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之槛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书包CC http://www.yayadvd.com 】
《掌之槛》作者:宫绪葵/翻译:浅羽月

没有文案。


第1章

在包下来的餐厅楼层里,放料理的方形桌以主桌为中心并排着,高中的老同学们四处谈笑。
没有品尝多次被媒体报道的引以为傲的料理,只是单手拿着饮料杯搜寻目标的春名数马,用余光瞥到了红色花朵,停下了脚步。
走近栽植在白色花坛里的那朵花,直直凝视。
「……什么啊、是蔷薇啊」
哈、数马吐出了无意识间屏住的气息。之所以会一瞬间误以为看到了山茶花,是因为跟旧友们再会而产生了不相称的感伤吗。亦或是,对将近十年前的事还心存歉意吗。
自己应该已经没有这种余裕了才对。
浪费宝贵的时间参加原本无意想来的同窗会,并不是为了重温旧情。干部们恳求说「只要你一过来女孩子们就会蜂拥而至,所以第二摊你也要参加」,但决定好只要目标达成就尽快离开。即使是在这种场合,那些恶魔般的男人们也有可能会潜入进来的。
「数马」
「……唔!」
恼火地回想着男人们的所作所为,不意地被人从背后拍了下肩膀,数马吓得跳了起来。
勉强地接住了手中快要滑落下来的玻璃杯,回过身,看到圆脸的男人呆呆地张着嘴。是老同学大塚。因为丝毫没变过,一眼就认出来了。
「抱……抱歉,我太用力了吗?」
看着双手合掌作揖的大塚,内心放松下来的数马抚着胸口摇了摇头。从刚才开始一直在找的人就是大塚。
「我才是抱歉。都怪我在发呆才会被吓到。好久不见了,大塚」
「喔、好久不见。……不过,你还真是没变呢。不,应该说帅哥光芒越来越强了……」
「哈哈、谢谢」
数马很干脆地接受了。同性混合着羡慕的视线也好,互相牵制着由谁开始向数马搭话的女孩子们也好,这二十六年来早已习惯了。
数马的父亲是公认的美男子,有俘获了合作商社长的女儿芳心的传说。继承其基因的数马个性爽朗,有一张受异性欢迎的端正面容。
从小时候开始,儿童角色和儿童模特的邀约就没间断过,上了中学后更是每天都被不同公司的星探选中,就算现在已经就职了,走在路上也还是有八成的概率会被人搭话。
当然,女人缘很旺。即使不贪求,在任何时候都会有女人主动靠过来。
舍弃童贞是在中考的时候。对方是在当家庭教师的女大学生。是个美人胸也很大,在庆祝中考合格时开玩笑地说想要摸她的胸,结果就这样被带到了宾馆。
「真不可思议。总觉得只要一被数马凝视,就什么都想为你做了」
如同第一次的对象所评价的一样,大多数的异性一开始都很温柔地对待数马,会立刻奉献出身体回应数马的期待。在升上高中后从未断过女朋友。
……不对,只有在二年级的时候是断过的。每天都跟猴子一样沉溺在性事中,但因为对方不是女性,自然也就不算是女朋友了。在数马的手中逐渐染上红晕的雪白肌肤,比任何女人都要妖艳,在那双手的爱抚下达到高潮的强烈快感,在跟女人做爱时是绝对体验不到的。
差点就连肌肤的水嫩触感都要回想起来了,数马猛地握紧双拳。
自己还在优哉游哉些什么啊。难得大塚自己找过来,得快点达成目的。
「……呐、大塚。你知道筱沢现在在做什么吗?」
「筱沢?怎么,那家伙现在不在吗。还以为一定是跟数马一起过来呢。跟他关系最好的不就是数马吗」
确实,高中时代跟筱沢关系最好的就是数马吧。所属同个网球部,跟明朗的筱沢意趣相投,毕业后也还是有联络。半年前久违地见到他时,他还给自己介绍了女朋友。
可是,把他当亲友的只是数马,筱沢害他陷入窘境后就消失了。就连他在哪里在做些什么都不知道。
「他好像很忙,最近都没怎么联络上。短信和电话都没有回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低下头装出担心的样子,跟预想的一样,老好人大塚开始向周围的同学打探起筱沢的音讯。如果是本应跟筱沢关系好的数马打探消息的话恐怕会让人生疑,大塚的话就不用担心了。
最后大塚阴沉着脸回来了。
「……嗯、没办法。没有一个人跟筱沢联络过。大家甚至连他的邮件地址都不知道」
「这样啊……」
