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妖怪谈恋爱的那些日子

APP下载 阅读记录 黄三狩
《和妖怪谈恋爱的那些日子(娱乐圈)》作者:黄三狩
文案
杜嘉言从小就能听懂兽语。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他混娱乐圈!不混动物园。
直到遇见朗俊——一个要在对手戏里上他的男演员(妖精)。
他才发觉,哇,原来金手指是用来谈恋爱的啊?!
于是,娱乐圈第一对“人(与)妖”恋诞生了!
戏精附身傲娇影帝受 VS 口不对心忠贞狼妖攻
新浪微博:@黄三狩
内容标签: 强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嘉言X朗俊 ┃ 配角:喻爽X柳明 ┃ 其它:曹修明
第1章 影帝要打架
  杜嘉言穿着GUCCI条纹西装,站在后台候场。直到导播做了个手势,他才端起职业微笑,迈着仿佛丈量过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
  巨大的聚光灯打在他身上,整个剧院掌声雷动。
  “有请上届影帝杜嘉言为我们颁发金星奖最佳女主角……”主持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他耳里,走到话筒前的杜嘉言虚压了几下手,掌声稍息,全场渐渐安静下来。
  “颁奖前,我想问大家——”杜嘉言环视会场,气定神闲地问道,“下一个大奖就是最佳男主角,大家会爱新影帝胜过我吗?如果更爱,那我就不念影后名单了。”
  场下响起一片善意的笑声,有人在下面起哄:“我们永远爱你,杜影帝!”
  杜嘉言微微一笑,镜头给了他一个大特写,他那年近三十,却依然很能打的脸上,露出一种既满足又嫌弃还有一丝窃喜的神情,让人瞬间觉得,偶尔不正经的影帝真是可爱极了。
  “好吧好吧,那只能对新影帝说声对不起了……”他无可奈何地说道,揭开了手上的信封,“获得金星奖最佳女主角提名的有,《浪漫十二月》李紫云,《傲慢的骨头》曾白,《背水一战》严一霜,以及《帝后》喻爽……”
  随着杜嘉言的念词,大屏幕上播放着那些影片的华彩片段,镜头一一扫过被念到姓名的女演员们,她们平静或紧张,每个人都在忐忑以待。
  “……而最佳女主角将去向——”杜嘉言抬头看了一眼镜头,在越来越紧密的鼓点声中喊出了那个名字,“《帝后》喻爽!”
  穿着大红色礼服长裙的喻爽喜极而泣,在掌声和音乐中走向舞台。
  “谢谢!谢谢!”拿到奖杯的喻爽似乎不能平静,她语气哽咽地说,“这个奖……对我意义非凡,我入行十二年,这是对我第一次肯定,当年……”她讲述着这一路走来的心酸,连观看直播的观众也不禁为她心疼。
  “……然而,今天还有一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喻爽吸吸鼻子,笑了起来,“有一个人,我答应过他,如果有一天我成为影后,一定会公开我们的关系,不再让他被人揣测辱骂。而这个人就是——”
  说完,她牵起了颁奖嘉宾杜嘉言的手。而杜嘉言则上前一步,吻住了喻爽。
  场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以及无数窃窃私语,观看直播的弹幕一瞬间遮天蔽日,掩盖了整个画面。
  “我擦!喻爽和杜嘉言?喻爽和杜嘉言!我在做梦吧!”
  “难怪网络上一直有人黑杜嘉言是同志,他也不反驳,原来是因为喻爽不肯公开啊!”
  “男神和女神在一起了,今夜,我失了两次恋!”
  “金星奖的收视要好看了。”
  确实是这样,在喻爽宣布恋情的一瞬间,金星奖收视率飙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点。微博热搜关键词后面,也立刻跟了一个暗红色爆字。
  今夜,娱记们注定要忙了。
  而此时此刻,颁完奖的杜嘉言却好整以暇的去了洗手间。所有人都在看颁奖典礼,这里几乎没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杜嘉言还是把隔间门一个一个推开了。
  “有病吧,老子在拉屎呢!”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杜嘉言脑海里。
  他倒是见怪不怪,四处看了下,没发现什么活物,嘟囔道:“难道天花板有老鼠?”
  不过,没等杜嘉言弄清究竟有没有老鼠,洗手间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哟,新影帝上厕所还要经纪人保驾护航啊?”杜嘉言看了来人一眼,笑眯眯道。
  曹修明眼神阴鸷地盯着他:“杜嘉言,你和喻爽故意的是不是?”
  “我们可不是故意。”在外人面前绅士的杜影帝,此刻满脸讥讽,“我们是有意!是特意!是完完全全的阴谋诡计!”他一步步走过去,盯着曹修明的眼睛,“曹修明,你生气吗?你今天费尽心思穿了华伦天奴又怎么样?拿了新晋影帝又怎么样?你看着吧,明天的新闻,你照样被我压得死死的。”
  曹修明捏紧拳头,对身后的经纪人使了个眼色。经纪人不怀好意看了杜嘉言一眼,转身把洗手间门打上了反锁。
  “杜嘉言,你太嚣张了。”曹修明扭了扭脖子,筋骨咔咔作响,“你一个卖菊花上位的,是不是松到想试试拳头的味道?”
