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区只有我一个人类

APP下载 阅读记录 九粥子
  
《全小区只有我一个人类》作者:九粥子
文案:
传说人妖两界交界处,伫立着一个小区,被残暴无比的凶神陆尧看守。
某天小区中来了新成员,乖巧可爱,楚楚可怜。
领导指名道姓,非说人家是阈值未满的未来大boss,杀人不眨眼,并强制要求陆尧年终递交观察日记。
从那以后。
陆尧:“今天内裤是什么颜色?”
晏轻:“……”
陆尧:“……你别这么看我我也很绝望。”
羞耻爆表,为了工资出卖人生,跟boss关系急剧恶化。
直到有一天。
陆尧在未来boss的家里发现了他失踪的内裤。
整整一抽屉。
晏轻攻X陆尧受,站错cp不负责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尧 ┃ 配角:一窝 ┃ 其它:
作品简评:
陆尧镇守邺城,看守着秦淮一带最大的非人类聚集地,日常怼天怼地怼领导,是闻名两界的残暴凶神,某天云南七组发生意外,一个少年被分配到了邺城,在陆尧的看管下,逐渐露出了凶狠的一面,也慢慢揭露了云南发生的变故;尾随而来的五毒、贪图长生的知名企业家,各种各样的人都汇聚在了这里,引发了一系列的奇异事件。本文向读者展现了一个非人类与人类共存的世界,两方在国安的管理下平安相处,主角陆尧与晏轻从一见钟情到一方追逐、一方逃避,经历过一系列的事情后两情相悦。

第1章 快递与外卖不得入内
  陆尧打个哈欠,嘴里叼着油条,两只手插在卫衣口袋里,抬脚把防盗门蹬上。
  最近小区里不太平,大半夜的总是有人鬼哭狼嚎,他被吵得太阳穴突突的跳,凌晨三点从床上爬起来往下看,要是能瞅见个人影说不定就直接从三楼跳下去打人了,对门那个鹭鸶腿上劈精肉的邻居脑袋估计也炸了,哐哐哐三个花盆就砸在了外边花坛上。
  可算是安静了。
  早上六点,小区里还没什么人,就几个老头老太太在树底下打太极,陆尧打了个招呼,往小区门口走。
  邺城靠海,市区这几年发达得很,城市扩张,周边一嘎啦村子都拆了,建成了正儿八经的居民楼,他们小区刚好在市区边缘,类似于城乡结合部的地方,小区门口就有公交车站牌,虽然就一班公交车,但是出入还算方便。
  小区两边都是一米多高的围墙,刚好防住熊孩子的高度;入口左边一扇大铁门,上面一黄色警告标志,上书‘快递与外卖不得入内’;右边的铁门神秘失踪,只有一个警卫室,里边没人。
  陆尧三口两口把油条塞进嘴里,从口袋中掏出钥匙,还没打开警卫室的门,就看见铁门角落里缩着一个戴黑帽子的小哥。
  帽子上俩字,顺丰。
  陆尧:“……”
  快递小哥一眼瞅到他,鬼祟的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陆尧走过去,快递小哥压低了声音问道:“警卫室里有人么?”
  陆尧瞟了一眼,说:“没人,应该是值夜班的刚下班,值白班的还没进去。”
  快递小哥偷偷摸摸的从裤兜里掏出五块钱来,给陆尧比个手势:“我先溜进去,等我进去了你隔着铁门把快递扔给我。离着警卫室远点哈,不要被人发现了。”
  陆尧问:“你刚负责这片区域?”
  “前任因为精神压力过大改行了。”快递小哥压压帽子,鬼祟道:“小声点,客户给了封口费,说他们小区保安贼凶,不让快递进来的,让我想个法儿溜进去。”
  陆尧把钱收好,点头。
  快递小哥动作那叫一个干脆,嗖嗖两下绕过铁门潜伏完毕,刚转头就看见陆尧一手快递一手钥匙,打开警卫室的门走了进去。
  快递小哥:“……”
  快递小哥敲敲玻璃,“哥们咋回事儿?”
  陆尧也不说话,把工作证转个向,指指自己,“小区保安,我。”
  他看一眼一脸茫然的快递小哥,打开办事儿时候的小玻璃窗,道:“哪个单元?几零几?过会儿我让他来取吧。”
  快递小哥不知所措:“那谢谢你啊。”
  陆尧掏出小本本,记好住址,没说话。快递小哥压压帽子,坐上电动车的时候还没回过神儿来,扭头看看一本正经坐在警卫处的青年,心想,看着年纪也不大,一表人才的样子,怎么就当了个保安?
