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苏答礼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时岁邪
  《致苏答礼》时岁邪
文案:
谢知礼活了二十四年,只有两个崇拜对象,一个是小时候隔壁筒子楼的三道杠哥哥,另一个是微博上每天给他欧气的游戏博主大大十字抽卡师。
后来他发现,这两个人原来是同一个人。
在一起后谢知礼问苏大BOSS。
谢知礼:“我记得你从前都是靠强氪和技术冲的分,所以你现在动不动就抽高稀绝版的运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总裁搂住小谢亲了一口说:“来,让我吸一口欧气。”
【不看也不吃亏的小贴士】
①竹马竹马(个鬼)。总裁攻×富二代受,总裁根正苗红好少年,从小什么都好就是运气不太好,富二代混吃混喝咸鱼王,什么都差一点就是运气超级好。所以两人真互补~
②1V1甜文,作者没吃过苦不会写虐,再问自杀
③《老师,他想到黑板上做题》的姊妹篇,当然你没看过另一本也不影响这一本的阅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答,谢知礼 ┃ 配角:应恪,程寄北 ┃ 其它:有总裁可撒不出狗血好方脏
第1章 神之杖(1)
  “全球最受期待的卡牌类游戏《神之杖》将于明日(9月12日)正式上架APP Store,届时所有玩家都可以前往APP Store进行下载。由华语金曲奖获奖歌手,新生代偶像姜诚亲自操刀制作的同名主题曲《神之杖》也将同日发布音源!……”
  作为一个游戏发烧友,早在这款游戏内测期间,谢知礼就高价从游戏论坛里收了一个内测码进行体验,现在游戏终于要公测了,他自然不愿意错过。坐在实习学校的办公室里刷着论坛,谢知礼看着论坛里同好们艹出来的今日热度有一大半帖子都和这个游戏相关,更加坚定了他爆肝氪金的决心。
  ——痴长到二十三岁,恋爱没谈过一场的宅男谢公子没有培养出钢琴交响乐的高雅爱好,而是在漫长枯燥的学习生活里意外挖掘出了自己心灵的真正归宿——游戏。Gameboy上的坦克大战,学习机里的俄罗斯方块,再后来学会了晚自习翻墙这样的高难度操作,跟着带头大哥从魔兽征战到DOTA,各种游戏陪伴着他考上了A大,又度过了保研后的空虚时光。
  浏览完了论坛里的帖子,谢知礼摩拳擦掌打开了微博,点开了自己“特别关注”下唯一的那个ID为“十字抽卡师”帐号的私信界面,给这位有着金灿灿大红V的朋友发去了一条满怀期待的私信。
  @谢庄水:十字大大!你有没有《神之杖》的□□消息啊!比如最早氪到四位数能换个隐藏成就奖励什么的?
  对面过了一个小时后才回了一句“没有”。态度冰冷得如同自动回复机器人。
  可就算如此谢知礼还是捧着这两个字美滋滋地反复阅读并背诵,甚至还截图发给室友程寄北炫耀了一发。
  谢霆锋:[图片.jpg]有钱!你快看!十字大大又翻我的牌了!
  钱超多:……
  钱超多:神智障都还没公测你就已经在考虑要氪多少钱了?
  谢知礼的回复也颇理直气壮:“是啊,不然呢?”
  而和其他发烧友相比,生于小康、长于暴发的谢知礼同学有一个致命的优势,那就是他特别的有钱,而且他特别愿意往游戏里花钱。人生信条为“总有一项要做得最好”的谢老爹教育儿子“打游戏也要做最优秀的那个”,得到老爹支持的谢知礼有恃无恐地大把撒钱,日子一久,人傻钱多的“谢庄水”在游戏论坛里都出了名。
  可惜这种出名却还是没能成功引起心动男嘉宾的注意,坚持不懈地磨了好几年都没能敲开爱豆的心门,不过这偶尔寥寥数语的回复都让他觉得颇为满足。
  小谢同学有些发愁,他想开个微博叫“今天十字大大回复我了吗”。
  是的,小谢同学的爱豆就是这个有着一百万粉丝的红V游戏博主十字抽卡师。从不露脸也没人听到过他的声音,单凭借着一篇篇数据详实,技能有效的攻略就成为了无数游戏爱好者心中的指路明灯。
  谢知礼是在游戏论坛的一个搬运帖里知道十字抽卡师的,于是在那个微博还不盛行的年代里,他早早地注册了微博帐号,成为了当时十字抽卡师两千个小粉丝中不起眼的一员,每天的乐趣就是在十字抽卡师发布的攻略下疯狂表白。
  一晃四五年过去了,谢知礼看着十字抽卡师的粉丝数量从四位数突破到了五位数,又很快地朝六位数迈进,最后终于到了如今的七位数,他心中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骄傲感。
  当然,如果十字抽卡师能多回复自己几个字,那自己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谢知礼一边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着,一边继续给室友发微信卖力地安利他一起加入给新游戏氪金爆肝的行列。
  谢霆锋:这游戏画面贼流畅!打BOSS的时候你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比范X打天下高贵了一百个林子聪送屠龙刀!
