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图.咆哮

APP下载 阅读记录 neleta
  
《魂图.咆哮》作者:neleta
  
文案:
  与奥卡斯订婚之后,
  夏奇随奥卡斯一起外出历练;
  不管是夏奇还是奥卡斯,
  都做好了这一路上不会平静的准备;
  可两人怎么都不会想到,
  这一路的不平静竟然是如此的不平。
  认识夏奇以来,
  奥卡斯的心脏就一次次地接受着挑战,而这一次的挑战,
  他还能沉着应对吗?
第一章
  这个世界很奇幻。有血脉中有野兽的人类,有天生是强战士的魔族,还有能呼风唤雨、打雷闪电的异兽。这三个种族,人族精明、魔族好战、异兽凶残,经常是打得你死我活,我死他说,最终导致了一场毁灭三界的「毁灭之战」,三界的王者与高能力者尽数损落。大伤元气的三族从此之后偃旗息鼓,在各自的领地休养生息。逐渐的,人族与魔族随着双方交流的日益频繁,逐渐发展至友好的地位。
  人魔两族的学生每年会举行一场学院件的切磋比试,两族的成人每年也有一场互相交流的武斗大赛。一开始,这是人类想出的消磨魔族好战天性的方法,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人魔两族每年的盛事。魔族的环境阴寒,不适合人族,所以每年的这两场盛事都在人族举行。人类靠这两场盛事赚大批的魔族物资,魔族则在这两场盛事中发泄他们旺盛的经历,特别是每年年中举行的武斗大赛,双方可谓是皆大欢喜。
  故事主人公夏奇,原本是地球上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擅长画画,被誉为「灵魂插画师」。结果在他二十三岁那年,他被老天爷魂抓到了这个奇幻的世界,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超级变态的世界。
  他被抓来的时候也叫夏奇,只有七岁,模样与他儿时可谓是一模一样。可是黑发黑眼的他到了这里不仅是一个可怜的小孤儿,还是一个地位地下的平民。更可怜的是,他的魂兽还是一只只会发呆的白猫。
  人类的血脉中都有一种被称为「魂兽之力」的神秘力量,觉醒之后,就能从身体里召唤出一只精神体的野兽一起战斗,这种野兽称之为「魂兽」,而与魂兽结合产生的综合实力,就是最为人类社会津津乐道的「魂武之力」。
  夏奇的魂兽是只猫,魂兽弱得令人同情,他本身的身体条件也特别的差,基本上没有什么魂武之力。而魂武之力达到一定程度的人,被称为「魂武士」。魂武士在人类社会具有较高的地位,无法走这条路的夏奇咬咬牙,努力学习药剂,期待能靠着药剂这门手艺混口饭吃。如果能成为高级或是大师级的药剂师,他就算熬出了头。
  不过对夏奇来说,理想是艰难的,现实却十分的意外。使出了吃奶的劲终于考上了特拉明哥帝国学院的夏奇,进入帝国才三个月就退学了。不仅退学了,他还把自己「嫁」了,老公还是人类帝国——欧帕帝国下任国王的不二人选、三王子奥卡斯殿下。一想起来,夏奇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难道说,他那么努力、那么拼命地考上帝国学院,为的就是与奥卡斯学长见面?
  不!就算是也绝对不能说出来!
  夏奇在众多「这家伙简直是走了狗屎运」的羡慕嫉妒恨和恨不得把他灭成渣渣的眼刀下,成为了三殿下奥卡斯的准伴侣,两人在国王、王后和朋友的祝福下,在王室各成员,甚至是帝国许多重量级大人物的见证下订了婚,奥卡斯甚至还与他结成了最神圣的伴侣印记,表明了对他的感情与重视。
  夏奇每次想起来就觉得自己在做梦,殊不知,奥卡斯却觉得是他走运才能遇到夏奇。
  夏奇不仅可以画出具有神奇效果的设计图,还可以修补魂纹。他的存在对帝国未来的命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凡是知道内情的人都异常庆幸奥卡斯先下手为强,没让夏奇被别人抢走。只不过不知道内情的人就忍不住咬牙了,那个平民小子凭什么得到奥卡斯殿下的专宠!