  他又从电动三轮上下来,跑回去敲窗户:“哥们儿,保安工资太低了,要不你改行来干快递吧?我们提成还是挺高的。”
  陆尧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干习惯了。”
  快递小哥热情洋溢的跟他告别:“那下次再见吧,这片区域以后都是我送,我特乐观,不会轻易辞职的。”
  陆尧转了一下笔,快递箱就放在他桌子旁边,透明胶带缠得死紧,他记好几号楼几单元几零几,喝了口水,退休老大爷一样在办公椅上坐好。桌面上有几厚本资料,还有今天刚到的报纸。陆尧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祈祷今天能平安无事。
  他又喝了一口水,忽然动了动鼻子。
  有股奇怪的味道。
  陆尧顿了一下,把快递箱移到自己面前,低头嗅嗅。
  然后他手指在桌子上扣了两下,翻了翻电话簿,打了个电话。
  “六号楼四单元202的住户对么?”
  “……”
  陆尧面无表情:“你快递被扣住了,赶紧过来自己取。”
  那边声音是个女孩子,稚嫩又可爱,软得能掐出水来:“辣鸡快递,都跟他说了翻墙进,老娘小费给了三百块呢!白瞎了!”
  “今天晚上换班之前要是还不见你的人,我就把你快递扔到东边垃圾场去。”
  一个两个的,永远都说不听,陆尧扣了电话,顺手把快递箱扔到了旁边的角落中。他懒,快递到了就打个电话,没人来取就隔着,警卫室不大的地方,快递零零总总的摆了十几个,最下边的已经放了三年了。
  陆尧就想不明白了,小区里一共八栋楼,最远的十五分钟也就走到了,一群人天天想着怎么怂恿快递外卖溜进去,宁死都不愿意下楼,抱着那一点希望觉得陆尧发现不了——最后还不是要灰头土脸的下来取快递?
  新来的快递翻滚了几下,最后好歹稳在了第二层。剧烈的撞击后,外包装没坏,里面可能破了什么袋子,有液体顺着箱子的缝隙留了出来。
  整个警卫室里充斥着一股血腥味。
  陆尧额头爆了几根青筋。
  六号楼四单元那个姑娘是个什么鬼玩意儿?反正不是正常人,人家姑娘网购买衣服买鞋子买化妆品,哪儿有网购买人血的?老大一股味儿,买卖违禁品就算了,包装还是劣质货,摔一下就裂了。
  陆尧深呼吸,手上的劲儿没绷住,嘎巴一声把笔拗断了,他低头看看中性笔的残骸,微妙的冷静了下来。
  算了算了,气坏了还是自己的。他答应领导过来这个小区做保安的时候,年纪还不大,人小没见识,见到有五险一金包吃包住的活儿就跟见了臭鸡蛋的苍蝇一样,谁都拦不住的往上冲,等察觉到不对,已经走不了了。
  邺城鱼龙混杂,半妖跟人相处甚欢——这个‘甚欢’是非人类单方面认为的,普通人压根不知道自己身边住着一群张嘴全是獠牙的货。
  陆尧看守的这个小区,是邺城最大的‘非人类’聚集地。
  里边杂七杂八,住的什么东西都有。
  他叹了口气,在小本本上一笔一划的写:“六号楼四单元202住户,7.18私自怂恿顺丰快递强闯小区。”
  陆尧的这个小本本,记录着小区里所有人的账,过年的时候是要上交的。他直系领导是中央的国安部,成员分守各地处理非人与人类的矛盾,理论上社会上所有不科学事件都归他们管,但是人少事多,大家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凑活着干的。
  窗外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喇叭声,陆尧皱着眉把本放好,探头往外看。入口处挡着两辆车,一前一后,前边开车的人很明显是个暴脾气,一停不停的戳着喇叭——道闸没开。
  陆尧一边挽袖子一边快步走了过去,一脚踹在了前面那辆车的侧面:“催什么催?哭丧啊!”
  前边那辆车被踹的晃荡了一下——要是让刚才那个快递小哥看见,说不定跟他前辈一样,用不了多久就也压力过大辞职了——白色丰田,少说也有一吨。
  车窗开了,驾驶座上坐着个蔫巴巴的老头,山羊胡,浓眉大眼,正气凛然,副驾驶上摆着一面招牌,朝上的一面写了四个字,‘神机妙算’。
  “陆尧小先生,”男人呲着牙笑,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那股正气就不见了,贼眉鼠眼的恭维道:“起得可真早,不是七点才换班么?”
  陆尧认识他。
  一号楼的住户,茅山道士,诨名叫余三七,真本事不知道有没有,反正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连佛经都能倒背如流,他招牌底下的小箱子里还有套刮痧拔火罐的工具,算卦找不到人就脱了小褂子给人看病。
  余三七笑嘻嘻道:“陆尧小先生,一大早的火气这么旺,今天可能有血光之灾啊。”
  陆尧问道:“你车哪儿来的?”
