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小时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清旻
《二十四小时》作者:清旻
文案:
天师三人组收到一个怪异的委托,一个大学生在深夜突然从自家阳台跳下,诡异的血迹,说不清的熟悉感,处处疑点处处诡异,真相到底是什么?头七二十四小时,倒计时开始。
魂兮……归来……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嘉张安彦 ┃ 配角:王凯旋张玉王鹏建 ┃ 其它:
第1章 楔子
  正睡的熟,突然感觉一阵尖锐的疼痛和窒息感,窗外传来一阵尖长刺耳的刹车声,听的人心里发紧。吴嘉下意识哼了一下,床侧的人跟着伸手抓着一把,搂着吴嘉的腰,手在他背后轻缓的拍了拍。
  吴嘉缓过了劲儿,头无意识的在对方怀里蹭了蹭,他在半梦半醒间低低地嘟囔了一句:“彦哥……”
  对方低头在他额头亲了一下,“睡吧。”
  街道上的杂音渐渐地又消失了,耳边重新清静起来,吴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感觉大脑一点点发沉,很快就重新坠入梦境。
  挂在墙上的钟表声在一片漆黑的寂静中显得很突兀,秒针毫不停歇,分针和时针缓慢地转过生冷判决一样的刻度线。
  二十四点,归零。
作者有话要说:  应该不会很吓人,重点其实不是案子
多说一句,写这篇之前就在考虑该查什么资料,但是遗憾并没有找到更参考的文献,而神鬼之说和习俗贴的较近,各地有各不相同的说法,我是个从小便客居在外的人,并不了解家乡更不了解客居地的习俗,因此通篇怪力乱神,法术符箓都是我编的,请勿当真
第2章 第二十四小时
  吴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突然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浓重的黑色让他愣了一下,半晌才发现自己居然睡着睡着莫名其妙的醒了过来。吴嘉很轻眠,一旦醒来就很难再睡着了,他烦躁的低低“啊”了一声,想翻个身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猛地被腰上的胳膊一拉拽进对方怀里。
  吴嘉回头轻声问了一句,“彦哥?”
  张安彦“嗯”了一下,凑过来在他耳朵上亲了亲,吴嘉痒的缩了缩脖子,“把你吵醒了?”
  张安彦也不出声,吴嘉等不到回答干脆翻个身过来面对着张安彦,“我本来正睡的好着呢。”
  “睡好了该醒了。”
  “啊?”吴嘉有点奇怪,正琢磨想起张安彦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这副让人想不明白的性格,两个人跌跌撞撞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闹了多少笑话和误会,也就没多想,凑过来在张安彦嘴上回了一个吻,重新缩进被子里继续睡觉。
  被子里闷热,吴嘉没忍受多久就又从被子里钻出来。屋里静悄悄的,吴嘉几乎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越发的觉得上火,他又翻了个身,感觉身下好像有东西扎着一样怎么都难受,翻来覆去在被子里拧了半天。
  张安彦突然伸手按住他,“别动。”
  吴嘉正烦:“我也不想动,我睡不着啊!”
  张安彦翻个身打开床头的小灯,光一下从那边刺了过来,吴嘉下意识的抬手挡了一下,张安彦把灯换了一个方向,吴嘉揉了把眼睛松开手,没懂张安彦这是什么意思。
  “开灯我更睡不着……”
  “睡不着就不睡了,”张安彦说着伸长胳膊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本子,“看看新委托。”
  吴嘉摇了摇头,“拒绝凌晨加班!”
  “就一天。”张安彦言简意赅。
  吴嘉愣了一下,脑子里快速的转了转,“赶什么时间?”
  “头七。”
  吴嘉“啊”了一下,“怎么早不委托,赶着头七前一天才来?”
  “魂不安生。”
  吴嘉了然的点点头,丧葬习俗老一辈的时候讲究多,到现在信鬼魂一类的人已经太少了。人死了,该走的形式没走完,红尘不了,忘川不过,魂魄没有归路,游荡久了,就成了恶灵要作祟。
  以前没有这么多事情,吴嘉的师父说起这些事情总是气的一把胡子微微发抖,一边骂一边用力拍桌子,“现在的人对鬼神没有了敬畏,忤逆的事情做多了,上天总是要降责罚,人死了也不让他安生,非要闹出个恶灵作祟,魂飞魄散的地步,再这么闹下去,人不人鬼不鬼的,迟早一家子都要完蛋!”
