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级男友

APP下载 阅读记录 焚珂
  《史诗级男友》焚珂
文案:
你是我今生所有的荣耀
你是我唯一甘愿臣服的王
你是我的,史诗级男友
There is a hero, I sing for you.
双CP
手残歌神二代攻x超神逗比主播受
家务全能学生王者攻x为人师表灭绝钻石受
莫云轩x姬辰(万千星辰) 杜清觞x李琉思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竞技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云轩,姬辰 ┃ 配角:杜清觞,李琉思 ┃ 其它:王者荣耀,电子竞技,知名主播
第1章 Chapter 1
  “好,这次直播就到这里,我是万千星辰,大家晚安。”
  姬辰说完结束语,熟练地下播,传视频,全部弄完已经两三点了。
  宿舍早已熄灯,液晶屏打出来幽幽的光映在他眼底乌青的黑眼圈上,显得他整个人都十分憔悴——好似下一刻就会晕倒在地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姬辰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疲惫地呼出一口气。
  今天的份终于弄完了,下一次就是后天了,明早没有课,可以多睡一会……
  姬辰超负荷的大脑艰难地咯吱咯吱盘算着这两天的安排,最终还是抵不过被窝的诱惑,一头栽进去睡着了。
  姬辰是一款MOBA竞技手游——王者荣耀的知名斗鱼主播,从直播到现在已经过了半年。
  其实有时候他也觉得辛苦,毕竟不是全职,他一个在读大学生,要弄这些只能熬夜熬到凌晨。但是每当他看到厚厚的弹幕里无穷无尽的表白和夸赞像“男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男神嫁我”“这操作6666”“浪到起飞”之类的,又忍不住偷偷地乐,上瘾一般享受着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毕竟五杀的时候没人看到实在是寂寞如雪。
  ……还会在心中勃然大怒或者掩面哀泣:我要这五杀有何用!
  所以尽管姬辰每次直播都累得像死狗一样,但他还是乐此不疲的疲着,到后来干脆习惯了晚睡晚起的夜生活——在别人春宵不尽的时候与电脑和游戏过起了清心寡欲的老年生活。
  “姬辰……”
  “姬辰,醒醒。”
  姬辰迷迷糊糊地被人摇醒,睡眼惺忪地望着来人,舍友杜清觞满脸无奈:“姬辰,快起来,今天早上有师太的课。”
  师太?
  师太是谁?
  师太是李琉思!
  “卧槽,”姬辰双目圆瞪,垂死梦中惊坐起,自己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你别骗我,师太今天明明没有课的。”
  杜清觞把他拽起来,老妈子似得拖到卫生间:“改课了啊,你是不是又在课上补觉了?昨晚打到几点?早上打都打不醒。”
  “都叫你不要总玩游戏,经常熬夜会早衰的。”
  “停播一天会死啊,身体是本钱。”
  “我们现在是学生,学习最要紧,你打游戏就算了,上课睡觉也算了,你上课打游戏还不带耳机实在是太过分了,整个教室都听到了那声Penta Kill,要是师太的课你的手机就香消玉殒了跟你讲。”
  今天的杜老妈还是一如既往地啰嗦着呢。
  姬辰一边听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
  杜清觞看他已经开始飘忽的眼神就知道他又要睡着了,对这个明明是舍友却要像儿子一样养着的人简直毫无办法。
  他用力拍拍姬辰的脸:“听着,姬辰,今年的期中考你已经挂了,师太的课不去的话你就真的挂了,挂了知道吗,不是一血,水晶都被推平了!”
  姬辰勉强代换了一下,艰难开口:“……我去。”
  杜清觞老怀欣慰。
  “……你妈。”
  杜清觞猛地站起,一脸大写的冷漠,任姬辰嘭得磕在栏杆上,不知是睡还是晕在床铺上。他漠然地背起背包:“兄弟,哥们能为你做的就这些了,你自求多福吧,愿王者峡谷保佑你……”
  回答他的事一串欢快的小呼噜。
  “……早日升天。”
  “……我真的要升天了,”姬辰躺在床铺上,双目空洞,“我是谁我在哪,我从何处来,我又将去往何方……”
  杜清觞:“你不是要升天吗,那应该是广寒宫吧。”
  姬辰翻身坐起:“住口,无耻老贼,弃我于不忠不义之地,卖友求荣!”
  宿舍老大刚好从食堂回来,一推门就是一场年度大戏:“阿辰又疯了?”
  杜清觞:“今天早上有师太的课。”
  老大一脸同情之色:“……睡觉又被捉了?”
  “……是在课上睡了,宿舍里。”
  “……师太好像最喜欢点名吧……”
  “是的,人称点名狂魔李师太,灭绝人性无还来。”
  “……几分?”
