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闲

APP下载 阅读记录 绝歌
《撩闲》作者:绝歌
简介
温徵羽,工笔画画家“昆仑小怪”,专著画昆仑山、上古神话传说里的山精神怪二十年。爷爷是水墨花鸟画家、古董收藏家。父亲是商人,企业破产,卷款潜逃。债主上门,她和爷爷为替父亲还债,变卖所有家产、古玩字画,包括奶奶留下的嫁妆。画痴的爷孙俩沦落潦倒……
叶泠,企业家,爱好收藏古玩、字画,特别欣赏“昆仑小怪”画的《昆仑万妖图》及笔下的妖魔鬼怪,是温徵羽的粉丝。她与温徵羽的父亲是商业竞争对手,击垮温徵羽父亲的企业后,买下了温徵羽家的房子,收购了温徵羽和她爷爷的藏品、字画,并且拿她爷孙俩的画开画展。
叶泠(认真脸):我与昆仑小怪,徵羽是至交好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言……
温徵羽: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句话介绍:叶泠把温徵羽家里给搞垮了,占了人家的房子、家产、收藏,然后还粉人家、勾搭人家。
PS:她俩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和脑洞。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徵(zhǐ)羽、叶泠
第一章
  北方出帝王,江南多文人。
  温徵羽出生在盛产文人的江南。爷爷温儒,号孤鸿老人,是个画家,画了一辈子的花鸟。奶奶以前是艺术学院的音乐老师,擅音律,琴、棋、书、画皆通。
  徵羽这名字是奶奶起的,取自“宫、商、角、徵、羽”,“五音不全”的五音。
  她出生的那天母亲便过世了,为此,母亲的家人与父亲一家断了往来。她只在照片中见过母亲,泛黄的照片,温婉秀丽的江南女人,眉眼如画、眸中带笑,身旁,琼花正盛,团团簇簇、满树满枝。
  她的脸形、五官皆像母亲,只是不如她的母亲温婉柔和,添了几分清秀、清冷。
  父亲是位商人,听说年轻时是位才子,下海经商后自诩儒商。
  从她记事起,父亲便一直忙于应酬,气质儒雅的他身边从不缺红颜知己。她小时候,学校开家长会,父亲忙,红颜知己代他去,六年下来,红颜知己不重样。
  奶奶说那些都是狐狸精。
  《山海经·南山经》所载,“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食”,喂养的意思。上古传说,狐修千岁得九尾。涂山氏、纯狐氏、有苏氏等部族皆以狐为图腾。
  狐在她的心目中是神圣的。
  她们,似乎与狐不沾边。
  她喜欢上古神话传说,喜欢漫无边际地发散思维,喜欢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与凡世不一样的神话世界,喜欢将其画在纸上。
  她念初中时,语文课,藏在厚厚的书后面画螣蛇,被语文老师逮个正着。语文老师一把抓起她的画册,怒骂:“你要是能考上高中,我能用手掌心煎鱼给你吃。”
  她默默地拣回自己的画册,默默地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一,又走考艺术特长生路线,她爹再添了点钱把缺的那几分补上,进了市重点高中。
  她自三岁,爷爷教她拿起画笔,便再没放下过。小学时,她每天的课余生活就是画画,后来愈发痴迷。初中三年,她画了三年。高中三年,她画了三年。大学四年,她画了四年。她21岁大学毕业到现在又画了五年。
  她沉迷在上古神话的世界中,将脑海中那山、那云、那风、那雾、那树、那花、那草,那些山精鬼怪、神妖仙魔一笔笔勾勒出来刻画在纸上,难以自拔。
  爷爷说她画画有灵性,是天生适合走这条路的人。其实,她只是想把脑海中的世界用她手里的笔构画出来,她的神与魂皆在那个世界,人世间的一切仿佛光与影的交错。
  她爷爷画了一辈子的花鸟,如今除了偶尔倒腾些古玩,便是画些画与老友们相互交流、欣赏,再就是在家养养花鸟、在这建于明清时期的老宅里捣腾些园林景致,享受惬意悠闲的老年生活。
  她以为她可以一直住在爷爷的宅子里,潜心画她的山精鬼怪,不用为生活而烦心。
  然而,生活却给他们爷孙俩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上个月还说拉来资金能让公司股票市价翻上好几倍的温时熠先生,据说已经卷款潜逃。她和她爷爷、二姑都联系不上他,只有她大姑那有点消息,说她爸可能去了国外,至于到底在哪,不清楚。
  她对她爸生意上的事从来不过问,对于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太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她爸跑路以后,她家的前后门都让债主堵了,堵在她家门口哭,说她爸把他们的养老钱都骗走了。警察也上门来了,说他涉嫌非法集资,畏罪潜逃。
  老先生气得差点把心爱的花鸟杯砸了。
