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的影帝夫人

元帅的影帝夫人[星际]
作者:废柴薄荷软糖
文案
身为仙界领袖的清虚上仙萧梧桐穿越到了未来世界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总算还有个熟悉的东西,符箓
什么?符箓只能刻在能量核上?
萧梧桐撸起了袖子
让开让开!你们这些外行人!
穿越之后
萧梧桐稀里糊涂绑定了一个系统
系统:“宿主你冷静点!咱们这是在做节目!”
萧梧桐挥手炸死一片虫族:“你刚刚说什么?”
系统垂死挣扎:“您绑定的是影帝养成系统,不是战神称霸系统啊!”
系统:“宿主,您和元帅的基因匹配度是99%!”
萧梧桐:“卧槽我不要嫁男人,赶紧把我的资料屏蔽掉!”
等等,电视里那个和他家师兄一模一样的人是谁?!
萧梧桐:“现在把结果换回来还来得及吗?”
系统:“呵呵。”
☆ 废柴的温馨提示 ☆
本文1V1,主受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打脸 系统 爽文
主角:萧梧桐 ┃ 配角:齐琛萧其树萧其旻 ┃ 其它:星际、娱乐圈、机甲、修仙、虫族
作品简评:
岚沧大陆修真者的领袖萧梧桐飞升到了一个以符箓为能源的未来世界,没想到一向信奉低调做人的他竟稀里糊涂与影帝养成系统签订了契约。作为影帝养成系统,它的天职就是把宿主培养成聚光灯下的万人迷,万万没想到他家宿主拒绝任何“抛头露面”的行为。然而在某一天,联盟最年轻的元帅将把自己的基因信息放进基因匹配系统后,平静生活就此改变。杀虫族,唱战歌,斗恶人,战星盗,拍电影,系统这才发现,他家宿主似乎不是那么简单。本文情节紧凑连贯,时有幽默之语,情节发展一环扣一环,主角与师兄之间真挚的感情,在人在阅读紧张的情节发展之余,不由得会心一笑。积极向上,值得一看!
=====================

第1章 被赶走惹
  苍霜星,萧家。
  环绕着古老宅邸的大片树林里,小小的木屋藏匿其中,有三两个穿着暗色的衣服的人偶尔从木屋中走出,环视着四方,又快速的回到那木屋之中,他们正警惕着四周,也在等待着什么到来。
  “叩叩叩”
  敲门声不多不少,正三下。这熟悉的频率令屋内的人兴奋起来,其中最年轻的那个少年当先冲到门前。
  门外站着一个人,一袭宽大的白色斗篷将他全身遮得严严实实,戴着一双黑色的手套,唯一暴露在空气中的只有小半个瓷白如玉的下巴,可这样鬼祟的打扮,放在这人身上却只有世外高人神秘莫测的气质。
  少年脸上的严肃冰冷如遇到阳光的冰雪尽皆消融,狂热霎时间占满所有区域,他拉开大门,拼命压低声音,仍按捺不住因激动而颤抖的嗓音:“凤先生!”
  “嗯。”
  凤先生微微点头,抬脚朝屋中走去。
  “凤先生来了!”
  这三个字如同开关,安静的房间骤然喧闹起来。
  兴奋的低语在这小木屋中响起,数道狂热的目光凝聚在凤先生身上,跟随着他前进。
  木屋不大,正中另有一个更小的隔间,占了半数空间,凤先生走过去,小木屋的门便顺势打开,露出其内乾坤被精心装点的录音室。
  人们跟着凤先生走入隔间,他们兴奋的压低自己的声音,换上一身黑白的衣服,以面具遮住脸孔,当凤先生站在最中央那话筒之前时,所有人已然拿起乐器或设备,等待好了。
  “嗒嗒”
  凤先生抬起手,带着纯黑色手套的手指轻轻敲了敲话筒,轻微的声音如水波般在空气中回荡,随着那波澜所到之处,木柜中的景象竟转瞬成了崇山峻岭,缥缈雾气萦绕于身边,凛冽寒风刮着人的面孔。
  “嗒嗒”
  无形的讯号从木屋传向宇宙,嗒嗒两声,仿佛代表着某个信号,在那广阔而无边际的宇宙中,有数不清的人类接受到这信号,而后亟不可待的进入到某个直播间。
  在这个直播间里只会出现一个人,那就是凤先生。
  凤先生是谁?
  如果叫全宇宙的人选出世界上唱歌最好听的人,那一定是凤先生。若是叫人选出这世上最好听的歌,也一定选不出。因为凤先生的每首歌都是最好听的。
  萧梧桐敲着话筒,斗篷下的眼睛愉悦的弯了起来:“唱什么好呢?”