  “五分全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
  姬辰掐着杜清觞左右摇摆:“还笑,还笑!五分!全没了!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的吗!”
  杜清觞被掐得半死还在火上浇油:“哈哈哈咳哈哈哈,咳咳,不痛的!无痛扣分,你值得拥有!”
  老大文静地席地而坐,推了推他那金丝边装框高逼格眼镜,简称装逼眼镜,一语点破天机:“阿辰啊,你现在掐死清觞也没用了,不如去抱师太的大腿,来一段师生版孟姜女哭零分,说不定还有点用处。”
  姬辰混沌的思维仿佛被一道异次元闪电咔咔劈过,所到之处亮如白昼,遍地都是希望的小花。
  他缓缓起身,浑身上下笼罩在圣洁的光芒里,他勾唇一笑,仿佛普度众生的圣母玛利亚:“诸君,我去了。”
  老大:“走好。”
  杜清觞:“咳咳,一路,咳,走好。”
  圣母?姬利亚:“……我真的去了。”
  老大,杜清觞(异口同声):“去,别磨叽。”
  姬辰:“……去就去!”
  话是这么说,可是真站在师太办公室门前他又忍不住胆怯。
  师太是谁?
  李琉思。
  李琉思又是何许人物?且听我慢慢道来。
  这人称霸G大近十年,上至校长,下至新生,提起此人无不两股战战,汗出如浆,人赠称号天地一家春,足以证明此人雷霆手段,蛇蝎心肠。偏生这人又生的极好,一双狐狸眼细细上挑,双目流转间就是一派暧昧光华,勾唇轻笑就是万物皆可入画,很是迷惑了一些天真懵懂不喑世事的小白兔新生们。
  小白兔们第一天就被西装革履风姿卓越的师太迷得晕头转向,恍惚不知身是梦,在贴吧,BBS,微信,□□,MSN等一切他们能想到的地方留下他们即将为自己的愚蠢痛不欲生的证据。
  “新人求助,请问金融系李老师是单身吗?”
  “萌新报道,求金融系李老师的联系方式,电话□□微信皆可,重赏!”
  等等等等。
  然而回答他们的只有一排又一排的蜡烛和各种表示同情,叹惋,可怜的表情包。小白兔很是不解,依然在网上各种刷屏屠版,但很快,他们就用亲身经历体验到了李师太的“温柔”。
  那是一节大一的市场分析调查,李师太今天依然西装革履一副斯文禽兽的模样。他打开PPT,声音清越,如沐春风。
  “好我们看一下这个案例。咔擦。”
  “是的,市场经济是咔擦……有根据咔擦………………需咔擦……”
  “……求。”师太动作轻柔地放下书,伸手推了推镜框,笑容和蔼可亲,“我很帅吗?怎么老是有拍照的声音呢?”
  有胆肥的在底下叫嚣:“是啊教授,您可漂亮了!”
  李师太顿了一下,笑容愈发迷人:“这样,谢谢你们啊,不过上课还是要有规矩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嘛。”
  “这是我第一次在课上说,也是最后一次在课上说。”
  “不准,在我的课上,玩手机哦。”
  小白兔们依然在嘻嘻哈哈地欢笑着,殊不知达摩克里斯之剑已悬挂在头顶。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师太共斩获了三十五只手机并七台PSP,当着其主人的面将其反复砸碎成平均直径一立方厘米的渣滓,在让主人用手捡起,名曰:“即可魂归故里,又不污染环境”凡是漏了一块,就打扫教室一个月,并八千字检讨。
  检讨内容他是不看的,他只找错别字。
  “你看看这个,”李师太满脸慈祥,“这个字,啊,‘我报证’,你连保证都写错啦,这诚意明显不够啊。”
  “好歹是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会连保证都不会写呢,肯定没用心。”
  “不是我说,你,诶,别抖啊,怕什么,我还是很和蔼的。”
  “别哭嘛,现在知道哭,在上课玩手机的时候不是笑得很开心嘛,那笑容明媚得跟什么似的,这样吧,我也不多罚什么了。”
  “你把‘保证’两个字写一百遍,再从头到尾把检讨誊写一遍,这事就算了,好不好?这处罚不过分吧,你要是个男生肯定不止这些的。”
  一开始女生是不信的。
  直到她们知道了所谓男生的处罚。
  先看字,字不好看的,就一遍又一遍的重写,写到师太他满意为止。
  ……再开始挑错别字,和,运用不恰当的标点符号。
  男生:我有一亿句mmp,但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敢说。
  开学一月后李琉思师太之威传遍全校,无知的新生们终于痛哭着百度了“天地一家春”,明白了这并不是单纯地称赞某人的皮,而是真诚地形容了某人跨越时间与空间的残忍与冷酷。
  新生:别看他披着人的皮,这厮内里就是一条眼镜王蛇!