  专宠?或许是吧。
  达到辰级的奥卡斯必须外出历练了。不放心夏奇一个人在帝都的他替夏奇办理了退学手续,他要带着夏奇一起去历练。在历练之前,奥卡斯给了夏奇一个让他能安心的身份,然后告别亲人与朋友,踏上了属于他们两人的历练之路。
  主城克拉盖克的街道异常的热闹,人头攒动中,有属于平民的暗色头发,也有属于贵族的艳丽头发,还有来自于魔族的高大身影。虽然人魔两族现在的关系处于友好状态,不过在人类的主城里见到这么多的魔族还是非常少见的。原因无他,今年人魔两族的武斗大赛地点就选在克拉盖克,人魔两族参赛的、观战的人们纷纷涌向克拉盖克。以至于克拉盖克的旅馆现在是一床难求,全都爆满。很多订不到床位的人们干脆就在比赛的竞技场边上搭起了帐篷,或者打起了地铺。
  拥挤的人群中,一位身材挺拔的黑发男子紧紧搂着身边个头娇小、同样头发黑色的男孩子肩膀,不让路过的人们挤到他,更要防止他被那些眼睛长在头顶的贵族手里的拐杖伤到。娇小的男孩子也是紧贴身边的人,人潮汹涌,两人很容易被人流冲散,虽说有身份环可以联络到对方,但被冲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最好不要。
  好不容易走出了最拥挤的一条主街道,高个男子带着娇小男孩子拐进一条小巷子,男孩子吐了口气,咋舌:「天吶,怎么这么多人。」
  「帝国和魔族的人都会到这里,等比赛开始后,人会更多。」
  高个男子弯腰,掏出手帕替对方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脸色苍白不见红润的男孩子抬手用自己的袖子也替对方擦汗。从个头上看,男孩子就是个孩子,看他的模样,也是十分的稚嫩。不过,如果男孩子听到别人说他很嫩,他一定会大吼:「我早就成年啦啦啦啦啦——」无限「啦」延伸。
  「很快就到了,再坚持一下。」
  「我不累,就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有点不习惯。」
  朝对方笑笑,娇小男子握住对方的手,「走吧。」
  看一眼主街上汹涌的人群,高个男子握紧娇小男子的手,朝巷子里走去。
  走了有二十多分钟,拐到另一条主街上,又挤过可怕的人群,再拐进一条巷子,高个男子在一户高墙大院的门口停了下来,敲了敲门。
  门很快开了,开门的人一看到高个男子,立刻惊讶地低喊:「殿下!」
  点了下头,高个男子牵着娇小男子走了进去。对方赶忙关门,快步跟上去,说:「殿下,您和夏奇阁下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是您习惯住的那间房。大殿下和凯辛少爷还有诺丁阁下都到了,就等您和夏奇阁下了。」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订婚后就去历练的奥卡斯和夏奇。
  夏奇听到对方对他的称呼,腼腆地说:「你叫我夏奇就好了。」
  对方却是极为恭敬地说:「您是殿下的伴侣,我必须称呼您一声『阁下』。」
  奥卡斯摸摸夏奇的头,问:「蓝路他们到了吗?」
  「三殿下他们明天抵达。」
  夏奇惊喜道:「蓝路他们也会来?」
  「是的。三殿下和博雅少爷,还有夏奇阁下的同学安布阁下都会来。温廉少爷也将在后天抵达。」
  「啊,太好了!」
  夏奇仰头高兴地去看奥卡斯,奥卡斯又摸摸他的脑袋,「先休息。」接着他又问:「王兄他们在这里?」
  「大殿下和凯辛少爷、诺丁阁下在『塞利亚旅馆』,大殿下要我在您和夏奇阁下抵达后通知他,他们会马上过来。大殿下佣兵团的团员们住在那里。」
  点头表示知道了,奥卡斯接着说:「我们去休息,送吃的到房间,告诉王兄,要他不必急着过来。」
  「是。」
  奥卡斯带夏奇去两人的房间。
  夏奇好奇地问:「这里是王室的别院吗?」好像王室在每个主城都有别院。
  奥卡斯平静地说:「这是我在克拉盖克的私产。」
  「啊!」夏奇吃惊不已,「是学长自己买的房子?」
  「嗯。」
  到房间了,奥卡斯扭开门,带着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的人进去,然后抬手合上对方的下巴,这才解释说:「王室的别院,王室成员申请后都可以使用,有时候会不方便。我和王兄在帝国大的主城都有自己的私人别院,避免和其他人冲突。」
  「我以为,学长不会置产呢……」夏奇突然发现他对奥卡斯的了解还不够深。不过,嗯,深不深也无所谓吧。
  「咦……那伯雷文大哥他们怎么住在旅馆?」
  奥卡斯了然地说:「王兄在外是佣兵团的团长,不是王子。如果是他和凯辛表哥两个人,他们就会去别院住。」
  夏奇摸下巴,「伯雷文大哥是不想向团员们表现出他身为王子的优越感吧。」
  奥卡斯没回答,而是问:「要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吃饭,很饿。」