  杜嘉言后退一步,嗤笑道:“你又想故技重施?真不知道是你是智商简单还是没有脑子。”
  “没脑子?我可不觉得。”曹修明和经纪人两面包抄,“能在洗手间揍你一次就能揍第二次,是你自己太不小心了,偏偏又要撞上我。”
  “竟然要打架!我擦,要不要现身凑个热闹?”突如其来的声音又在杜嘉言脑海里响起,他抬头看了眼天花板,觉得这里的老鼠也太唯恐天下不乱了。
  就在他稍稍走神时,曹修明和经纪人抓住机会扑了上来。
  “哧哧……哧哧……”一阵电流声响起,曹修明两人被电倒在地,浑身抽搐。杜嘉言踩了他一脚,白色的华伦天奴西装立刻留下了一个黑色脚印。
  “说了你头脑简单,这么明显的陷阱,也只有你看不出来。”把电击器放回衣兜里的杜嘉言拍了拍曹修明的脸,“上一次,你把我揍晕后,脱光衣服扔在隔间,害我那段时间丑闻百出,大家怎么说我的?当红小生夜店□□,洗手间上演裸身大战?哼,你说,我把你和你经纪人也这样处理怎么样?到时候人赃并获,而且你还是新晋影帝,热度妥妥超过我和喻爽啊。”
  浑身酥麻的曹修明瞪着他:“你……你敢……”
  “我不敢。”杜嘉言笑嘻嘻站起来,又碾了他一脚,这次,碾的是脸,“我还要留着你慢慢玩儿呢。曹修明,你一辈子也别想超过我,我会一直,一直,踩在你头上,让你不得动弹。”
  最后蹬了他一脚,杜嘉言洗洗手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曹修明和经纪人相互搀扶着爬了起来。
  “搞他!一定要搞死他!”曹修明气得咬牙切齿,手脚乱抖。
  经纪人点了点头:“一定的。不过,咱们赶紧离开这里,等会儿要是有人来……”
  曹修明神色一凛,赶紧拖着人出去了。
  洗手间再次变得空空荡荡,左手边第二间的隔间门门锁坏了,正大敞四开。马桶上的空气突然如水波一样荡漾开来,一个人影凭空出现。
  “两个影帝,啧啧啧,娱乐圈也太黑暗了。”人影摇了摇头说道。
  ……
  回程的路上,三个人在保姆车后车厢哈哈大笑。
  “然后……然后你没看见,曹修明脸都气歪了,躺在洗手间的地板上,一身尿骚味儿。”杜嘉言举着香槟酒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喻爽大笑摇头:“亏他还腆着脸,好不容易借到了华伦天奴,这下得全款赔付吧。”
  “那也没多少钱,他又不是赔不起。”杜嘉言的经纪人柳明撇了撇嘴说道。
  “诶!不能这么算。”杜嘉言眨了眨眼,“衣服坏成那样,看华伦天奴以后还理不理他,他本来想借今天搭上线的,这下全毁了。”
  “渣男,活该!”喻爽呸了一声。
  “是啊,活该。”杜嘉言叹了口气,举起酒杯,“来,咱们一起敬云姐,希望她在天之灵,看到害死她渣男有此报应,可以安心投胎。”
  “敬云姐!”三人碰了杯,将杯里的香槟一饮而尽。
  “诶,今天不能光顾着伤心了。”杜嘉言赶紧又帮大家满上,“咱们的爽爽拿了影后了,来来来,再喝一杯!”
  “再喝一杯可以。”柳明晃了晃杯子,眼尾的暗红色眼影透着一股狡猾,“不过先说好,人家爽爽兢兢业业,勤奋拍戏。你都休息快半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接新戏,再给我捧个影帝回来?”
  说到这个问题,杜嘉言往后座一躺,原地打滚:“哎呀,我不想拍戏嘛!柳吸血鬼,我都空窗快十年了,我现在只想谈恋爱。”
  “谈恋爱!”柳明提高音调,“你和谁谈恋爱?天天在家打游戏,你和鬼谈恋爱是吧?”
  “柳姐,他是想男人了。”喻爽笑道,“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我们的小言言,这都有多少年没那个了。”喻爽调戏新上任的男朋友,“现在,饥渴得不行了吧。”
  “唉,我又不敢出门,几年前鼓起勇气去gay吧,不就被曹修明摆了一道吗?”杜嘉言叹了口气,“再说约人也不保险,到时候一泄密,被人拿到我是同志的证据,怎么帮云姐报仇。曹修明,可是虎视眈眈啊。”
  柳明和喻爽相互看了一眼。
  “别说我只顾着吸血,不帮你。”柳明从包里抽出剧本,递给杜嘉言,“不是想男人吗?咯,接了这个戏,我就送男人给你。”
  “这什么?”杜嘉言瞪着封面上《教室春情》四个大字发愣,疑心经纪人给了自己一个GV剧本。
  “梁导的戏。”喻爽在一旁解释,“同志戏,冲奖的呢!”
