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修

APP下载 阅读记录 古玉闻香
《魂修》
作者:古玉闻香
  文案:
  魂修杀人无数,害得人间冤魂遍生,灵气低迷,导致修仙界无法修炼。因此各大门派立下仙律:魂修者杀无赦!
  好巧不巧,关灵道无意间得到一本失传的魂修术《洛魂真诀》。
  现在该怎么办?!
  他天生灵根俱损,魂修倒是个好出路,可他身边就是专杀魂修的上清宫三宫主,他在这个人的眼皮子底下修炼,是不是找死?
  受:我喜欢你,跟我上床吧。
  攻:改邪归正,跟我回家,再说别的。
  属性:
  专会收拾受的攻
  专会惹攻生气的受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主角:关影(关灵道),计青岩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
=================
第1章 主线剧情——入山(一)
  云冢不见秋,三山水倒流。
  红尘心已断,仙缘何处求?
  这首无题之诗,说的是南朝一处仙山灵地所在。
  这地方当地人叫做云冢三山,隐没在南朝东南角落,每年春夏冬三季,临近的人能远远看到数座山峰,前后遮挡看不清楚,最为显眼的只有三座,因此俗称作三山。到了秋季之时,遍山云雾缭绕,方圆数百里的云都不知为何被吸了过来。放眼望去,别处倒是长空如洗,分外干净,因此这地方又叫做秋云冢,秋天里,云的坟墓。
  云冢三山虽地处偏远,附近却有成片的城镇村庄,算来已经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只是古往今来,这附近的居民却没人能进入三山之内。三山脚下有树林几十里,外围一道深不见底的落河,山上据说有个上清宫,住着不少修炼中的仙人。正是这条落河,把三山与世隔绝开来,不让凡人随便闯入。
  落河宽约十七八丈,河口立了一座石碑,上写着\"上清十二峰\"。落河里没有鱼没有虾,水里什么东西也浮不起来,掉进去就会沉落下去。镇民村民们雄心壮志,会游水的也试过了,会造船的也试过了,无人不想试图过河,但要不是腰上拴了一根绳子,被人从水里拉上来,只怕早已经没了命。河面宽广,连带了钩子的绳索也扔不过去,因此至今还没人能到河对面。
  久而久之,附近有传说流传下来,有仙缘者方能进入三山,上清只收有缘人。无仙缘者不得入内,即便是红尘看破,也仙缘难求。
  今年,正是南朝三百二十六载,上清宫九百一十三载。
  这天五月刚至,夏风带着些许的温热吹过了三山脚下最近的村落,东华村。
  暑气渐盛,溪里浸着春末的落红,水里姹紫嫣红。这附近生长了一种樱花,到了春末便遮天盖地花瓣飞舞,落樱遍地,村子附近的溪流没有不是粉色的。只不过景象虽美,却也给人添麻烦,村民们连喝水都要把花瓣捧着捡出来,洗衣服更是不方便。
  东华村村头站着两个孩子,高的约有十岁,模样看起来比个头要老成,声音刚脱稚气,正在跟个子矮点的说话:“今天带你去捞食,知道么?村里这么多孩子想去,我就只挑中了你。”
  个子矮的大约只有七八岁,体格有点瘦,手里攥着个小藤人点头。
  这两个孩子都是东华村的村民,高的名叫山根,是这村子里的孩子王,平时带着一群小弟调皮捣蛋不干正事。因早上不帮忙生火做饭,山根被娘亲赶着抽了好几藤条,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瘦弱的叫怀心,年纪小又爱哭,身子骨不结实,平时只能跟着其他孩子的屁股后面跑。
  今天山根的左右护法都被娘亲摁在家里干活,一时间找不着人,正巧看到怀心坐在家门口编箩筐,便拉他起来,说要带他去捞食。
  捞食是东华村的村民发明的捕猎方法。因为落河不能浮物,村民们便在岸边筑了个土堤,防止人不慎掉落。久而久之,这土堤被山猪拱烂了一截,时常有小动物跑来这里喝水,却容易脚滑落下去溺死,村民们于是在这里拴了网,专兜住掉落下去的动物。落河的水说也奇怪,尸体在里面不轻易腐烂,因此村民们平时不用管,打柴时顺便把掉落在网里的野物拉出来,俗称捞食。
  这地方有些危险,村里的小孩子平常不准去玩耍,山根胆子大,偷偷带着几个小喽啰去捞了几次,回来在村里孩子中吹嘘。怀心平时只有听着羡慕的份,今天竟然也能跟着去捞食,自然是高兴不已,丢下箩筐就跟着跑了出来。
  山根在前面带路:“走吧,等下天黑给人发现就不好了。你到时候听我的话,别给我坏事。”
  怀心个头小走不快,在他后面紧紧跟着,向着云冢三山的密林里跑了大约四五里路。不多时到了树林尽头,地面越来越开阔,一条青黑宽广的河流从东边高处下来,河水拍打着河岸上的石头,水势和缓,倒也并不湍急汹涌。
  怀心从没来过这里,问道:“这就是落河?”