  这老骗子每天天不亮就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出去摆摊,什么时候买了车?
  余三七道:“别人送的。”
  “偷来的?”陆尧抓住他一撇胡子,拽了拽。
  余三七疼的龇牙咧嘴,好不容易把自己胡子解救出来,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真是送的。无量那个天尊,今天赶巧了,我摆摊呢,来了个哭哭啼啼的中年女人,跟我叨叨了半天,说她丈夫出轨,我还没说句话,就又过来了个漂亮姑娘,开的就是这辆车,说她找了个年纪比她大一轮的老男人,本来念着温柔体贴,给买车买房的,没想到体贴是体贴,过头了——老婆孩子热坑头,不愿意离婚。”
  “这俩人一起哭,哭着哭着就不对劲儿了。”
  陆尧猜到了:“一个男的?”
  “可不是。”余三七捋了捋胡子,呲着牙笑:“这俩人就掐起来了,那姑娘被扇了几巴掌,就把钥匙扔给我了,说送给我也不让正妻拿回家。我哪儿能乘人之危啊,开着车就回来了。那姑娘在后边追,我硬是闯了几个红灯才把她甩开。”
  陆尧听得津津有味,老骗子临把车开进去之前还叮嘱了几句:“陆尧小先生,你今天注意点,真的有血光之灾啊。”
  后面那辆车上的人早早的就把脑袋伸出来了,跟着陆尧听了一会儿八卦,心满意足的把头缩回去,踩着油门往前挪了几步,临进去前跟陆尧说:“别信他,这老骗子嘴里没个准的。”
  陆尧没放在心上,刚回到警卫室,就听见桌子上手机在嗡嗡的响。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刷的一下子就扣上了。
  那边不依不饶,又打了过来。
  陆尧接了起来:“喂?头儿,什么事?”
  电话是从国安部打过来的。其实陆尧负责的不仅仅是邺城这一个地方,淮河这一片都归他管,但是他后边这个小区的住户人类占比太少——只有他一个——危险度堪比大规模杀伤性核武器,无奈之下陆尧只能在这里安家落户。
  按理来说这种区域性负责人是不受上边直接指导的,自由度非常高,但是一旦上边来了电话,那就肯定是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大麻烦。
  “云南那边出了点问题,他们最大的非人类居住地被炸了。”
  陆尧:“……然后?”
  “一个部门的,大家相互照应一下,上边把暂时没有地方可以住的人分了分,让他们先去你们那避避难。”电话那边熙熙攘攘的,信号有点不太好,“六儿,你平时最听话,组织肯定给你好待遇。这次你那边就分了一个过去……”
  陆尧警惕道:“哪个?”
  “……把云南最大非人类居住地炸掉的那个。”
  陆尧:“……”
  电话那边苦口婆心:“六儿,党跟组织不会亏待你的,你也老大不小了,咱不能玻璃心哈,魔都那边分过去了三百人,小五都没说什么呢。”
  陆尧冷静道:“玻璃心?我要是玻璃心早就买了机票去帝都大嘴巴扇你了。”
  他怒气冲冲的扣了电话,忽然想起来还没问那边安排过来的人什么时候到,一抬头却看见外边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
  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长得是真好看,皮肤白的像是块玉石,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眼角往上勾,带着一点红软,看样子还没睡醒,鼻梁高挺,嘴唇紧紧抿着,冷清又不近人情,白软的耳垂上戴着银饰耳坠儿,一晃一晃的,想让人伸手勾一下。
  他手里边提着两个小包袱,面料跟陆尧上高中那会儿的床单差不多。
第2章 血能流,领导不能活
  陆尧眯着眼睛跟他对视,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半晌陆尧憋不住了,拉开玻璃窗往左边指了指:“小朋友,公交车站在那边,就一辆公交车,你坐五站下车,再往北走,过三个路口就是市立高中。抓紧时间走吧,早自习七点半就要开始了。”
  少年冷道:“陆尧?”
  与此同时陆尧手机‘叮咚’一声来了条短信。他一边打开短信一边疑惑道:“来找我的?”
  少年抿了一下嘴唇。
  他眼睛水润润的,眉毛被细碎的黑发遮住,比小姑娘还好看。腰腹笔直的站在那里,像是根修长的青竹。
  陆尧低头看了眼手机。
  是他倒霉领导发过来的短信,就寥寥几句话,“身高一米八三,相貌粗犷。叫晏重。”
  少年道:“免贵姓晏。”
  陆尧:“身高多少?”
  少年:“一米七二。”
  陆尧:“……”
  事实证明永远都不要对你的领导有太多期待,更何况信息这种东西在递交过程中很容易出现问题,偶尔有偏差也是正常的,往好处想,至少名字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