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女主是个脑补帝

APP下载 阅读记录 萧一画
简介
一朝穿书,白芷落惊觉炫酷狂霸拽翻天的女主正面带冷笑,高贵冷艳地向她走来。
她挑起白芷落的下巴,朱唇轻启,“你这虎妖,设下陷阱,趁我不备时出手偷袭,将我捉住困在这妖洞里,不就是贪图我的美色?”
白芷落:“……啥?”
女主邪魅一笑,白皙修长的手指划过衣衫盘扣,“你不就是想把我推倒,对我做些苟且之事?”
白芷落:“……啥?”
女主放开她,倒退几步,仰天大笑,笑声中透着凄怆,“罢罢罢,我江卿晚一世清白,如今却要交代在你这妖怪手上。”
白芷落:“……麻麻呀,可是我什么也没说呀?她都脑补出了些啥?”
食用指南:
1.傻白甜迷茫脸穿书反派攻*狂霸拽脑补帝原书女主受
2.正文甜,双HE结局,A偏甜,B偏苦,请选择食用
3.主攻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芷落 ┃ 配角:江卿晚 ┃ 其它:
  第1章 一朝穿书
  ------红纱帐,袅袅香,美人就在我床旁。
  白芷落眨眨眼睛,眼前的场景让她感到有些震惊。
  这是一间并不如何宽敞的石洞,洞内紧紧巴巴地挤着一张石头炕,炕上嫩绿嫩绿的褥子和外面垂着的通红通红的纱帘子颇有几分放荡不羁,俗称亮瞎人眼的味道。
  她干咳两声,摸摸头,有些尴尬地对着空气说道,“咳咳,有人吗?”
  “这是哪里,你会不知道?我的虎妖大人?”
  白芷落猛然回头,目光正好撞进一双漂亮的眸子里,而这眸子的主人也确实是一位动人至极的佳人。
  于是白芷落就十分不道德地盯着这位不知道是从哪里跳出来的俏佳人看了大半天,过了好半晌,才略显猥琐的笑了笑,搓了搓手,“咳咳,妹子你好啊,请问这是哪里啊?”
  她眼前这丽人一身月白色长裙,腰系银白丝绦,黑发如墨,更衬得肤白若雪。
  只是不知怎的,她的态度却远远不如她的长相这般温柔。
  白芷落但见她柳眉一挑,杏眼微瞪,冰凉凉吐字道,“本仙姑好好地在路上走着,谁知道你这虎妖居然在树林之中设下陷阱,趁我不备,将我捉来你这石洞中。可笑的是,如今你到问起我来了。”
  白芷落眨眨眼睛,伸手一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在对面美女诧异的目光中向她走进几步,凑到她眼前小声问道,“大妹子,这不是cosplay 什么的吧,我怎么有点懵啊。”
  美女眉头微皱,淡漠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白芷落凑得更近了,“那大妹子你说说,我想要什么?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美女抬眸,瞥了她一眼,“要来便来!磨蹭些什么?我江卿晚一世清白,谁想到如今便要毁在你手上。”
  说完这话,她便不再出声,合了双眸,微微仰头立在那里。
  白芷落却有点懵了,她盯着那自称为江卿晚的美女看了好一会儿,却见她仍然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白芷落沉吟少许,忽然间,她恍然道,“你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她在心中这么想,却不小心把这话给说了出来。
  话落在江卿晚耳朵里,确实变了个味道。
  她有些嘲讽地说道:“世人皆知你这虎妖贪/ y- ín /好/色,且男女不忌,谁知道你还喜欢玩些这样的把戏?早知道我便应该信了我听雨阁中姐妹的话,绝不独自在你这片山头走。”
  白芷落却突然打断她的话,双眸瞪圆:“等等,你刚才说的是听雨阁,是不是?而且你叫江卿晚对不对?”
  江卿晚有些狐疑道:“是又如何?你还能把我生吃活剥了?”
  她瞧着白芷落那仿佛天上一个金j-i蛋掉下来落进嘴里的表情,虽然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继续讥讽道:“哦,是了,你是会把人生`吃`活`剥了。”
  在江卿晚眼中,这只虎妖似忽然得了失心疯一般,喃喃地说着些句子: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你是不是小的时候被人用竹篮子装着,搁在听雨阁门口。是不是被早上打扫的人发现了你后,阁主便直接收养了你长大?还有,你是不是有个好姐妹叫宋世珠?”
  江卿晚随口应道:
  “是?难道你这虎妖为了将我捉住,还刻意研究了我家祖上十八代不成?亦或是说,在我还只是个婴孩的时候,你便对我动了些歪心思。苦心筹划数十载,终于找到机会,直到如今才j-ian计得逞?看起来,我还是低估了你。”
  白芷落却不顾江卿晚这一番令人窒息的言论,转而牢牢捉住她的胳膊,认真地询问道:
  “你是不是刚刚丢了块玉佩?就是那块凤凰纹的,边缘是淡紫色的?”