  吴嘉师父年纪大了,说道气愤的时候脸涨的发红,吴嘉就赶紧捧着茶杯凑上去,让老人家润润嗓子。
  但话是这么说,至今吴嘉也没见过哪一家因为这些个事情被鬼缠上了,耗尽了精气。吴嘉师父是不顺,气世道不顺,他自己不顺。师父这一支是百年的传承,到了这一辈,这种信仰没了,老人一辈子铮铮铁骨被打成迷信,少有几个真的是被鬼缠身的来找法子,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小心谨慎,话里话间却还带着那种蔑视,吴嘉的师父从此一蹶不振,越发觉得自己是愧对了往日师门。
  老人一辈子就两个徒弟,一个门外弟子吴嘉,另一个是门内弟子,张安彦。这个内外门倒没什么过多的讲究,两个徒弟都是亲传,只是张安彦是本家,吴嘉是外姓。
  吴嘉不是偶然当上这个徒弟的。人谓世事无常,阎王爷面前,三岁垂髫不敢和八十老妪打赌。吴嘉第一个逢九年生日前就突然开始每夜发烧昏迷不醒,天一亮就好,天黑了又照旧,吃了多少药打了多少针都不见效,也有人说是不是丢魂了,吴嘉爸妈找了十里八乡著名的先生做了法事,却也没有效果。
  后来辗转才打听到了吴嘉师父,将人请了过来。人是晚上来的,旁边还跟了个面无表情的小男孩,看着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正是张安彦。吴嘉烧的迷迷糊糊,吴嘉师父上前一步看了看,扭头对吴嘉父母说:“他看到了什么?”
  吴嘉父母面面相觑,摇了摇头。半晌吴嘉爸爸才小心问道:“大师,这是撞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师父摇了摇头,“不是不干净的。”然后便不再说话了。
  吴嘉家人等了一会儿,又问道:“要叫魂吗?”
  师父还是不说话,他又看了一会儿说道:“魂没走,但是也没回去。”
  丢魂都是人受了惊吓或者遭遇了不好的事情,魂被震离了体外,也有说是走丢了,要喊魂人大声的喊丢魂的人的名字,指引魂重新找到肉身,但魂就在肉身旁边却不归的情况是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八成是命里有要等的事情,人喊是喊不回来的。
  吴嘉师父摇了摇头,转身说了一句:“走吧。”便没再管吴嘉往外走。
  师父走了,张安彦却犹豫了一下,师父脚步一顿,回头对他说道:“你想试试?”
  张安彦点点头,他自然还不懂师父为什么不喊,只是觉得人看起来没有问题,师父便点了一下头,“你想试试就试试吧,反正也不吃亏。”
  张安彦就上前几步走到吴嘉身边直接摸了摸吴嘉的眉间。
  “魂兮——归来。”
  自古叫魂其实都是有一套流程要走的,有些是说忌讳有些是说形式,基本都会有这样一个托辞“不XX就不灵了”,但一看就又知道各人各地的做派不一样,其实这都是没有的事情,叫魂前喊的厉害费了一大股劲儿,那是做给出钱的人看的,毕竟你轻飘飘两句把人就喊回来了,人家要以为你没出力,这钱给的不情不愿,因此这点小伎俩同行之间也就都心照不宣了。
  真正叫魂的力气是出在喊魂人的功力上,这使功力的法子又各不相同,有的是靠喊名的那一声发力勾魂,有的也会用的丢魂人的血,吴嘉师父家又不同,用的是两根长指,摸过丢魂人的眉心,这些东西到底都是些玄幻说不清的,吴嘉后来听师父喝醉了说的是眉间轮天眼是开魂肉的通道,真假吴嘉也无处考证,反正用是真的好用。
  张安彦不会去做那些面子工程,直接看着在吴嘉耳边淡淡的喊了这么一下。吴嘉父母家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魂喊完了,张安彦木着张脸看着吴嘉,家人赶紧凑上去叫吴嘉,还是没醒。
  这喊魂是失败了,张安彦的嘴角抿的紧紧的,师父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好了?走吧。”
  张安彦再没做什么,跟着后面就走了。
  本来这事儿就完了,没想到第二天师父家里却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吴嘉穿着小衬衫牛仔裤,被大人牵着,一脸好奇的看着屋里招魂杀鬼的器件。
  吴嘉的魂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忘了说什么时候更新,日更每晚八点
第3章 第二十三小时
  吴嘉快速的翻了翻委托的内容,逝者是个很年轻的男人,看起来似乎还在上大学,照片里笑的一脸灿烂。
  吴嘉第一次跟师父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还不顺手的很,但印象最深的不是学到了什么技巧,跨过了什么样的困难,反而是站在遗像前的心灵震撼。那也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还上高中,梳个高高的马尾,青春的气息几乎从照片里溢出来。还活着的人受到的伤害几乎比死者更大,父母哭的几乎晕厥,姑娘的魂魄被父母的悲伤捆缚,只能留在灵堂里哪儿也去不了,七魄几乎散尽。因此吴嘉第一次出师做的居然是安抚生人的工作,前后足足跑了大半个月,吴嘉自己的精神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吴嘉师父不成器的骂道:“你看看你那个样子,怎么还要我来安慰你?”
