上了楼梯。
 每走一步,他都能听到脚丫落在楼梯上发出的响声,夜晚把一切声音都放大了,窗外摇晃的树枝像是鬼影,挠着窗户挣扎着想进来掐死他。
他吞咽了一口自己的口水,紧紧贴着楼梯一边的墙。
他必须要去看一眼那个哥哥,确定他没事。
 脚丫落在最后一级楼梯上,终于走到了一楼,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安慰自己可能是停电了,刮大风的天气容易停电,阿姨们说过的。
他把手里的大厚书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太重了,他还得腾出一只手来开门。
 保姆的房间就在一楼走廊的深处,他又放了一重心,接着手指握在门把手上,来回扭动了一下,把门锁打开。
 橡木圆门被推开了一条缝,他听见了一个奇怪的抽搐声,卧室忘记拉窗帘了,窗外路灯的光照射进来,能看清屋里各种物体模糊的轮廓。
他抬头向床上看去,肥胖的巨大身体在床上抽搐,他的嗓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就像有魔鬼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呼吸,拼命挣扎。
 “啊——”清脆的童声终于发出了刺痛耳膜的尖叫,小舟靠在门框上拼命尖叫,他不知道怎么停下来,不知道怎么才能甩掉这无止境的恐怖。
 有人跌跌撞撞地冲过来,有人喊停电了,有人从他身边冲进屋里去,接着终于有人抱开他,捂上了他的嘴,有人打亮了应急灯。
他安静了下来,拼命呼吸,浑身颤抖。
 零星地,他听到了很多话,能分清得不多。
他没有听见哭声,养母肯定来了,但是到了这关头她反倒出奇地镇定,他听见似乎是他的养父说着什么,他只听到后面的半句,“……被自己的呕吐物呛住了。
” 他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保姆对他很不错,她把他拉走了,没有不管他。
她可能解释了什么,安慰了他什么,但是他没听进去。
她带他上了楼,幸好她拿了一只手电筒,不是那么黑暗了。
她命令他要乖,躺回床上。
 他照做了,躺在床上瑟瑟发抖。
 几天以后他才见到他的养父,他看起来很憔悴,比原先看起来更像是个病人。
 他先感谢了小舟,说了很多。
那不是大人的敷衍,很多话他反复说了许多遍,很真诚。
他说小舟比同龄人更像大人,这算是一句表扬吧。
 后来他犹豫了一阵子,好像有什么事说不出口。
小舟知道自己可能要被送回幸福院了,大人们很少说话算数,他们总是变来变去的。
自己一直在忙着照料那个哥哥,现在他就没什么用了。
阿姨每次看见他都皱眉头,有时候还呆呆地盯着他,像是含着苦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