  钱超多:你上个月给我安利另一款游戏的时候也是这么形容的。[截图.jpg]
  程寄北发来一张微信聊天记录的截图,谢知礼点开一看,还真是自己上个月给兄弟安利其他游戏时说的话,“画面流畅”“身临其境”“比范X打天下高贵一百个林子聪送屠龙刀”。
  为自己贫瘠的安利点了根蜡烛之后,谢知礼发了个卖萌的QAQ给程寄北,循循善诱道:代言人是你最喜欢的姜诚哎,首充大礼包抽奖有机会抽中姜诚粉丝见面会的门票呢~
  钱超多:哦,高三的时候我卖了游戏账号凑生日集资那事我后悔到今天。
  谢知礼没法了,只好最后买一波苦情:你不玩游戏岂不是少了一个人给我送体力QUQ
  大概是被这个理由给震慑到了,程寄北过了四五分钟后回复道:来卖个萌,我考虑考虑
  室友的恶趣味大概是治不好了。谢知礼在微博上翻了“卖萌自拍的一百种姿势”后,对着镜头一通瞎拍,闭着眼睛给程寄北发了几张过去。
  谢霆锋:OVO好了吗?
  这次时间隔得更久了一点,程寄北颤颤巍巍地回复了五个字:下次别发了。
  靠!谢知礼生气地退出微信,打开微博愤怒地在那条教姿势的微博下评论道:“((‵□′)) 为什么我室友看了没有夸我萌?”
  回复完之后,谢知礼又随意地刷了刷,这一刷就发现一分钟之前十字抽卡师居然发了一条新微博。
  @十字抽卡师V:《神之杖》明日公测,有幸获得游戏官方赠送的几个豪华大礼包,无需关注,转评本条微博将通过@微博抽奖平台抽取五位送出。另手动抽一个粉丝送本人在1区好友位,转评带《神之杖》相关截图者优先。
  谢知礼眼前一亮,正打算转发回复,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五个穿着篮球衣的少年喘着粗气冲了进来,一边还叫嚷着:“谢哥!谢哥!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啊?”谢知礼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看着气还没喘匀的几个小伙子,“你们在操场上和别的班打起来了?”
  稍微高一点的小伙子擦了擦汗道:“没有啊,我们从不动手。”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
  几人对视一眼,扭扭捏捏地说道:“我们在和3班battle,打5V5缺一个人……”
  谢知礼的手指一个一个点过去,无语道:“这不刚好五个人吗?”
  高个小伙又举手了:“我脚扭了,找完你就要去医务室了。”
  “脚扭了你tm还跑五楼办公室来找我顶位置打球?”谢知礼拍案而起,对当代高中生抓重点能力的失败性感到深深痛心,“行了,剩下你们几个回去打3V3,梁子你留下,和我一起把这傻大个运到医务室去。”
  向来好说话的谢知礼一声怒吼,倒是让几个小伙消停了,五人自动自发分成两批,一批缩着脖子往楼下走,留下来的两个低着头等谢知礼走到两人跟前。
  谢知礼百忙之中难得还记得自己有个转发了一半的微博抽奖,匆匆瞟了一眼图库里的缩略图随便选了一张最像的,按下了“确定”,接着他就把手机放回了兜里,和梁子一起把脚伤不忘记挂比赛的篮球少年送去了医务室。
  从医务室出来已是二十分钟之后了,目送着学生一瘸一拐地消失在走廊尽头,谢知礼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办公室去把剩下的几叠卷子给师父送去。
  结果他的手一伸到口袋里摸到某冰凉坚硬的物体,拇指就不由自主地按在home键上解了锁,二十多分钟前发送的微博还大剌剌地停留在最上方,唯一让谢知礼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自己这个连僵尸粉都没有的微博号突然就跳出来六七百条未读消息,并且大有一种继续上升的趋势。
  怎么肥四?
  带着深深的疑问,谢知礼点开了未读评论,一群路人ID的“哈哈哈哈哈哈”映入眼帘。
  到底怎么肥四??
  等刷了十来条回复后,谢知礼终于发现了哗点所在。
  ——在一群游戏界面截图转发中,自己贴的图居然是刚才发给程寄北的那张羞耻卖萌照。更要命的是自己勾选了评论并转发,因此这条回复被一群爱搞事的朋友点赞到了最前排。
  @白色相簿的季节:哈哈哈哈哈一百婚撕卷吧!神智障哈哈哈哈哈!