  “做这一行就不能有七情六欲,什么东西都是看着你最弱的时候找上门,你不能有破绽,不能有弱点!”
  吴嘉一度觉得自己做不到,老头子到死都不放心吴嘉,和鬼神之类的东西接触久了,身体透支的太厉害,师父不到六十岁就倒了。最后那段时光居然突然又好了起来,吴嘉觉得高兴,师父却摇了摇头,“你都出师这么久了怎么这点还看不出来,我这是回光返照!”
  吴嘉笑笑不以为然,张安彦却站在旁边脸色沉重。
  师父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死后,规矩你们都懂,给我做全了,我不想回去的路上还磕磕绊绊的。”吴嘉想打断他的话,师父抬手摆了一下接着说道:“你们俩个……”他说着抬眼看了两人一眼,吴嘉下意识有点紧张,师父沉默了半晌摇了摇头,“我走了就不回来看你们了。”
  他说完就再没开口了,吴嘉等了一会儿想到什么脸色一变马上蹿起来去摸师父的手,却被张安彦一把抓住。
  丧事按照师父生前的意愿一切从简,但该有的环节一个没少,头七那天吴嘉和张安彦备了师父最喜欢的酒,忐忑的等了半夜,然而师父就真的如他最后所说并没有出现。
  打那之后,吴嘉也不知道是渐渐地见多了生死离别,还是师父逝世的影响,居然真的有了几分淡然生冷。
  大概是吴嘉盯着本子出神的样子太明显,张安彦喊了一句:“吴嘉。”
  吴嘉猛地回神,冲张安彦笑了一下,“彦哥,”不等张安彦问他就接着回答,“我想起师父了。”
  张安彦淡淡的说道:“想他干什么?”
  “觉得这个委托有点眼熟,”吴嘉手在本子上点了点说道:“特别……熟悉。”
  “可能以前做过类似的。”张安彦明显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吴嘉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其实挺简单的一个事情,死的这个人叫张玉,是家里的独子,各方面都很优秀,考取了著名大学,却在毕业前突然从家里阳台跳了下去。
  宠爱孙子的奶奶哭的肝肠寸断,一家人硬是想不明白好好的孩子为什么想不开选择了这么一条路。
  但悲伤还没肆虐完,事情就来了。
  人固然悲痛,但还要生活。先是坐在厨房择菜的妈妈突然听见儿子在身后喊自己,妈妈回头看着儿子站在自己身后,笑的和生前一样,脸色苍白,一边笑一边流血,鼻子,嘴巴,耳朵,眼睛,半张脸血肉模糊。
  张玉慢慢地转过身,露出了后脑裂开的伤口,“妈,为什么……为什么……我好疼……”
  张玉妈妈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眼泪不停的流,两只手抖得像是筛糠,她捂着嘴瘫坐在地上,“张……玉……张玉……”
  “妈妈,”张玉两手满身都是血,慢慢向动弹不得的妈妈走过来,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滩粘稠的血迹,“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死?”
  张玉来的悄无声息,走的也无知无觉,张玉妈妈回过神的时候眼前又什么都没有了,她好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衣服上都是血,手指疼得厉害,抬起来一看原来竹编的菜蒌,居然劈了一条枝,扎进了指甲里。
  张玉妈妈把这件事情说了,非但没有得到安慰反而被咒骂了一番。也怪张玉妈妈胆子小是出了名的,奶奶一把眼泪的怒斥孙子尸骨未寒,当妈的居然就怕成这个样子。
  然而没有多久,张玉来了第二次,一个人在屋里睡觉的奶奶第二天被发现浑身冰冷的躺在地上,脖子上居然赫然一对儿带血的掐痕,家人赶忙把老人送进医院,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吓又寒气入体,当天下午就醒了。家人问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老人迷迷糊糊的只说睡着后一直觉得冷,呼吸不过来,其它的就都不知道了。
  家里人这才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找了先生回来做法,但是第三天,张玉依然出现了,这次他带走了一条命。
  这一行在最下面,吴嘉翻了一页打算继续看,结果后面居然是空的,他有点诧异,又重新翻了回来确认了一遍,这份资料真的就是在这儿结束了。
  吴嘉觉得奇怪,抬头想问张安彦,发现张安彦正专注的盯着自己,吴嘉下意识摸了下鼻子,“彦哥?”
  张安彦“嗯”了一下,“看完了?”
  吴嘉点了点头,前后翻了两下,问道:“带走了什么命,后面怎么没有了?”吴嘉又看了看手里的本子,“这是谁给你的啊,一个委托写得和灵异小说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