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螺旋6-8

耽美小说分享平台-鸭鸭书包网CC http://www.yayadvd.com
搜索定位:之六、之七、之八
[二重螺旋之六] 业火顕乱 BY: 吉原理惠子
  序幕
  在没有雅记的筱宫家的夜晚。
  对于尚人来说像染上了一层灰色。
  为了抚养他们,把工作行程安排的很紧密,感到担心。
  【小雅,工作过头了】尚人这么认为。
  【工作是从对方过来的,应该自豪】笑着对尚人的杞犹人天。
  【因为有你们在,我会努力的】
  听到这样的话,感到很开心。不再认为自已的包袱,是真的被需要的。
  所以,看到几天没回家的雅记,心脏扑通通的直跳。
  【雅记哥,辛苦了】
  桌子摆着雅记喜欢的食物。
  【再来一碗?】
  【萨拉,还有吗?】
  【是的,喝荼】
  担心而快乐。
  【尚人。麻烦了】
  裕太一边吃着,浮出满足感。
  【啊,是吗?】
  感到不好意思,脸颊马上像被火烧一样。
  【其他的也可以,如果能每天吃到你做的食物,我回家偶尔也偏袒下我】雅记开着玩笑。
  【自已不要说偏袒这样的话,没有用的】
  【急燥了】
  【急燥了】
  【那样很奇怪不是吗】
  【只有雅记哥才会挖苦人】
  做雅记的对手,开始觉得裕及有点变可爱起来了,尚人嘴角绽开笑容。
  【尚人,为什么笑?】
  就那样,只要有雅记在,饭桌比盛开的花还要美丽。
  一家团圆,不可能有第二次了,破坏的家庭不可能再生。
  但是,真挚的去面对就能做到。
  简单,平稳的生活。
  雅记在,裕太在,自已也在。不奢望多的,只要那小小的幸福就满足了。
  【过来。尚人】
  坐在床边的雅记,叫着尚人。诱惑的眼神。
  伸出手去,带着一点点的羞耻,犯禁忌的豫犹……已经没有了。被那漫暧的手包裹着,有着安心感,幸福感。
  那双手已经……不会放开。
  不想离开。
  从头顶,想沉浸在雅记的温暖里。被违背道德的毒侵蚀着,不再恐怖。
  雅记从背后抱紧着尚人,抵触感已经……没有了。
  可以好好的爱着。转动身体,只有坚硬强烈。什么时候,那种畏怯才能散去。
  【额……有三天没有尝到尚人的味到了】
  脸埋进尚人的肩口,落下一个一个的吻。那微妙的羞涩让尚人缩起了脖子。
  这样的肌肤之交不讨厌。
  但是……有点笨拙,因为看不到雅记的脸。
  【工作不累,但是,看不到尚人的脸,真的是很寂寞】
  耳边响起了甜甜的低语。
  压抑着不要想着雅记平时的生活碎片。这样只有两个人。
  【尚人,怎么了?】
  甚至对声音也入迷了,真美,说话的同时,在脖劲落下吻,更加的甜蜜。
  【我不在。寂寞吗?】
  就只那样,身体像要被溶化似的。
  努力的点头。
  【是吗】
  雅记笑着在尚人头顶落下一个吻。
  【那么,我不在的这几天,尚人有没有自慰,现在要确定一下】
  寂静无声,在耳边低语。像要被溶化在声音里,更加了yin乱。
  瞬间,条件反射一样,脸开始发热,身体开始疼痛着。
  【……没有自慰】
  自慰没有做,不,是做不了。
  败露的话很恐怖……不是的。从雅记的手灵活摩擦而得到快感,大手包裹着双珠揉捏着的快感,自已做不到。身体摆动着,努力的点头。
  【比起尚人自已做,更加想要我?】
  雅记的低语越来越深入,心脏跳动的更加快。
  比起嘴,身体的反应更真实。
  【那样的话……脱了】
  雅记的声音更加露骨。
  稍稍蠕动身体,内裤和睡衣全部滑落下来。思毫没有羞耻之心。所以,大胆起来。那样认为,那样的情况和手脚更加动不了。结果,自已迟纯到感到痛的困境。
  雅记,没有向尚人开玩笑。
  【那么。让我仔细看看】
  什么…
  即使什么也没有说,也知道的。限制那个不能做,雅记什么也没有做。
  密糖是有毒的,比起种毒的麻木,更加甜。尚人是知道的。
  在雅记的膝上坐着,尚人的两腿大字形打开着,股间暴露出来,就那样背深深的靠着雅记的胸。
  【好孩子】
  与之前不同的事,现在完做得到……尽说着这样的话,雅记在尚人的太阳穴落下一个吻。
  然后,尚人的内股打开着,抚摸上去。
  【怎么了,泄露出来了?】
  发觉到雅记说的话,血液突然上升。先只是被雅记轻轻的吻,被猥亵到半勃起。
  【只是被我吻吻,就变成这样了?】
  雅记开心的说道。
  【只是三天不见,就兴奋成这样了?】
  ……是的
  雅记说着低语。认为平常的雅记是有想像不到的yin乱的美声,股间疼。
  【那么,可以把尚人积存下来的牛乳全部榨取出来吗?】
  雅记轻啃着耳旁,低声说着。期待和羞耻混在了一起,灼烧着尚人的喉咙。
  握着那半勃起,一瞬间,尚人扭动着腰。
  【是规矩哦】
  ……知道的。
  只是想像这个快感,自已就开始淫乱起来了。真的……是不明白。
  但是,讨厌这样的自已是事实。
  在被雅记喜欢和告白前,自已的性感带一个一个的暴露出来,不能宽恕,快感带来了恐怖。自已讨厌暴走在欲望中,制止不了……比什么都恐怖。
  只是,现在,知道和雅记共有快感,感到高兴。纵使,那是背负着禁记之名也不再理会。
  雅记有节奏的揉捏着,舒服的使眼皮也感到沉重。
  心脏跳动着,腰……摆动着。已经变的不能思考了。呼息开始加快。
  为什么。
  【很舒服吗?】
  雅记只是在头顶低语。
  【很……舒服】
  把欲望握在手掌中,指头露出来,开始逗弄着。
  【小……雅……】
  从嘴里无自觉的喘气。
  非常舒服,有时,腰开始扭动着弯曲着。
  变的刺眼。
  再深入一点
  那样想着,突然,雅记的手指在菊花的周围转动着。
  今天也是要爆走的快感。突然被堵住,尚人开始吞噬着呼息。
  ……怎么了?
  【小……雅】
  激动沙哑的声音叫着雅记。
  【尚人看上去也太舒服了而忘记】
  ……什么?
  【尚人最喜欢用手指摆弄】
  最……喜欢的?
  【对……就是这】
  雅记的手指变的粘乎乎的,一下子抚上前面分开处。
  那里一点一点的刺激着到喉咙。
  【那里……不要】
  【为什么?】
  指的内侧只是轻轻的碰触到,比快感还要有感觉
  【看,都膨胀起来了】
  被刺激变得过敏,雅记轻抓着欲望弹起来。
  【啊……】
  声音在喉咙里来回响着。
  【这里坚硬的那么想要了?】
  尚人笨拙的点头
  【不要……小雅。那里……不要】
  屏住呼息,尚人哀求道 。
  【不要。一弄这里,就想看尚人哭泣的样子,真的是太棒了】
  不要。
  不行。
  不要弄。
  【没关系的。不痛。想看尚人的脸,等下,尚人喜欢的地方我会一直舔。蛋啊啊,都会吸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