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把子拖走

APP下载 阅读记录 银森
文案:
魔羯座无比正真的梁暮撞上了拜金又神经质的关程,两人有原先的相斥到最后的x,in.g格互补的漫长过程~~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暮,关程 ┃ 配角:宫梓,许大龙,杨笑,孟江 ┃ 其它:执子之手,把子拖走,银森

  一
  二月的时候,无锡南塘的关家准备给关程订门亲事,关程死活不同意,他虽学识不高,自知之明这成语还是知道的,先别提配不配得上的问题,目前他还收不了心,担不起一家之主的责任。
  关程他爸眼一瞪,凶悍地说了,人姑娘是大学毕业,人也漂亮着,配你这个职高生绰绰有余,你要不把人给娶回来,小心你的狗腿!
  关程在父母的逼迫下,不甘不愿掩了真x,in.g情,虚伪地去邀请姑娘吃饭。老实来讲,关程长得挺奇特的,脸型特小,五官跟着小,可身高却达1米78,关程不时在心底感慨啊,亏得这身高给拉了分,要不还真成小矮人了。
  关程稍稍一打扮还真是没话说,加上谈吐幽默,一顿饭下来,那个名叫XX的姑娘就芳心暗许了。
  父母这边一听可喜了,赶紧张罗着给他定婚了,又马不停蹄翻着日历选好日子,要他们马上结婚,深怕人姑娘一转头就反悔了。
  父母的担心是必要的,关程,26岁了,上了两年的职高后因打架被退了学,这以后就跟一些小混混混一块了,好吃懒做,没钱了向父母伸手要,还不时去招惹些女人,不懂厚颜无耻是何物,混到现在,没往家里带过一分钱。
  但是老人家们都忘了,现在的女孩也精的很,这不,相处了一个星期,XX就看出了关程的本质,有点头脑的姑娘都不会把自己的幸福葬送在关程这样的人身上,SO,她反悔了。
  关程一听可急了,气势汹汹上门讨要订金,被XX父母拿着菜刀轰了出来,老头叫嚣着你睡了我女儿我都没找你算帐呢,要钱没有,要命老子我给你!
  五万块的订金算是打了水漂,关程骂骂咧咧的回家,关程他爸一看到他就抄起凳子砸过去,关程抱头鼠蹿,几天不敢回家,窝朋友小许那去了。
  关程跟小许抱怨花了五万块就嫖了一次,太不值了!
  小许蹲在他身边陪他抽烟说,你接下去想怎么办?
  关程皱眉,估计回去还得被老爸毒打一顿,发生这种事也够让他丢脸的了。他唉声叹气了一会道,等等吧,等我爸妈气消了。然后眼狠狠一瞪,你小子可不许去跟我爸妈说三说四。
  小许满口应着不会不会,转头就给关程他爸打电话了,将关程出卖地天经地义。
  关程他爸拿着皮带上门来逮人,关程睡得正迷糊听到外面老爹的大嗓门,一激灵便跳起来了,骂着许大龙,你个王八蛋,衣服来不急穿,慌不择路赶紧跳窗跑了。
  关程只穿着一条裤衩满大街跑,风风光光当了次牛人。
  待到夜幕降临,关程去报仇了,踏着豪迈的步伐往许大龙家行进。犹如八国联军过境一样,小许同志家成残壁破垣了,小许同志哀号,关大哥,我再也不敢,你手下留点情,电视不能砸啊不能砸!
  关程还算有点良心把电视归回原处,蹲在沙发上深沉地吸了一口烟,说,小许借我点钱吧。
  小许在那边心疼一地的碟碗碎片,抽着鼻子说干吗?
  我要出去闯天下。
  小许眯眼说你又想去祸害哪方了?
  深圳。
  小许看他认真的样,还真是吃惊不少,往他跟前一坐说,你真的假的?你出去要饿死在那可咋办?
  关程说你少他妈狗嘴吐不出象牙,废话少说,给钱给钱!
  小许不甘不愿找了两千块钱给他,谁都知道,关程的优良传统之一就是借钱不还。关程嫌少,这点钱在深圳地下室都睡不起。
  小许咬牙说没了没了,我没那么多钱。
  骗鬼去吧啊!再给点再给点,哥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生拉硬拽哭诉威胁统统上演了遍,关程总计在小许那里搜刮到五千大洋。顺便把小许手机也给搞来了,一来防小许告密,二来也好省了买手机的钱。
  许大龙敢怒不敢言,大哥啊,你这是赤 裸 裸的抢劫啊!