  “对。” 山根指着那河流,略带得意地扬起下巴,“现在所有的河面上都有落樱,都是粉色的,只有落河水上什么都没有。”
  “落河为什么不能浮东西?”
  “不知道。”
  远处高山巍峨,云轻雾漫,近处落樱遍地,景色秀美。山根无心看这周围的景致,带着怀心来到落河边,说道:“石头滑,小心点,掉下去我不管。”
  说着他蹲下来,从水中捞起一根粗长的麻绳,拉了拉喜道:“好沉!网里怕是有东西。”
  怀心怕把鞋子弄湿,脱了扔在一边:“现在该怎么办?”
  山根说道:“去这网的另外一边把麻绳找出来,我喊一二三,你就拼命往上拉。”
  怀心赶紧跑去另外一头等着,随手舀起河里的水,透明清澈,无色无味,也不觉得特别沉,与平常的水并无不同。他又试着拉了拉手中的麻绳,感觉这水也并无拉人坠入之感,与村边的小溪没什么不一样。
  山根在那头喊着:“一、二、三,拉!”
  怀心憋红了脸,使出吃奶的劲往上拽。
  这网里平常只是有些兔子山鹿之类,今天却是尤其沉重,这两个孩子的力气加起来也不够使,怎么拉也拉不上来。怀心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底气不足地说:“我平常去井里打水也提不动,还好井上面有个轱辘,要是这里也有个轱辘就好了。”
  山根不服气地说:“你过来这边,我们先拉这一头。”
  怀心爬起来走到山根身旁,山根在前,怀山在后,狠拉硬拽地把那麻绳往后拖。水里的网勉强被他们拉出来一半,怀心两条手臂酸痛虚脱,但里面什么小动物也没有,却出现一双穿了黑色靴子的脚。
  “是人!” 怀心从没见过人的尸体,忍不住一哆嗦,当下慌张大叫,“怎么办?”
  山根也没料到网里竟然是个人,一时间也有些慌,在小弟面前又不能乱了阵脚,思忖片刻才沉着地说:“先把他捞出来,说不定没死呢。”
  两人心里都有些七上八下,把这端拉起来的麻绳勾在石头上,又跑去另外一头拉。过了不久,网里的人逐渐从水面上出现,一身黑色的衣服,头发散乱,身上落樱遍布,一动不动地闭着眼。
  山根和怀山使尽力气把他拖到岸上,这男子看起来十八九岁,桃花眼,眉脊清晰,长得很不错,只不过身体各处都受了伤,血水从衣服里渗出来,不多时便染红了岸上的石头。
  怀心看着他,心中发怵:“山根哥哥,这个人究竟是死了还是没死?我、我怎么觉得他在笑?”
  这男子的嘴角确是微微勾着,不像是没有知觉,反而有点若有似无的揶揄。山根踌躇着不敢轻举妄动,怀心又道:“如果没死,他身体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还笑得出来?”
  山根跪下来,壮着胆子拍了拍年轻男子的脸。男子一点动静也没有,头像是断了似的歪向一边。山根笃定地说道:“这个人想必是中了笑泉散,那是一种毒药,人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意,好像含笑九泉的感觉。”
  怀心听得一愣一愣的:“山根哥哥真是见多识广。”
  山根在男子身上摸起来:“找找看有没有稀奇的东西。”
  怀心看着男子的表情,总觉得他还没死似的,有些害怕地说:“不经同意就在他身上找东西,是不是有点不恭敬?”
  山根的手一停,又说:“人死了要去地府的,哪能随便留在人间?”
  说着他的手摸到他的前胸,不小心重重一按,本来一动不动的男子突然间一声闷哼,口中吐出水来。山根吓了一跳,怀心更是惊吓得跳起来:“活了!又活了!”
第2章 主线剧情——入山(二)
  男子滴着水,似鬼一般缓慢地坐起来,摸了摸自己冒血的脖子。怀心早已经躲到山根的身后,浑身打着哆嗦,山根也被他吓得额头冒汗,抄起一根树枝指着他:“你你你到底是死是活?”
  男子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落樱,把脸前的树枝拨开了,一开口,活像是水鬼似的:“我在哪儿?”
  “你、你掉进了落河。” 山根见他还在不断地流血,心想常人怎么可能流这么多血都不死,这人必定是个鬼无疑,一时间脚软,竟然站不起来,“你别伤我们,我们就是把你的尸体捞了出来。”
  “落河?这里是云冢?”