  他没有问这房间中的任何人,却是在问那从童年时便在识海扎根住下的系统。
  准确的说,那应当不算是童年,毕竟对于萧梧桐而言,从这世界诞生的第一刻,他便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他是岚沧大陆的修真者,是由数百万、数千万修仙者推选出的领袖,他曾带领修仙者痛击入侵的魔修,几乎以一己之力结束持续百年之久的仙魔大战的清虚上人,是整个岚沧大陆兆亿年历史中,仍然屈指可数的天才。
  但这个天才,却在飞升之时,跑错了地方,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拥有了一具全新的身体,并绑定了一个呱噪的系统。他不喜欢将自己袒露在人前,如果可以,萧梧桐更想躲在片偏僻星球,安安静静的过完自己的一生,然而这个自称影帝养成系统的家伙着实太过恼人,整日里喋喋不休,为了满足它的要求,凤先生这个传奇人物应运而生。
  这是一个拥有数亿粉丝,影响力遍布全宇宙,被称为世界奇迹,却从来不会露出真面目的传奇存在。
  “随意你唱什么,反正都有人听。”系统百无聊赖道。
  凤先生是世上著名的歌手,因而他唱些什么都有无数的人来捧场,但正因如此,萧梧桐才格外谨慎的经营这个名号,不然坏了这个形象,要拿什么应付系统。
  如此想来,萧梧桐心中已有定数,兜帽之下樱色的薄唇微微开启。
  此时直播间的人数,已经到了令任何歌星瞠目结舌的地步,并且正以堪称奇迹的速度继续攀升。因为凤先生从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也不办演唱会,想听他唱歌,除了在网上听录制好的歌曲,就只有通过这个直播间。
  没人知道直播的地点,直播从何时开始,到何时结束,凤先生的一切都被谨慎的藏在兜帽之下,唯一能够知晓的,只是每次直播开始之时,他会先敲两下话筒。
  “嗒嗒”声是直播开始的唯一标志。
  直播间的人流量在顷刻之间飙升,萧梧桐已经开始唱歌。
  似是水滴落在青石之上,环佩叮叮当当发出脆响,有仙人自九天之外,乘着白鹤,伴着云雾,步入凡间。那是难以言喻的美妙歌声。耳中似乎已听不到乐器之音,听不清歌词如何,只记得有清风拂面,叫人如痴如醉。
  他安静的唱着,声音传入话筒之中,而后那看似平凡的话筒之上浮现出细密而富有韵味的纹路,混杂着修仙者中正平和灵力的声音借由着话筒的引导,通过那无形漫长的信号,传向遥远而无垠的宇宙。
  “难得你专注事业。”系统却并未被这歌声迷惑,它恨铁不成钢道,“竟然还是为了退婚!”
  樱色薄唇扬起笑容来,萧梧桐在识海中的声音起伏不定:“一没父母,二没师兄,你叫我听一个机械的命令去结婚?”
  他唇角仍在甜美的笑着,兜帽下的瞳孔却顷刻间露出几分血色。
  “妄想!”
  切莫要说没有父母师兄在身侧,就单说那成婚的对象,便不是堂堂清虚上人能忍受的。
  齐琛元帅,联盟最年轻的元帅,家世显赫,能力突出,相貌出众,前途无量,是目前最受欢迎的结婚人选。
  性别为男。
  按照常理,这样的人是不会通过基因匹配来决定自己的结婚对象的,但现实就是齐琛元帅前天正式提交了婚姻匹配申请,而比中央光脑运算速度快上兆亿倍的系统在对方申请递交的下一刻,便兴高采烈的告诉萧梧桐他与元帅的基因匹配度高达99%。
  史无前例的匹配度!
  萧梧桐就是即将出炉的元帅夫人!
  萧梧桐不想和男人结婚,也幸好系统提早告诉他结果,让他得以补救。
  歌曲已近尾声,话筒上精美的纹路仿佛被琼浆玉露浸润过一般,越发莹润,但就在此时,那歌声却戛然而止。
  “恭喜宿主,人气值达到五千万!”
  “‘自力更生’任务已完成!奖励发放中!”
  “基因匹配结果已修改!”