  温时熠先生跑了,作为温时熠先生的父亲温儒老先生,以及温时熠的女儿温徵羽小姐,不得不面对温时熠先生欠下的巨额债务。
  温徵羽画了二十三年的画,如今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她的画从来都是只参展、参赛,一张都舍不得卖,没有收入来源的她一直靠温儒老先生和温时熠先生养活。
  温儒先生,今年七十五岁的高龄,已经到了连亲生女儿都不敢借钱给他的年龄。
  爷孙俩面对温时熠先生欠下的巨额债务,只剩下变卖家产一途。
  房屋中介商、古懂文玩商人闻风而动,纷纷登门,来得比债主们还勤快。
  巨额债务让宅子和宅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待价而沽,甚至有温时熠先生的昔日好友给她开价。
  人世变换,莫过于此。
  进出她家的人络绎不绝,她爷爷的半生收藏,家里的明清古典家具,她的跋步床、临窗摆放的罗汉椅,她的古筝连同古筝架等等一件件被人看好、谈妥价,打包抬走。就连她爷爷养了很多年、挂在回廊下的那十几只鸟,奶奶留给她的嫁妆,都没能留下。
  陆陆续续的不到一个月时间,偌大的老宅,连盆景都没留下一盆。她家就只剩下一栋空荡荡的宅子,以及她屋子里那些以前别人重金求购都不卖、如今却一幅都卖不出去的画。
  世人都追捧名家,买画先看人,对于她这样年纪轻轻只有国家三级美术师资格证、得过一些小奖的破产小画家是不屑一顾的。
  来她家的人,除了债主就只剩下看宅子的人。
  都知道她家的情况,买宅子的人把价格压得很低,价钱一直没谈拢。
  这些日子变卖家产,她爷爷一直带着她,让她在旁边看着。
  原本家里还算有些家底,她也算有一技之长,她除了画画也没有别的爱好,更没有什么败家的恶习,原以为这些足够她丰衣足食安稳地过一生。
  如今家里一朝败落,用她爷爷的话说就是往后她得靠自己挣饭吃,免不了得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从今以后就得多学着点、多看着点。好在,她还年轻,以后长进些,未必不能给自己挣一份前程。
  上午十点多,又有一伙人来看房。
  四月,如诗如画的时节。
  蒙蒙春雨,如烟如雾如纱,滴嗒的小雨滴顺着屋瓦落下,浇打在屋檐下那一排雨滴积年累月滴出来的小水坑中,溅起一朵朵细小的水花。
  院子里的松柏盆景、花卉、雕花圆桌、石凳都被搬空了,如今只剩下两盆不值钱的竹类盆景。
  温徵羽站在屋檐下,望着这绵绵春雨、让雨水浇打得格外青脆的佛肚竹,怔忡失神。从小住到大的宅子,如今要被卖了,即使再想让自己不在意,也难免心中伤感。
  她再不舍,这宅子也得卖。
  从她记事起便在她家干活的孙姨把来看房的人迎了进来。
  她扭头望去,便见一个二三十岁的女人在一女两男的拥簇下进来。
  她扭头望去正好与那女人的视线对上。
  那女人烫着头微卷的过肩长发,一身裁剪得体的职业装严丝不苟地穿在身上,很是严谨干练的模样。
  她乍然看去,便觉这女人是来谈生意的,再一想,可不是,买她家的宅子,也确实算笔大生意了。
  那女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似乎也在打量。
  那女人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那眼神有股她说不出的幽深,似乎要把人看透,令她略微有些不舒服。
  她爷爷的声音从客堂传来,让她把人迎进去。她朝那女人略微颔首,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女人冲她轻轻笑了笑,点点头,跟在她身后进入客堂。
  客堂已经空了,只剩下一座待客的茶台。
  女人姓叶,名片上的名字是叶泠。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叶泠在递名片时似乎略微犹豫了下,然后递了张只有名字和电话的私人名片。
  叶泠的态度比起之前来她家痛宰落水狗的人要好上许多。不论她来的目的是什么、内心是什么想法,至少表露出来的不是落井下石的小人嘴脸。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温徵羽这个月见到太多。如今乍然见到个态度好的,似是诚心想买这宅子,凭添几分好感,因此她在领着叶泠看宅子时,亦添了几分诚心,希望能够谈成这笔买卖。
  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宅子,哪个地方什么时候修楫过,用的什么材料、找的哪里的工匠师傅,又有哪些地方是几百年没动过的古迹,自己最是清楚。
  一砖一瓦一屋一瓴,承载了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经历与记忆。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了她的画室前。
  她的画室是将临湖的三间屋子打通布置成的,一副写有“画堂”的牌匾挂在屋子正中间。
  叶泠问她可以进去参观吗?