  「好。」
  两人先去洗了手,擦擦脸。等了没多久,饭菜送来了。饿坏的两人谁也不说话,快速消灭了食物。吃饱了肚子,夏奇放出白咪咪,他和奥卡斯两人进了浴室。
  泡在注满了热水的水晶浴缸里,夏奇跨坐在奥卡斯的身上,舒服地闭上眼睛。自从离开王都潘格里斯城后,夏奇就没有这么舒服地泡过澡了,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冰凉的河水里洗洗。历练很辛苦,不过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只要能和奥卡斯在一起,什么苦他都不怕。
  奥卡斯也闭着眼睛,手在夏奇的腿上揉按。夏奇的精神力很强,但身体素质很差,虽然他现在比刚到王都的时候健康了一些,可是还不足以达到外出历练的程度。走路走多了,他的腿就会肿。
  如果不是自己必须出来历练,如果不是不放心把夏奇一个人留在王都,奥卡斯根本舍不得夏奇跟着他吃苦。不过即便是这样,奥卡斯也没有动过把夏奇送回王都的念头,他已经习惯了一低头就能看到夏奇,已经习惯了夜晚身边有一个人依赖地钻进他的怀里。他会尽可能地让夏奇少吃苦。
  「学长……」夏奇渴睡地呢喃一声。
  两人虽然已是未婚夫夫了,不过夏奇还是习惯喊奥卡斯为学长。
  「嗯。」
  夏奇放在奥卡斯锁骨处的手慢慢滑下,在奥卡斯的胸口上轻轻摸了摸,正好摸在奥卡斯的敏感部位。抓住夏奇的手,奥卡斯的声音比刚才沉了几度。
  「你累了。」
  「我又不动……」
  历练以来,奥卡斯在性欲上非常的克制,主要是为了安全,尤其他们几乎都是在野外宿营。现在到了安全的地方,夏奇想「补偿」奥卡斯,最主要的是……那个,他想了。
  奥卡斯的眼眸浮现一抹温柔,他放开了夏奇的手,抬起夏奇的下巴,吻住了他。他不否认,被夏奇刚刚那么一摸,他想要了。
  卧室里,白咪咪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历练的期间,夏奇都是放出白咪咪,直到牠自动消失为止。白咪咪已经可以肯定不是魂兽了,夏奇也不想总把牠「关在」自己的身体里,很诡异的。奥卡斯也赞成让白咪咪在「外面」。历练这两个月,奥卡斯在与异兽的战斗中,白咪咪有时候会有明显的反应,这对牠的「成长」或许更有好处。
  浴室里激情的叫声清楚地传了出来,白咪咪的两只前爪摀住耳朵。阳光从落地的窗户洒入房间,一层淡淡的红光在牠的身体上时隐时现,好似光芒的反射,又好似只是错觉。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的门开了,奥卡斯抱着昏睡过去的夏奇走了出来。先把人放到床上,为他盖好被子,奥卡斯从空间手镯里拿出一个吹风机,塞入一颗一级的晶石,开启。
  「嗡……」
  热风吹出,奥卡斯让夏奇靠在自己的怀中,他为夏奇吹头发。夏奇舔舔嘴,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露在外的白皙肌肤上,奥卡斯刚刚盖下的章深红深红。
  没多久,奥卡斯和夏奇相拥着睡觉去了。
第二章
  得到讯息的伯雷文却是顾不上奥卡斯让他晚一点再过来的要求,急吼吼地就带着凯辛和诺丁赶了过来,而且还很过分地去敲奥卡斯的房门。刚睡下没多久的奥卡斯很无奈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夏奇翻了个身继续睡,白咪咪也没反应。
  套上居家的长袍,奥卡斯出去了。看到奥卡斯,伯雷文装傻问:「奥卡斯,这两个月怎么样啊?我一听你和夏奇过来了,就马上赶来了,哈哈。」
  「他在睡,去客厅吧。」
  「好好。」
  奥卡斯不会责怪王兄打扰他休息,最多就是等王兄走后他再补眠。进了客厅,凯辛和诺丁已经在了,双方打招呼,走在奥卡斯身后的伯雷文关了门,显然是有「秘密」的事情要说。
  奥卡斯坐下,凯辛却是第一个开口:「奥卡斯,夏奇替我设计的弓太神奇了!」说着,他就从自己的空间扣里拿出了自己的新装备。
  奥卡斯和夏奇离开前,凯辛和伯雷文的新装备都还没有做好。拿到新装备并且使用过之后,凯辛和伯雷文就非常急切地想要与奥卡斯「切磋切磋」,而更急切的是想给夏奇看看他们做好的新装备。
  奥卡斯先拿过凯辛的长弓,凌厉的银色光芒在弓的表面一层层地闪过。只是这么看着,就能感受到这把弓的威力。
  凯辛难掩激动地说:「这把弓和温廉的一样,七级上品近八级,足够我用到冕级了。」
  如果说凯辛以前还会担心自己能否突破辰级,那么现在,他有绝对的信心能成为冕级的强者!
  奥卡斯站起来,拉开弓弦,银光在弓弦上如波浪般流动,他感受到了一股阻力。
  伯雷文说:「只有凯辛能把弓拉满。」
  凯辛走到奥卡斯身边,从他的手里拿过弓,就见他极为轻松地把弓弦拉至最大的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