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中单想打职业

APP下载 阅读记录 闭目繁华
《18岁中单想打职业》作者:闭目繁华
文案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昔日传奇中单因伤退役,重生成了一个小混混,爹不疼娘不爱,还欠了一屁股债。
好在,他才十八岁。
打野攻×中单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竞技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晨鸣
第一卷 梦之夏
第1章 重生
  “上网几块?”
  “普通区八块,游戏区十块。”网吧吧台的小姑娘看着平板上的电视剧,头也没抬,“会员上网六块,要办个会员吗?”
  “会员怎么办理?”
  “一次冲三十。”收银小姑娘突然觉得这个声音还挺好听的,终于将目光从电视剧上面移开,抬头看了一眼吧台前面的人。一看,瞬间觉得凭声音判断一个人一点都不可靠。
  声音是好听,但吧台前面的这个人的形象,真是十分的一言难尽。
  枯草一样的黄色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乱七八糟的带闪钻的耳钉,灰色衬衫上还有着黄色的灰尘,第一眼就让人觉得这个人是上哪个工地去搬砖了回来。
  他的皮肤看起来略黑,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脏脏的,配合打扮透着一股城乡结合部的杀马特气息。
  跟他打扮不相符的是他的气质。
  他往那儿一站,没有其他小混混的勾腰驼背,站得直直的,问话的语气也很认真,眼神虽然有点飘,却也不显得猥琐。
  即使打扮得伤眼睛,却让人觉得是个有礼貌有教养的人。
  见小姑娘看着他,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低头在裤兜里摸了摸,摸出一把五块一块的零钱来,他抽出一块五毛,然后将其他钱和着身份证一起放在吧台上:“上两个小时网,要一包五块的烟。”
  小姑娘没接,视线在钱上面停了一下,说道:“我们这里的烟最低都是十块。”
  他好像是愣了一下,看了看钱,又抽回来三块:“那上一个小时网,拿一包十块的烟。”
  小姑娘有些嫌弃的数了数钱,给他刷了身份证,做这些的时候,他在吧台上看了看,视线落在吧台里的菜单上,微不可见的咽了咽口水,问道:“你们这里还卖饭?”
  “卖啊。”小姑娘将菜单递过去,帮他翻开,“你要吃什么?”
  他看了眼菜单,最便宜的蛋炒饭都要十三块钱,捏了捏手里的四块五,又看了烟一眼,还是摇了摇头:“算了。”
  小姑娘将身份证递过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普通区在右手边,别走错了,游戏区你上不到一个小时,到时候别来找我。”
  “谢谢。”对于小姑娘嫌弃的态度,他好像没有半点生气,脾气很好的倒了谢,去了普通区。
  “穷逼。”看着他走了,小姑娘骂了句,抽出纸巾擦了擦吧台——虽然上面没有灰尘,然后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网吧挺大,装修也还不错,“穷逼”找了个吸烟区角落的位置,开了电脑,对着身份证输入了账号密码。等开机页面跳转到桌面,他打开了游戏菜单,点开《英雄联盟》,缓慢地输入了账号密码,输几个字,他还要想上一想。
  游戏弹出一条消息:密码错误。
  他停了停,又想了想,这次换了大写字母,重新输入密码,耳机里音乐变换,这次他登上了游戏,也没有看其他的,直接选了“PLAY”。
  十五分钟后。
  网吧公告响起:“double kill,triple kill,quadra kill,penta kill!恭喜坐在174号机的玩家拿到五连杀,获得二十元网费奖励。”
  吧台,收银小姑娘打开后台,去看174号机是谁,五杀网费的记录需要她手动充值,一看,发现这不就是刚才那个穷逼吗?
  “肯定是运气好。”小姑娘这样想着,充值了网费又去看电视剧。
  又五分钟。
  网吧公告再次响起:“double kill,triple kill,quadra kill,penta kill!恭喜坐在174号机的玩家拿到五连杀,获得二十元网费奖励。”
  收银小姑娘:……人穷也可以有点特长。
  174号机的“穷逼”活动了一下手腕,电脑屏幕上显示着“胜利”两个大字,就在他拿到第二次五杀的同时,游戏结束。
  吸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中,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像是看到了什么宝贝。
  ——这是没有伤病的一双手,而他现在,刚刚十八岁。
  他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站起来,往吧台走去。
  “可以网费点餐吧?”
  “可……可以。”
  “那蛋炒饭加一瓶矿泉水。”
  他叫钟晨鸣,曾经是《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现在是一个身上一共只有二十二块五的小混混。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WE!恭喜RNG!恭喜EDG!恭喜OMG!恭喜LPL赛区~
  我这篇算是恭喜LPL夺冠的贺文?没想到这么巧就在LPL夺冠之后开文,希望能借点LPL赛区一往无前的气势,让我不卡文!