  隔日,关程就往车站跑了,小许跟着去了,来了个依依不舍十八相送。
  关程去排队买票,转头一瞅,就看到小许去打公用电话了。
  妈的,这要在抗日战争时期,许大龙肯定是头号汉j.i.a.n!!
  轮到关程时,关程焦急地问,去深圳的车几点开?
  十二点。
  我c.a.o,离十二点还有三个小时,估计家里人正往这赶呢,关程临时便换了主意,问,最近的去别处的车还有吗?
  十五分钟后有一班去浙江温州的车,要吗?
  温州,关程没听过,却也管不上这么多了,成成,给我吧。多少钱。
  花了两百买了张票,关程不屑跟汉j.i.a.n说话招呼也没打一声就爬上前往浙江温州的车了。
  难熬的坐车时间是让关程睡过去的,抹着嘴边的口水张开眼时,外边的天已经全黑了。有车灯不时从远至近再渐渐远去。
  车内的冷气让他觉得有点冷,翻出从许大龙那里抢来的衬衫披盖在身上,头一歪啪吧了下嘴闭眼继续睡。
  谁知道到那该死的地方还有多远!
  兜里的手机响过几次,他没接,怕是家里人打来的,老妈最会讲话了,估计三言两语就能任自个儿头脑发热立马掉头回家,到时被老爸打断腿哭就来不急了。
  关程已经做好打算了,等到了温州安定了下来再给家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赚了 大钱再风风光光开辆大奔回去,想想多牛逼啊!
  关程像梦到了类似场景,靠着椅子嘿嘿发笑,坐他旁边的小姑娘被吓得够呛,可别是个精神病人啊。
  原定8小时的车程,因为路上塞车又给耽搁了不少时间,到达温州的时候已经夜晚十点了。
  关程站在车站门口左顾右盼,一脸茫然,终于了解没头没脑冲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是多么痛苦了,他愣是没发现附近有小吃店,肚子快饿惨了!
  出了站子转头瞧,上方是五个大字,温州新南站。
  关程重新往车站内走,凑和着买了茶叶蛋吞下去,边吃还边想真贵,我那就五毛一个这要7毛五,抢钱啊!
  吃完了往外晃着给许大龙打电话,也好让他向家人报告下自己的行踪,省得家人担心。
  小许在电话另一头吼,大哥啊,你跑哪去了啊!
  温州。关程掏耳朵说,也不知道是啥地方,看着不错,车来人往的,很热闹。
  小许说你真没见识,温州啊,有钱的方向。
  什么?
  都说温州人超有钱,你真打算混那了?
  啊,来都来了,难不成又原地回去,我有病啊瞎折腾,你跟我爸妈说一声,我很好,让他们不要担心。
  许大龙语气颇可怜他,说,大伯大妈没生气,我看他们还挺乐的,还说就应该让你出去受受难。
  我c.a.o!关程很郁闷的骂了声嚷着挂了挂了有空在联系!
  没等许大龙反映,关程就收线了,把手机往包里一扔,站在路口寻思着往哪里走比较好。
  后来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主要是贪车上的那点冷气。
  坐在车窗边饶有兴致看着外边,看到不少名车来来去去的,c.a.o,真让小许说对了,是个有钱的地方。
  于是关程便在那乐呵着,想自己形象外貌都非常不错,傍个富婆应该不是问题。
  关程并不认为这个想法有多可耻,在他看来,钱嘛,当然来得越容易越好。
  关程在街上晃d_an g了不少日子,后来觉得没份工作也不成样子,便寻思着去找份轻松点的活干干。刚巧,国际大酒店招保安,关程想也没想就去应聘了。经理看他人长得高,便挥手同意了,关程就这样呆了下来。
  保安处的人挺多,跟关程最聊得来的是小孟。小孟的名字叫孟江,是湖北那边的人,比关程小了那么五岁,过来这边却有好几个年头了,高中没毕业就出来讨生活了。跟关程说起那些往事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惜关程同志的心是硬的,没半点同情,总是给出一句很欠扁的话,编得不错,下次继续编。没把小孟气死。
  保安的活倒是很轻闲的,平常就戴个警帽蹲那里抽烟,有车来了就招手指示下,更多时候是站在那里挺直腰杆视j.i.a.n进出酒店的妙龄女子。
  他发现一漂亮小妞长期住在酒店内,没事就打扮的花里花俏出去逛逛,时不时给他们保安送点水果什么的,一来二去也就混得熟了,不时会聊上几句。
  这里的房间一晚就得好几千,这妞有钱啊!关程在那动歪脑了,想着把到手他这辈子就坐着享福了,小孟一个巴掌拍醒了他,XX,以前也是咱这的服务生,人长得漂亮,手段也高,给钩到了个大款,这不就在这里给她开了房长期养着了呗。
  关程美梦哐铛着破碎,郁闷还没两秒呢又在那感慨了,我怎么时候能勾到个有钱的女人啊。傍着富婆我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傍富婆?你做梦吧,一没体力二没能力三没口才,你拿什么去傍?小孟连鄙视他的眼神都懒得给了,整了整头顶上的帽子外出巡逻了。
  关程还没干满两月就被抄了。值班时间窝保安室里睡觉被上头什么鸟经理逮了个正着。人废话也不跟他多说,直接让他收拾铺盖滚蛋。
  工资只给结算到上月,关程心里的火一下子就起了,这个月十几天都算白干了?他磨拳擦掌准备要大闹国际酒店,被小孟给扯住了,小孟说,得了吧啊你,那十几天你还不是睡过去的!