  她收回思绪,点头,缓步上前,推开虚掩的画室门。
  她画的画,全在这间画室里。
  江南气候潮湿,她的画全放在定制的防潮柜中,只留下一幅《昆仑万妖图》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昆仑万妖图》,全长四米九,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妖,她画了三年的心血之作,也是她的成名作。
  画成时,她本欲为自己起名“昆仑老人”,她爷爷不允,说她:“你才多大,也敢自称老人。”她便将名字改为“昆仑小怪”。
  她在看画,旁边的叶泠也在看画。
  叶泠盯着昆仑万妖图看了许久,问她:“你的画卖吗?”
  这是近一个月来第一个问她卖不卖画的人。
  温徵羽盯着自己的画作,点头,说:“卖。”她自己的东西,最值钱的,也就这《昆仑万妖图》了。
  叶泠说:“你开个价吧。”
  温徵羽回道:“你看着给吧。”她从叶泠看这画的眼神能看出叶泠是真的打心底喜欢。
  叶泠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昆仑万妖图》,说:“二百万。”
  温徵羽愕然地扭头看向叶泠,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因有人欣赏自己的画作愿意花高价购买而微感欣喜。她实话实说道:“虽然这幅画是我的成名作,但我的名气不足以值上这个价。”
  叶泠扭头看向温徵羽,说:“我是说你这屋子里所有的画,二百万。”
  温徵羽:“……”
  叶泠说:“你这屋子里这么多画柜和画作,搬起来想必非常不方便。我是诚心想买这宅子,对你们开出的价也比较满意。我的意思是,如果您愿意按照这个价出手的话,我买下这宅子和这些画,它可以继续保持原样地留存在这里。”
  温徵羽明白了。这就是把她的画当作卖宅子的搭头!
第二章
  温徵羽没应,也没回绝,领着叶泠继续看宅子。
  她家的宅子是典型的江南园林式建筑,占地不算宽广,但胜在布局精巧,将亭台楼阁、假山回廊、水榭小湖尽揽其中。
  叶泠说想去湖边看看。
  天空仍在下着雨,淅淅沥沥的,屋檐下滴下的水滴都串成了珠帘。
  叶泠是买家,她是顾客,她是上帝,她说了算,温徵羽没有意见。
  温徵羽见叶泠的随从带有伞,便没管叶泠,信手拿起画堂门口常备的伞领着她去。
  江南的雨景,自来动人。烟笼轻纱,湖波微漾,迎着徐徐沁凉的春风,丝丝缕缕的小雨轻拂面颊。
  微冷。
  温徵羽喜欢雨景,时常品茗赏雨,偶尔兴起还会弹奏几曲。不过这不代表她喜欢在雨中漫步,雨天地滑,她家这宅子里最不缺的就是随处可见的青苔,她爷爷为了意境任由它们生长。每逢下雨潮湿天,她家园子的路面便滑得只剩下最中间那点仅容落脚的地方可以走。
  温徵羽不知道叶泠是有意还是无意。叶泠在这下雨天绕着湖边走还要与她肩并肩,她往前拉开点距离,叶泠跟上来,她落后半步,叶泠便放慢步子等着她迈步跟上,浑不在意身后的随从人员的伞遮不住她。温徵羽作为主人,出于礼节,只能把自己的伞往右边移了移,分出一半遮住叶泠。
  她的视线不经意地扫向叶泠脚下穿的高跟鞋和让雨水淋得格外湿滑的路面,很不想提醒叶泠当心地滑。
  下雨天地滑,三岁孩子都知道的常识,不用她提醒吧?温徵羽心里这样想着,便当叶泠知道地滑。如果人在她家摔了,总还是不太好,她暗暗留心。
  她不知道是她多心还是错觉,叶泠的视线似乎总是落到她身上和她手腕上,她朝叶泠看去时,叶泠的视线又落在别处。大概是她的错觉吧。她脸上没花,叶泠不至于会盯着她看。她的手上只戴着一对奶奶留给她的镯子。奶奶留给她的东西,也只剩下这对翡翠玉镯了。
  旁边的叶泠忽然脚下一滑,身子一歪便要朝湖边倒去。温徵羽眼疾手快,赶紧一把拉住叶泠。
  叶泠的反应也不慢,一手回握住她的手腕,身后的随行人员也及时扶住她,没让她摔倒在湖里。
  温徵羽说:“下雨地滑,当心点。”低头去看叶泠的脚,问:“没事吧?”
  叶泠轻轻“咝”了声,说:“好像脚扭了。”说话,又抬起头看了眼温徵羽,说:“好像不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