  其实这还是酱酱的生日贺文!嗯!酱酱生日快乐!!!
  然后全文没有现实原型,人物性格都是瞎编,不要代入现实选手当中~
  欢迎小伙伴们来到新的旅程,希望我能带给你们不一样的风景。
第2章 黄铜五
  《英雄联盟》是一款风靡全球的十人对战游戏,因为其英文名为“League of Legends”,缩写为“LOL”,所有又被玩家们戏称为“撸啊撸”。
  因为游戏的竞技性,以及庞大的玩家基数,职业联赛应运而生,被称为S系列赛,而中国赛区的最高级别职业联赛则被称为LPL。
  钟晨鸣曾经就是一位LPL战队的职业选手,效力于老牌战队NGG,主打中单位置。他在职业赛场上征战了五年,拿过国内国外大小荣誉无数,数次用强大的实力让全世界的观众都认识了他。
  然而,他却没有一次世界联赛的冠军。
  他从20岁开始打职业,25岁因状态下滑、手腕伤病退役,没有拿到世界冠军成为了他职业生涯遗憾。
  退役之后,他消失在了公众视线之内,没有选择打直播,也没有选择成为一名解说,那段时间他过得像一个废人。他天天看比赛,看退役之前的最后一场世界大赛,比赛中他接连失误,让NGG无缘世界冠军,看完又自虐一般去看网上骂他的评论,天天抽烟酗酒,也就是在那时,他学会了抽烟,有了烟瘾。
  后来发生了一些意外,他失去了生命,没想到却意外的重生了。
  在来到网吧的一个小时之前,刚刚重生的钟晨鸣坐在工地上,他的身前站着一个半透明的人,这个人和现在的钟晨鸣长得一模一样,他的名字也叫钟晨鸣,正是他这个身体的原主人。
  “这样真的可以没有痛苦的死去!”原来的钟晨鸣脸上有着欣喜若狂的神色,“我终于可以不用活了,这狗屁的世界,哈哈哈哈!”
  钟晨鸣愣愣看着他,没有说话,他还没有走出重生之后的震撼,也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年轻的一个人,未来还有无限可能的一个人,会选择死亡。
  过了快两分钟,原来的钟晨鸣像是终于笑够了,转头看向现在的钟晨鸣,露出中二病的笑容:“你就代替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吧,哈哈哈哈,这样的人生我受够了,你来帮我忍受,真是谢谢了,哈哈哈,再见!”
  钟晨鸣:“……等等。”
  原来的钟晨鸣回过头来:“你要我教你换魂的方法?你真是想得美!”
  钟晨鸣:“不……你玩LOL吗?”
  半透明的少年有点被问蒙了,老半天才发出一个音节:“啥?”
  钟晨鸣直接问:“账号密码是什么?”
  少年的身影就快消失得没有了,听到这个问题,他笑了起来:“你这是要继承我的游戏账号?可以,就当是我这个前任主人给你的恩惠,你记好了,我只说一遍……”
  原来的钟晨鸣很快就消失了,现在的钟晨鸣坐在工地上,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物品,一张身份证,一个打火机,一包抽完的香烟,还有二十二块五毛钱,这是钟晨鸣的全部身家。
  电脑前,钟晨鸣弹了弹烟灰,点了开始下一局游戏。
  网吧里的人有一半以上都在打LOL,因为其在玩家中的火热程度,许多网吧都推出了五杀送网费的活动,正是看到了活动海报,钟晨鸣才选择了走进这家网吧。
  登入游戏,他发现原来的钟晨鸣混得确实惨,连游戏都是玩得最差的那种,段位黄铜五——LOL排位赛,黄铜为最差,最强王者为顶尖玩家。
  不过这正好给了他机会,如果这个游戏账号是个王者账号,他肯定没有拿五杀的自信,但是换到黄铜五就不一样了,对于他来说,打黄铜五无疑是一场屠杀,就算他单手操作都能把对面打哭。
  拿完双五杀,对于自己现在的反应速度和思维的清晰度,钟晨鸣十分意外。
  电子竞技这件事,完全是老天赏饭吃,从头脑到反应速度,到手指的协调度,手速无一不影响着一位选手的实力,常常就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现在的他,比刚开始玩LOL的他反应速度还要快。
  等待着蛋炒饭端过来的时间,钟晨鸣又开了一局比赛,他迫不及待的想试验一下自己以前不能完成的操作,用了操作难度高的英雄,又在十几分钟之内推平了对面,并且又一次拿到了五杀。
  网吧广播再次响起:“double kill,triple kill,quadra kill,penta kill!恭喜坐在174号机的玩家拿到五连杀,获得二十元网费奖励。”
  收银小姑娘:“……”
  她是不是要给老板打个电话?