  怀心发抖指向远方:“你后面、后面就是云冢三山。”
  男子转头看了那云雾缭绕的山峰一眼,不禁哑然,低着头若有所思:“想不到竟然真的到了上清十二峰,师父说的果然不错。”
  这人浑身流血,看起来似乎不应该活着,却不知是不是因为表情的关系,一点没有传说中厉鬼的阴森。山根听不清他自语了什么,小心拉着怀心后退几步:“你、你究竟死没死?”
  男子抬头看着他们,笑了笑:“该是死了吧。”
  说着,他把手探进怀里,身体僵硬地站立起来。山根和怀心听他自己承认是个鬼,又见他直起身来,慌张地叫着转头就跑。跑了没几步,男子不知怎的转瞬出现在他们面前,山根和怀心吓得不轻,又都是小孩心性,不知该怎么办,只是抱在一起恐惧地哭叫:“别杀我们!”
  男子把一块古朴的木牌放在山根发抖的手中,笑着说:“跑什么?我长得很丑么?”
  怀心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不丑!不丑!”
  男子笑着说道:“我叫关影,今天欠你们一次情。将来你们只要拿出这块木牌,我便答应你们一件事,知道么?”
  山根和怀心现在只想逃命,拼命地点着头:“知道!知道!” 两人怕得站不住,不等他说话便慌里慌张地收下木牌跑了,男子见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长得这么好看,还怕。”
  抬头望天,已是接近正午。长空如洗,身边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今天是五月初二,总算又躲过了一劫。
  关影自腰间取出一片手指长的绿叶含住,把身上的落樱一扫,随意躺在地上等伤势好转。想起师父刚死不久,心里多少生出些不舍怅然,但转念一想,师父活了那么大的岁数,死时没有遗憾,又有自己在身边送终,勉强也算是个喜葬,便也释怀了。
  不多时身体逐渐止血,口中叼的绿叶也变成了白色,关影把叶子吐了,望着那远处的山峰,心道:师父临死前说上清宫是让人避难之处,我可以投奔它寻求庇护,说不定还能顺便解决自己的问题。不想我昨夜歪打误撞,竟然真的来到上清十二峰脚下。只不过听说这里只收有缘人,旁人根本进不去,就是不清楚我与它有没有缘了。也罢,反正没有别的去处,姑且试试吧。
  这么想着,关影飞身一跃过了落河,急急地朝着连绵不断的山峰而去。
  这落河本就是阻隔凡人的,稍微有些修为的都能飞跃而过,真正困难的却是这落河之后的山林。大多数门派的灵地都设有防御之阵,外人不自量力闯入时不但不得而入,甚至可能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就是不清楚这上清宫周围是怎样的阵法。
  飞快地行了十数里,没有遇到什么防御的阵法,方向却是有些奇怪。关影明明是朝着山峰而去的,一直前行,却不知怎的看起来越来越远。他跑了一整天,傍晚忽觉前方的景色有些熟悉,抬头一看,前面一道青黑色的河流,旁边立了石碑一座,被夕阳的余晖斜照得边缘泛红,上写着“上清十二峰”。
  关影停住脚步,凝眉。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又回到了落河之外。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他找了这许久的阵法都找不到,只因他早已在阵法里面了。
  由此看来,这落河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不但只是阻隔凡人,或许正是上清十二峰阵法的边缘。
  关影又过河飞驰了几次,翌日清晨才放弃了。果不其然,每次都无功而返,不知不觉地回到落河之外的石碑处。
  这阵法倒也平和,不杀人不见血,却就是不让人靠近。上清宫本就地处南朝偏远之地,在修仙界的传闻向来少,外人只知道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极少跟外面打交道,也不管其他门派的事。各大门派大都在临近城镇里大都设有接引通报的地方,上清宫却不是如此,通报无门,也从不曾开山招收弟子。因此这传说中的只收有缘人,半点也不假。
  关影辛苦了一整夜,这时候早就累了,找了棵大树倒地就睡。不知过了多久倏然睁开双目,身边传来潺潺流水的声音。
  关影的脊梁骨发冷,悄然无声地半坐起来,面前不到三尺之处,盘了一条手臂粗细的青蛇,静若处子,正向着他不声不响地吐信子。蛇身虽然是青色,蛇尾的肤质和颜色与其他地方不同,有些泛黄,拖曳在地上时,会发出宛如流水般的声音。
  这条蛇七寸上套了个小环,黑色有纹,质地坚硬,不像是凡间之物。关影见这蛇不是普通兽类,且不凶也不咬,心中不禁有了数。修仙界向来不许妖兽在凡间作祟,为祸害人的全都要杀了,剩下的要么躲在山洞里百年如一日地修炼,要么成为道修的灵宠。这条蛇身上既然有环,想必正是上清宫驯养的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