  “那玉佩是我生身爹娘搁在竹篮子里的,我一直将其随身携带,又怎会不慎遗失?”江卿晚伸手一摸腰侧,神色终于变了。
  她的眼眸之中带了些冰凉凉的杀气:“那玉佩怎会不见了踪影?是不是你这虎妖悄悄将它拿了去?还不赶快将它还给我!”
  见白芷落不动,江卿晚很明显有些急了,她眼眸微转,紧接着冷冷一笑:“我知道了,你这妖孽刻意将玉佩收走,不就是为了逼我与你欢好?”说罢,她合上双眼,伸手便要去解领口处的扣子。
  白芷落此时终于有些平复了自己说不上来是激动还是别的什么的心绪,赶紧阻止了江卿晚的动作,将她一把按在床上坐下,同时讪讪一笑:“等等,等等,我的小祖宗,你可等等哟。”
  “呸呸呸,不是,我是说,江仙子真的误会了,我……咳咳,这次请仙子来,就是想……”她眼珠一转,“就是想请仙子喝杯茶,仅此而已,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玉佩,虎妖,听雨阁,这不就是她刚刚看过那本女主升级流小说中的吗?而江卿晚不正是小说中那将会大杀四方,情缘无数的女主角吗?
  江卿晚从小被扔在听雨阁门口,容阁主收养长大,并与阁中其他师姐妹交好,炼气初成时外出闯荡,却误入拦路虎妖之手,正当这虎妖欲对其动手动脚时,一白衣仙人忽然从天而降,啪啪啪三剑斩杀虎妖,将美人救下,收获美人芳心,而那只不幸的虎妖,变成了男女主情缘的垫脚石。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白芷落看的这本书,是个……坑。
  这本《修仙之桃花遍地》的作者只留下几个飘逸潇洒的大字,“此书坑,全剧终,码字这种事让我无动于衷”之后便不顾评论区一众嗷嗷待哺的吃瓜群众,采风而去了。
  不过她可明明白白地记得,这原书中有幸来得及出场的第一个小boss虎妖,可是个男的。不仅长相清奇,举止猥琐,而且品味奇差无比。
  不过在确定了自己鼻子底下并没有多出来那原书中不慎与她同名同姓的反派一样的络腮胡子,某不可描述处也没有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之后,她感觉至少没有那么郁闷了。
  见江卿晚的面上明显写着大大的不信,白芷落赶紧上前一步,拉过床头的凳子摆在她眼前坐下,拉住她的手,十分诚恳道:“仙子大名如雷贯耳,小妖仰慕仙子很久,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和仙子相见。本想下请柬,请仙子来喝茶饮酒,但恐仙子不肯,故而出此下策,还望仙子见谅。”
  白芷落发誓,这是她这辈子说过的,最文绉绉的,听起来最有“酸腐气息”的话了。不过这话说完,江卿晚的脸色却是缓和了不少。
  她将手指从衣裙领子上拿开,眯眼说道:“既然如此,那虎妖大人是不是可以把本仙姑的玉佩交还于我?或者干脆放我离开?”
  想了想,她补充道,“我保证我不会将今天的事说与阁主听,也不会请阁中姐妹回来向你寻仇。”
  “可若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将我强行困于此地,若是叫我找得机会脱身,将来可有你好果子吃。”
  
  第2章 似乎相识
  就在白芷落神色纠结,正欲开口说话的功夫,却忽然听得头顶上一声巨响。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石头雨和漫天飞扬的泥土灰尘,一阵明媚的光线突兀地从天而降,刚刚巧落在白芷落脸上。
  “尔乃何方妖孽,竟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强掳民间仙女?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与这道清朗男声一并从石洞顶上的大窟窿落下来的,是位一身Cao绿,手持长剑的男子。
  此男子生的倒是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薄却红润,面如……面如什么来着?白芷落在脑子里想了大半天,愣是没憋出来原著中形容这女主后宫第一颗芳Cao样貌的句子。
  至于白芷落为什么如此确定这家伙就是尚未来得及大展神威,便被采风遁那家伙无情抛弃的男主?
  但看着刚出场就强行砸坏人家房子的行为,但看着这浓浓装13犯的气场,谁还能说他不是那原书中厉害的不得了的男主,冷傲天?