原本期待同班同学会知道些什么,结果还是落空了。这样的话就赶快离场,得想出下一个对策才行。可话虽如此,连警察都无法介入的现状到底该如何打开一个出口,数马已经无法好好思考了。
要聘请侦探搜寻筱沢吗?不,这样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和金钱。那些男人也不见得会耐心等自己找到他。
「抱歉、大塚。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差不多该……」
「春名君!」
扬起单手正想告别的时候,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女性啪嗒啪嗒地跑过来了。
一瞬间还认不出她是谁,但一看到丰满的谷间就立刻想起来了。是直到毕业前都在交往的森田。当她问自己毕业后要不要继续交往下去时,回答说森田想交往的话也可以,她却不知为何发火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最后还说出了分手。为什么会那么生气,现在也依然是个谜。
「好久不见了呢。还好吗?你还是那么帅」
「……啊啊。森田变漂亮了呢」
「真是的——!夸我也没好处哦!」
并非完全没那个意思地挥着手的森田,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个时候的愤怒。作为因脸痛而烦恼了一段时间的数马来说心情很复杂,但也好过她来翻旧账。
「呐、不要窝在角落里,到大家那里去吧?大家都想跟春名君聊天」
在主桌旁,以前的女同学们满脸兴奋地窥视着这里。看来争论谈话顺序的结果是,大家一起交谈。大塚因为森田一眼都不看自己,愤恨地低喃着「帅哥都给我爆炸」。
「……那么、就陪一会」
原本想立刻回去的,之所以会答应下来,也许是因为想要逃避现实吧。
「太好了!快走吧、走吧」
森田满怀优越感地挽起数马的手,迈步向大家走去。这时响起了叮铃的铃声,入口的门打开了,森田顿时停下脚步。
追随着森田的视线,数马也就能理解了。单手拿着外套走进来的,是个身穿高级衬衫、有着精英风貌的高个男子。
大家的视线都固定在了男人身上,原本很热闹的餐厅一下子寂静了。
身材匀称,但可以看出锻炼了一副好体格。与此相对的,细长的黑色双眸,如同人偶般异常端正的面容可谓是个美人。并非是可以随意搭讪的类型,而是只能咬着手指等对方过来打招呼的高岭之花。
……因为、你看,白色的肌肤、对男人而言偏红的嘴唇,不就宛如山茶花飞落在刚刚积起的新雪上吗。
无意识的想法让数马回过神来。
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讶异着班里原来还有一个这么出众的男人吗,但此时数马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面容。
那个时候线条更纤细,要是穿上女性服装,应该能够化身为连校花都无法比拟的美少女。嘴唇也更加鲜红,有时甚至真心怀疑他是不是涂上了口红。
只不过是被他舔了就莫名兴奋,没持续多久就在炽热的口腔里释放出来,这种情况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次。毫不迟疑地吞下大量的精液,好像很美味一样。就连舔舐嘴角的动作都很淫乱,无法抑制地夺取红色的嘴唇,深深交缠着舌头。之前所交往的女人,虽然也会口交,但绝对不会想要吻充满精液臭味的嘴唇。
「……请问你是哪位?」
森田战战兢兢代替大家说出了疑问,男人浮现出了仿若带着柔和气息的笑容。
「我记得你是……森田同学?好久不见。我是椿雪也」
「椿君……?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森田的叫声和同学们的喧哗声重合在一起。兴奋起来的同学们的谈话声,一个接一个地灌入了呆若木鸡的数马耳中。
「骗人的吧?那家伙以前明明比女人还要纤细,为什么会变成那种体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