  ……姬辰就是当初被罚抄了五千遍逗号和句号的苦逼新生之一。
  他当时正在打排位,晋级赛。
  师太“咦”了一声,意味深长:“王者荣耀啊,排位吗?”
  姬辰看着这厮美好的皮囊,一时鬼迷心窍地开口:“是啊老师也玩吗?要不要加个好友一起撸啊?”
  李琉思笑了。
  据后来姬辰对这个微笑的描述:“哪怕时隔多年,我一想起师太那颠倒众生的笑容,都会情不自禁地手抽筋——其酸爽程度大概相当于抄写十二遍八千字检讨并一万个点点圈圈吧,根本停不下来呢。”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开文啦!hhhhh围绕农药展开的一场大戏!小天使们要是喜欢就评论收藏一下呗,有很大几率掉落二更哟~么么哒~
第2章 Chapter 2
  姬辰偷偷溜进办公室的时候,李师太正在看视频。
  李琉思瞥到那一抹鬼鬼祟祟的身影,满是趣味地摘下了了插在电脑上的耳机。
  李琉思笑吟吟地看着他:“姬辰,恩,有何贵干啊?”
  姬辰眼神飘忽,直往师太下三路看去。
  这个大腿,又长又直,裹在西装裤里真是赏心悦目哈,爸爸今天一定要抱着哭个够。
  不把那五分哭回来誓不罢休!
  大丈夫能屈能伸!
  姬辰顺势软倒下去,捏着嗓子唱长腔:“我高哭三声天也暗,我低哭三声地也昏,师太你若通人性,快快偿还我学分!”
  李师太冷眼旁观。
  姬辰:“我心也碎了千百瓣儿,喊一声来哭一声,喉咙喊破,眼泪流尽,要见学分不见分来,如挖我的肝肠割去我的心啊~~~~”
  李师太淘淘耳朵,摸遍口袋,抛出一枚硬币到姬辰面前:“继续。”
  姬辰:WTF!你刚刚明明拿了一张毛爷爷,怎么又塞回去了!
  姬辰眼巴巴地抱着师太的大腿,眨巴眨巴眼睛,企图通过卖萌来蒙混过关。
  李琉思一把扯下耳机。
  刹那间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
  “……我是万千星辰,大家晚安。”
  姬辰顿时僵硬如铁,心里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脱肛般呼啸而过,满脑空白。
  李师太冷笑:“你要是想来讨回那五分的呢,就趁早别想了,大晚上不睡觉搞直播,这分我还嫌扣少了,有这时间求我不如回去直播,说不得还能赚点零花,起码减少点损失。”
  姬辰愣愣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李琉思微微皱眉,做了个稍等的手势,接起来电话。
  “喂,又干什么。”
  “……你疯了吧,要我帮你不如去死好了。”
  “想都别想,你那烂到爆的……诶,对了……有个人可能可以。”
  李琉思神色复杂地放下手机,手指轻轻扣着桌面,意味深长地打量着站在身前的姬辰,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来回几遍后缓缓开口:“你,接代练吗?”
  “哇,这操作是真的骚啊。”杜清觞感慨道,“这算什么,为了学分不惜出卖美好鲜活的肉体?真的脏。”
  “滚开,”姬辰盯着小纸条上的账号和密码,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爸爸这么多年如高岭之花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不接代练是爸爸的人生底线,王者是信仰你造么?”
  杜清觞很诚恳:“我造的,爸爸,那你接吗?五分哦~”
  “……接。”
  杜清觞在床上笑得直不起腰,大喊PY交易。
  姬辰:“……够了,不要笑。爸爸的底线已经改了,往事不可追,现在学分才是爸爸的底线,谁敢动它我跟谁拼命。”
  “师太呢?”
  “……那我就在他面前上吊好了,总归也是拼命过了。”
  姬辰捏着纸条,想起李琉思写这张纸条时说的话。
  “这人是我表弟,操作是真的小学生,但一直想上王者,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梁静茹吗?”
  “这是他的□□号和密码,你帮他打上王者,这五分就算了。”
  “……额,要是你觉得不公平的话,你可以找他要代练费,这个小学生别的不谈,钱还是挺多的,毕竟人已经傻了,钱不多说不过去。”
  他“嘶”了一声:“清觞,我觉得有点不对啊,就师太那雁过拔毛的性子,他怎么会为我着想,还让我记得收代练费?”
  杜清觞闻言思索了一会:“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抽风了,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