  这男人左手提着宝剑,右手紧紧攥着一块玉佩:正是先前江卿晚不慎遗失的那块。
  不过此时白芷落和江卿晚之间的情形倒是和冷傲天想象的不大一样。
  于是他眉头一皱,轻咳一声,沉吟道:“不知二位姑娘能否将那虎妖逃遁之所指给在下?容在下去将那虎妖斩杀,为二位姑娘……报得此仇?”
  白芷落站起身,先是抖了抖裙子上的尘土,继而后退几步,拱手作了个揖,随即笑嘻嘻地说道:
  “这位大哥,一切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你可要好好地听我解释解释。”
  “我,就是这洞中的……虎妖。不过我请江仙子来,就是为了给她递杯茶水罢了。当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您看您能不能先把这宝剑收起来,我这洞中还有些修行不久的小妖,您这柄仙剑的锐气恐怕……要吓到他们。”
  冷傲天明显有些震惊,他的目光好好地在白芷落脸上转了一圈,可看起来仍然将信将疑。
  不过他还是将宝剑收起,拱手道:
  “既然如此,先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见谅。我也是听了这一带关于姑娘的传言,才……才急躁行事了。要知道,传言中,姑娘可是被描述成了十分凶恶的妖物的。我路过此地时,又恰巧在树顶上拾到这枚玉佩,情急之下,故而……莽撞了。”
  白芷落赶紧上前一步,连声道,“客气了,客气了,既然都是误会,那我们就有话好商量,何必动刀动剑的呢?平白伤和气,多不好?”
  开玩笑,就凭这家伙那从天而降,剑光直劈三千里的气势,她就知道他不是个好惹的角色,还是赶紧把这位爷哄走为妙。
  冷傲天微微点头,再次拱手:“在下冷傲天。”随即将手中玉佩递向白芷落,“只是不知这玉佩……”
  江卿晚抢在白芷落之前将玉佩接过,好好地揣在怀里,她看了看正顶着一张被尘土弄花的脸冲她挤眉弄眼的白芷落,又看了看阳光下一身飘逸Cao绿的冷傲天,明显想说些什么。
  不过最后,她只是轻声说了句,“谢谢。”
  就在这时,冷傲天忽然神情微动。
  只见他稍稍倒退一步,眼神中有些疑惑:“如果在下没看错的话,这位姑娘莫不是那听雨阁少阁主,江卿晚,江仙子?”
  江卿晚抬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即眯起眼睛,轻叹一声,淡淡道:“我虽然早就知道我的美色天下无双,可是却万万不曾想到,竟连您这样仙风道骨之辈都难免被我美色所迷,唉,世人啊……”
  冷傲天的表情有些复杂,看起来像是笑意中透了些怜悯。
  他瞥了白芷落一眼,似乎在示意她不要发言,一掀眉毛,长声道:“咳咳,姑娘美貌自然天下无双。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叨扰。在下去也。”
  说罢,长袖一挥,整个人已然化为一道银白色长虹,竟是直接御风遁去了。
  白芷落有些错愕,她盯着冷傲天离去的背影,微微蹙眉,略微有些疑惑地说道:“他怎么走了?不是说好的要除魔卫道嘛……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
  等等……
  白芷落忽然猛地跺脚,大声朝天招呼道:
  “喂,你回来,你把我家房子拆了,就这么跑了?!!你快回来,赔我家房子!!”
  听见江卿晚在她身后轻声笑,白芷落转头,有些沮丧地说道:
  “那个飞毛腿的家伙为了救你把我家洞府给拆了,如今他却跑了,你说,我是不是该找你负责?”
  江卿晚唇角含着些奇妙的笑意,她微微摇头,眨眨眼睛:
  “你是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跑了?”见白芷落脸上的迷茫不像作假,她笑道,“你的修为比他高上一大块,他见打不过你,自然跑了。”
  白芷落眼珠微转,干笑两声:“那是自然的,自然的。”
  江卿晚将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披风丢在不幸被从天棚上掉下来的石块砸了个稀碎的大床上,没有转身去看白芷落:“我看啊,你大约是和我一样,倒霉兮兮的,修炼的时候烧坏了脑子。你说是也不是?”
  这间石室中仍然到处飞扬着尘土,尽管头顶日光正明,可是白芷落还是觉得江卿晚的身影在这一片白茫茫的事物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我在七岁那年第一次修炼,真气运行便出了大岔子,”江卿晚似乎耸了耸肩膀,“不过这到给了我一个旁人没有的好处。”
  她转过身去看白芷落:“我可以看透别的修士体内真气运行情况。简而言之,我可以看透别人的修为。”
  白芷落神色不变,可是心里却有些打鼓,她眨眨眼睛,试探道:“所以?”
  江卿晚邪魅一笑:“早在我进来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你这虎妖空有一身修为,可是却不懂其中运转的道理,唬唬人还行,可若是当真实战起来,你连我都斗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