  关程不见丁点心虚,说可我也有梦游出去巡逻。
  小孟懒得跟他废话,扯着他往外说走走,吃饭去。
  关程一步三回头,实在舍不得那十几天的工资,妈的,撑在桌上睡觉也是难题好不好!
  小孟要了几个小菜,叫了几瓶啤酒,就这么凑合着跟关程对饮了起来。
  关程骂了一通,用得是家乡话,小孟听不懂,不过瞧他表情,估计也没什么好话。等到关程终于安静下来了,小孟说我刚好想辞职呢。
  关程张嘴啊了声,又赶忙问,做得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辞职啊?
  小孟神秘一笑,慢悠悠道,我表哥那边缺人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关程说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啊。
  没什么好提的,以前混的比我还不如呢,这几年开运了,竟然让他混了个公司什么什么经理的头衔,前几天过来这炫耀呢。
  关程寻思着自己这被开除了,短期内估计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便赶紧点头答应了。
  关程又问了,公司大不?我去能做什么?
  大着呢,正泰听过没,据说比那公司还大呢。至于做什么呢,应该不会差,工资肯定不会低于3000,他保证过呢。
  这么一说,关程就心驰神往了,他搓搓手嘿嘿笑,离他的大奔梦又近了一步!
  隔几天去往小孟所说的公司,关程彻底无语了,大,确实很大,三四间平房连着最起码比国际酒店前面的那块停车场大。
  工资也比来之前说好的少了一半。
  对此,小孟的说法是现实跟理想总是有差距的。
  关程搓着手咬牙切齿想拆了小孟泄气。
  关程脑袋比较空,干不了复杂的活,小孟的表哥便把他安排进了仓库,当了保管员。跟其他活比较起来,这里的活算是最简单的了,记录工具,月底盘库一次,进出货的时候帮忙搬下货物,大部份时间是很空闲的。
  关程暂时找不到其他工作,也就将就着呆了下来。
  跟关程一块呆仓库的还有一女同志,姓杨,名笑,看着挺开朗的,头天见面就热情的使劲往关程兜里装瓜子,大着嗓门自我介绍,关程也没听清她说什么,只听到了杨贵妃三字,瞅了眼她胖胖的体形,赶紧应和着说人如其名人如其名啊。
  二
  公司在夏初的时候搬了新地方,三幢崭新的大楼,后面是大片厂房,比原来的地方足足翻了五倍那么大,估计觉得方便顺便也改了下名字,原本的XX不锈钢公司给改成了XX集团。
  名字是越来越牛逼,工资怎么不见涨啊。关程抱怨着往嘴里塞米饭,越来越觉得这饭是沙做的,越来越硬。
  杨笑瞅瞅四周,过来低声道,知足吧,内部现在在整顿,不少经理给革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咱们底部。
  关程倒不怕,本来就是个混日子的人,说轮就轮,难不成还真把全厂人都给赶了招新人啊。不过你倒是真不用怕,找个人一嫁,又是第二次生命。
  女人就是好啊,找个有钱的,一辈子不愁吃穿了,关程想自己真是投错胎了,他就应该生成女儿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