  @poi吃什么:只有我觉得这个层主是想引起十字大大的注意吗?哈哈哈哈也太好笑了
  @六月不玩神之杖不改名:小哥哥长得好清秀啊!搞基吗!
  不是,不想,搞,但不和你。
  谢知礼面无表情地刷完了评论,在心底把每个哈哈党疯狂diss了一遍,正摩拳擦掌打算把草稿转换为现实,再一刷新,他发现自己的那条评论居然不见了。
  不是自己删除的,不是渣浪抽了的话,那么很明显,真相只有一个了。
  谢知礼熟练地打开私信列表,找到最近联系人,愈挫愈勇。
  @谢庄水:十字大大!我刚刚不小心手滑传错图片了!评论是你删的咩QUQ
  大概是因为刚删评论的缘故,十字抽卡师这一次倒是秒回了谢知礼的私信。
  @十字抽卡师V:嗯。
  @十字抽卡师V:为了补偿你,1区给你留了好友位,我的序列号233341,明天正式开服之后加我。
  “YES!”谢知礼不禁握紧拳头给自己喝彩。
  早知道传自拍有那么大的好处,早就该试试了厚。谢知礼翻看着十字大大发给自己的那条史无前例奇长无比的私信,美滋滋地想道。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这一次真滴没有存稿啦。
  同样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这一次主角是我们的小谢和苏总了hhhhh当然程老师和应老师大概会来打个酱油什么的。
  甜文,甜文,甜文,重说三。
第2章 神之杖(2)
  9月12日,游戏刚在APP STORE上架,在游戏交流群里刷到消息的谢知礼就迫不及待地进入了下载界面,毫不在意地挥霍着流量。
  坐在谢知礼身旁修改实验数据的师兄何方见小师弟一脸专注地盯着手机,好奇地凑过去问他道:“小谢,你在抢一元秒杀啊?”
  谢知礼看着手机屏幕上造型别致的APP图标,虔诚地点了进去:“不,我在追星。”
  何方又仔细看了看游戏名称,猛地一拍大腿激动道:“哦哦哦这个我知道了,这不就是那个姜什么……姜姜姜诚代言的游戏吗?我女朋友特别喜欢这小白脸,成天说什么刷数据控评的,我都听不太懂……小谢你也是他的粉丝啊?”
  “我们寝室有一个喜欢姜诚的就够了,我不能做盲从的大多数。”谢知礼高深地摇了摇手指,在何方的凝视下庄重地点开了游戏一区服务器,三两下就创建好了一个ID为谢庄水的活泼可爱小萝莉角色,又在添加好友的查找栏里输入233341,在验证框中输入“是我本人”四个字,紧张地搓起了手手。
  何方被这套一气呵成的动作给震慑到了,双手摆出六敬佩道:“你扮人妖钓土豪呢?”转念一想也不对,谢知礼自己就是个土豪,何必再去找个野生的:“不对,你是要准备追这个233341啊?”
  “不要玷污我和我爱豆纯洁的偶像粉丝感情,”谢知礼义正词严地纠正道,“这个233341是我爱豆——微博上那个十字抽卡师你听说过吧?他这次测评游戏给我留了好友坑,我说不定还能上镜当一波演员呢。”
  何方也玩游戏,自然听说过十字抽卡师的大名,不过他作为一个有女朋友的现充,对于谢知礼的这种崇拜表示get不到点:“所以你玩了个小萝莉是想?”
  谢知礼的表情突然娇羞:“这款游戏有伴侣系统,万一爱豆要出伴侣系统的任务攻略,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个伴侣的角色。”
  说白了还不是要追233341。何方嘀咕了一句,见谢知礼已经陷入到游戏的狂热中去,便不再关注他,专心去对付手上的数据了。
  谢知礼也并没有注意到师兄的离去,他的心思全扑在了游戏上,看着好友列表多出来的那个Q版头像,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遂发了个颜文字过去卖了个萌。
  谢庄水:*★,°*:.☆\\( ̄▽ ̄)/$:*.°★*大大~
  十字抽卡师的号是官方给的,头像框闪着尊贵的铂金边,配上游戏默认初始天使的头像,显得格外有钱。
  Ten:嗯。
  谢庄水:开服之后你这么快就进来了啊~
  Ten:嗯。
  谢庄水:我打算把系统赠送的一千颗钻石全都拿去抽特殊五星限定卡,祝我成功~
  Ten:嗯。
  一连三个“嗯”让谢知礼有些词穷,但在话痨boy谢知礼的世界里,他信奉“没有沉默寡言的爱豆,只有不够努力的自己”,他决心不抛弃不放弃,坚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攻克难关,和爱豆十字抽卡师大大一起手拉着手漫步在美丽的青青草原上。
  怀揣着美好的憧憬,谢知礼跃跃欲试地点开了卡池,期待欧光降临让自己成为羡煞旁人的那个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