  网吧里的人都沉迷游戏,即使五杀广播是全网吧广播,注意到的也只有收银小姑娘一个人,钟晨鸣打了几把游戏,除了网管过来看了两次,跟他聊了两句,也没有人来打扰他。
  这一下午,他很成功的把账号段位从黄铜五打到了黄铜三,并且入账了两百块钱网费。
  吃了晚饭,他去上了个厕所,这才看到自己这一副乱七八糟的形象,难怪收银小姑娘看他的眼神如此嫌弃。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擦了擦身上的灰尘,钟晨鸣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准备继续打游戏。
  天黑了下来,网吧里人也多了起来,这个网吧的地理位置应该还不错,这个时间几乎座无虚席,钟晨鸣刚刚坐下,他旁边就来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带着眼镜背着双肩包,手里还提着一碗麻辣烫。坐下之后,他打开电脑,点开了直播网站,一边吃麻辣烫一边看直播。
  这位大兄弟看个直播也是十分的戏多,一会儿嘻嘻发笑,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儿目瞪口呆,一会儿又义愤填膺似乎想冲进电脑里面打人。
  钟晨鸣本来在专心致志打游戏,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人,奈何这人太激动,麻辣烫的汤都快甩到他脸上了,他正好打完一把游戏,就侧头看了看电脑屏幕,想知道是什么直播让他如此激动。
  电脑屏幕上是一把韩服的王者局,主播他还认识,是职业战队MW的打野,Master。
  Master人如其名,在路人局——也就是平时的游戏里面,他就是野区的主人,不论是对面的,还是自己这边的,都属于他,是一个打法十分激进的职业选手。
  “不应该追的。”看着直播,钟晨鸣下意识评论,“不追可以拿龙,他太想杀人,节奏乱了。”
  眼镜男吸溜了一口粉条,开启嘲讽模式:“哟,你比Master都厉害,你咋不去打职业?”
第3章 战局分析
  钟晨鸣:“……”
  他只是实事求是,这兄弟怎么上来就怼人的?
  “你看着就行了。”钟晨鸣新的一把游戏已经开了,也没有跟他多说废话,转过头来打游戏。
  谁知眼镜男却不依不饶,像是一定要分个对错。
  “那可是M神,野区就是他的天下,丢龙,怎么可能?”眼镜男往他屏幕看了一眼,迅速做出判断,“我看你打的这个局,不超过白银吧,黄铜水平还敢说职业选手?你这么牛逼你咋不上个王者?”
  钟晨鸣专心打游戏,自动过滤了眼镜男的话,他现在的追求不是赢,而是拿五杀,毕竟五杀就是钱。
  赢容易,五杀却很有讲究,这个分段可没有团战意识,对面走在一起都算是运气,还要自己的队友不抢人头,可谓集齐天时地利人和才行,所以即使是青铜局,他还是要专心。
  眼镜男说了一会儿,发现这个人根本不理他,只觉得他怂了,回头继续看直播。
  他刚回头,就看见屏幕上弹出一条击杀信息,大龙被杀,而Master还在赶来的路上,对方利用Master追人的时间差,顺利拿龙。
  眼镜男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发现他在专心打游戏,暗暗松了一口气,没看到没看到,要是被嘲讽回来,他可没话接了。
  直播间里,Master话语简短:“我上头了。”
  就如此解释了一句,再没有说其他,眼镜男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感觉脸有点疼。
  Master这把进入了胶着状态,本来的优势因为损失了一条大龙消失殆尽,双方又打了几个来回,眼镜男看得正起劲,网吧里响起一条公告:“……恭喜坐在174号机的玩家拿到五连杀,获得二十元网费奖励。”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脑标号,发现是173,那么174就是……
  钟晨鸣电脑屏幕上的五杀提示已经消失了,不过从人头看,他这方队伍的所有人头都在他身上,别的队友一个人头都没有。
  眼镜男愣了一下:“不是吧?”
  钟晨鸣已经拿到了五杀,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他自动屏蔽了怼人的话,这句“友好”的疑问还是被他听了进去,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电脑屏幕,取下嘴里的烟问道:“怎么了?”
  “兄弟你是代练吗?”眼镜男十分自来熟,似乎完全忘记刚刚自己还怼了这个人。
  “不是——你麻辣烫能不能拿远点,汤溅到我身上了,就这个位置吃可以,刚刚冯……M神的龙是不是被对面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