  好了。
  兜帽之下,萧梧桐的眼睛血色缓缓褪去,纯然的笑意团团簇簇占据了所有位置。
  凤先生的歌声戛然而止,修长的手指从话筒上放了下来,清冷的声音伴随着不知多少人的叹息响起:“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
  直播画面戛然而止,紧接着,四周的奇异景象霎时间收束,木屋再度成为木屋。萧梧桐没有理会周围狂热的人,只疾步走出木屋,那精美的话筒在他离开的下一刻便化为灰烬,而被搭建起来的精致木屋,也被回过神来的粉丝快速的拆解,过不了多时,这里便如同树林中任何一处一般,不会出现丝毫多余的踪迹。
  哼着荒腔走调的歌,萧梧桐在树林顶部快速前进着,到了无人之处,便迅速脱下斗篷和手套,让自己处于阳光之中。
  半长的乌发披散在肩头,棕色的瞳孔温润如同蜂蜜,乍一看恍若有阳光的碎片散落其中,少年青涩和稚嫩的面孔下,藏着半分晦涩的情绪,他伸手将长发束在,笑眯眯的吐出一口气:“算算时间,等我回去的时候,婚姻匹配结果就已经出来了吧。”
  “可惜,要是晚上一秒钟,大概现在新出炉的元帅未婚夫就该是你了。”系统郁郁道。
  “回去吧。”萧梧桐无视了系统的抗议,开始树林的中央的萧家古宅赶去,“唱了一早上的歌,我需要补充能量。”
  他乐滋滋的想着即将到来一顿丰盛的午餐,可当他就要走进古宅之前,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了。
  “抱歉,小少爷,您不能进去。”守卫尴尬却坚定的说道。
  “可是,”萧梧桐皱起眉头,露出孩子般委屈的神情,“我现在想要吃饭。”就肉体年龄而言,他不过刚刚成年,的确还算个孩子,而他的身份,也称得上一声少爷。毕竟,他也是苍霜星萧家主家的成员。
  萧家本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他们的产业遍布联盟所有三级以上的星球,处于一级星球苍霜星的萧家分家是数个分家中最强盛的一个,即便没有本家的强大影响力,却也是这颗星球上当之无愧的霸主,而萧梧桐名义上正是隶属于苍霜星萧家某个分家的最后继承人,但比起其他分家子弟,他更接近萧家中心。因为他的父亲正是当代家主的亲生哥哥,正统的家族继承人,只是在继承家族之前便因意外而死亡,这才有现在的萧家家主。
  因为这层关系,两代家主对他都抱有一种补偿心理,萧梧桐又没有篡位的心思,他在萧家的生活相当自在,可以说萧家的这一辈中正经的家族继承人都没有他受宠。因而此时被拦在大门外,就显得相当诡异了。
  守卫显然有些动摇,他会拦住萧梧桐只是因为刚刚收到的命令,可不敢真的得罪这位小少爷:“小少爷,您到底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这次家主难得强硬的不让您进门。”
  萧梧桐抿着唇,苦恼又天真:“但我只是在树林里散步,什么都没做啊。”
  他苦恼的样子叫守卫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慈爱,强撑出来的严肃消失的一干二净:“那小少爷你偷偷进去,找家主道个歉,我呢,就装作没看见,好不好。”
  “这样可以吗!”萧梧桐的眼睛亮了起来,跃跃欲试的便想往大门里走。
  “当然不可以。”讥讽夹杂着炫耀的声音从大门旁的小亭子背后转出,一个少年走了出来,十六七岁的模样,金发碧眼,面容俊秀,竟与萧梧桐有些许相似。
  萧梧桐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唇角的笑意拉大,有那么一瞬,竟似拉到耳根。
  可再看,又不过是最普通的笑意。
  “哎——”他拖长了声音,明明是最普通的语调,却莫名令人背后发凉,“是其树哥哥啊~”
  他轻笑着,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蛇,藏匿于草丛中,阴冷的盯着路过的行人。
  “其树哥哥,早上好啊~”
第2章 被驱逐惹
  萧其树站在萧梧桐面前。
  他堪称俊秀的面容顿时被衬托的平凡无奇,金黄色的头发成了干枯的稻草,碧绿的眼眸像是劣质的玻璃珠,简直如同珍品与劣品的对比。
  萧其树看着少年甜美的笑,却莫名一抖,心头徒然生出畏惧来,可在他的身旁,那守卫却浑然不觉任何异常,只用纵容的目光看着少年。
  又是这样!
  萧其树心头升起暴虐。
  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向着萧梧桐说话!他才是萧家真正的少爷!
  这股怨气迅速的驱散了心中寒意,萧其树冷声道:“萧梧桐,你是真傻假傻!说了你被逐出萧家了,还不死心!?”
  萧梧桐对于他话语中的恶意毫无所觉,森然冷意如泡影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他双手在胸前合十,软着声音拜托道,“其树哥哥,不知道叔叔在生我什么气,你让我进去解释一下好不好?”
  萧其树冷笑,他眼睛里盛满了浓重的恶意,“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被萧家除名了,命令就是父亲下的!别说见父亲,就算是踏进萧家一步也不成!”
  萧梧桐歪歪头,他的笑意甜蜜而灿烂,从善如流道:“哎呀,如果叔叔真的下了决定,那就没有办法了呢。”他看向守卫,“多谢叔叔的帮忙,梧桐现在就走啦!”
  言罢便转过身,双手背在背后,蹦蹦跳跳的便要往外走,比起被赶出家门的孩子,更像是要去郊游似的,格外轻松。
  萧其树只气的胸肺发疼,他可是特地来看这人的悲惨模样,哪想到到现在这般田地,萧梧桐竟然还是这无忧无路的孩子作风,气恼之下直接叫住了人,想要再羞辱一番:“萧梧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被赶出萧家了!像你这样的废物,离开萧家就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