  杜嘉言眼睛一亮:“有床戏吗?”
  “有!五处床戏!吻戏更是数不胜数!”柳明打包票。
  “搭档是谁?”杜嘉言兴奋起来了。
  “朗俊!”喻爽笑道,“是个新人,你可能不知道,但是……”
  “我知道我知道!他是内裤模特出道,我买的就是他代言的内裤!天啦,是他!”杜嘉言的酒都给晃洒了,“我签我签!柳姐,我马上签!”
  “你得先看剧本啊!”柳明好歹还有点理智。
  谁知,杜嘉言却一脸酡红地说道:“不看了,老子倒贴钱都要和朗俊拍床戏!”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好了,终于开新文了。欢迎入坑。
第2章 抢角色
  杜嘉言一大早就被吵醒了,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拉开窗帘吼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阳光穿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温柔的撒在他身上。庭院中,定期有人打理的草皮上,一只大金毛正对布偶猫穷追不舍。
  “主人!主人醒了!”金毛立刻丢掉追逐目标,像枚炮弹似的冲过来,嘭的一声,撞在了玻璃上。
  杜嘉言呲牙咧嘴,替金毛疼得慌。
  远处的布偶猫见状踢踏踢踏晃悠过来,喵呜一声:“铲屎的,猫砂要清理了知道吗?”
  杜嘉言扶额,有些头疼。
  布偶猫二宝,明明身体没问题,但拉的屎奇臭无比,每次清理猫砂简直就是对鼻子的凌迟处死。
  “主人,摸我摸我,快摸我!”晕乎两秒就满血复活的金毛躺倒在地,露出肚皮,风骚地扭来扭去,嘴上呜呜叫唤。
  二宝给了他肚皮一爪子,喵道:“真他妈丢脸,对两脚奴这么谄媚!”
  金毛翻身一滚,跳起来朝布偶猫扑去,两个人又在宽敞的庭院里你追我赶起来。阳光正好,家里人又这么有活力,杜嘉言只好伸个懒腰,认命起床。
  吃了一碟生菜沙拉当早餐,杜嘉言拿着剧本到院子里晒太阳。
  看剧本前,他看了会儿手机,满意的发现,曹修明拿影帝的新闻,果然被自己和喻爽挤得边边角都不剩了。大部分新闻标题都是——
  “金星奖公布恋情,影后喻爽事业爱情两得意”
  “最佳着装,喻爽杜嘉言双双获赞”
  “金童玉女在一起了,盘点爽言情路历程”
  “杜嘉言同志传闻不攻自破,影后喻爽为其抱不平”
  在这些新闻的围攻下,曹修明简直就是金星奖有史以来最没存在感的影帝。心情一好,杜嘉言速度飞快,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把剧本通读了一遍。
  故事主题很简单。大学刚毕业的男老师和高中体育生,学校,青春,以及禁忌和性吸引。这部戏考验的,是导演的拍摄手法,和演员的演技,能不能把故事讲到观众心里。之前在国际上大放异彩的《卡罗尔》以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都是属于故事情节薄弱,演员赋予角色魅力,角色又赋予影片魅力的存在。杜嘉言考虑了一下,这部戏确实很有发挥余地,柳明给他这个剧本,不是无的放矢。只不过——
  “说好的床戏呢?”杜嘉言愤愤不平打电话过去,“根本没床戏!他妈的,连吻戏都只有一处!”
  “那你是不肯接咯?”柳明明显吃定了他,假模假样说反话,“既然这样,我帮你推了吧。”
  想到那副挂在卧室里的海报,朗俊那蜜色的肌肤、流畅的肌肉线条、还有充满野性和征服欲的眼神。杜嘉言嘤咛一声,吃不到肉,喝口汤也好啊。他恶狠狠回道:“谁说我不接!马上给我谈合约去。”
  “好好好,遵命。”柳明笑嘻嘻挂了电话。
  “元宝!”心情恶劣的杜嘉言大吼一声。
  摊平在屋檐下晒太阳的金毛立刻奔跑过来,热情地扑到主人身上。
  杜嘉言放肆揉元宝的脸,让他的脑袋摇得像个风火轮似的:“为什么没床戏?为什么没床戏?编剧到底懂不懂!这年头没肉吃,谁看同志片!谁看?”
  “肉?肉!”元宝听到这个字,口水都被揉出来了。
  “咦!”杜嘉言赶紧嫌弃地把金毛推开。
  “贱狗。”跑到屋顶晒太阳的二宝远远看了两人一眼,不屑地轻哼,摇摇尾巴,翻了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