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

APP下载 阅读记录 孤君
  文案
  攻渣,受心冷放弃
  如果真的有神明 如果真的有来世 给我一个家吧。 ——穆然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然,易天 ┃ 配角:哑巴女人,李婶,林涵 ┃ 其它:别扭渣攻,不择手段自卑受
  第1章
  
  我打开门的时候,还是习惯x_ing地朝屋里喊了声“我回来了”。虽然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回应,但是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一来易天并不是时时都在的,二来就算他在他也从不回应我。
  我把行李箱拉进屋子。这次出差去A城一个星期,天天跟着经理跑工厂。晚上还要陪着那些头头喝酒,折腾到半夜回酒店,在厕所里吐得天翻地覆,等到真睡过去时也不知道几点了。几天没有休息好,我现在浑身疲惫,只想赶紧冲个澡扑到床上好好地睡一觉。
  弯下腰换鞋时才发现地上放着两双鞋。我一愣,走进客厅,立刻就听到从卧室方向传来的甜腻的喘息声。
  我呆在原地。
  “易天…轻点…轻点…啊…”声音越发高昂起来。
  我听着这带着泣音的呻吟声,一瞬间心脏像是被用针戳了几百个密密麻麻的洞,痛得我浑身发抖。
  突然想起看过的一则新闻,妻子回家时发现丈夫和小三在床上鬼混,一怒之下提刀砍死两人。这一刻我突然有些敬佩这位妻子,她好歹能将痛苦转换为愤怒,还有力量同归于尽。而我只能像个癫痫患者一样不停发抖,扶着沙发慢慢坐下,才不至于难堪地倒在地上。
  其实人类是有避痛本能的,就像现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叫嚣着离开这个地方,但是我握紧拳头,再痛也坐在这里,自虐一样。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迅速流失。我庆幸那些莫名的坚决的从扎根起就从未动摇过的爱意一点点从心底消逝掉。同时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内心世界的崩塌,束手无策。
  小时候不经意间从电视上看到一个画面,男生眼中的世界是黑白的,可是当他看到某个女孩时,却看到了色彩。从女生的身影开始,颜色慢慢渲染开来,天空的蓝,樱花的红,男生的世界一点点变得缤纷明亮。
  那段时间我一闭上眼脑海中就是这绚烂的画面。我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也会等到这样一个人,救赎我无望而黑暗的人生,带给我光和希望。
  然后现在,我的光和希望在我的房间我的卧室跟人滚床单。
  我呼了口气,重新起身去门口拿行李。大概是痛到极致便到麻木,或者其实人身体里痛苦的储存是有限的,这一次所受刺激甚大,我终于将它们一次x_ing耗完,再不用受它们折磨。
  我把箱子拉进客厅,那两个人大概是完事了,屋子里没了声音。打开箱子我把占据了其中三分之二空间的给易天买的东西一一拿出来。他爱吃的他喜欢的零零落落在桌上堆了一堆。从柜子里找了个大袋子,把那些东西全部装进去,准备一会儿拿去扔了。看着这满满的一袋,我心疼得牙都酸了,这跟扔钱有什么区别。
  身后“卡擦”一声,我转头,看到易天推门走了出来。这男人下身一条牛仔裤,上面就光着,额前的发有些汗s-hi,高挺的鼻梁下唇冷冷的抿着。他看见我脸上也没露出诧异的神色来,只径直越过我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灌下去。我愣愣地看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看着那张我想念了一个星期的英俊侧脸,心里想一会儿要连着那个杯子一起扔了,不然消毒也消不干净。卧室又走出来一个精致漂亮的男生,如果说我是那种扔大街拿着放大镜找都找不出来的人,他就是那种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的类型。
  我原以为他看见我要惊异一下羞涩一下惭愧一下,毕竟这是我家,刚刚压在他身上的是我的恋人。谁知道人家压根没看我,就对着易天淡淡笑了下说了声“我走了”就离开了。我摇头看着他的背影,暗叹这孩子段数真高,比起以前那些跟易天上过床就对着我冷嘲热讽耀武扬威的小男孩,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了,随他们折腾吧。
  我该把箱子里的衣服放回卧室去,但我现在并不想进去。倒不是因为不敢面对,我是担心里面那味道能把我直接熏倒下,于是我只好先把正事说了。
  “易天,我们分手吧。”我的声音平静得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连我都有些诧异自己的冷静。
  对面的男人放下杯子挑眉看着我,半晌吐出一句:“我们有在一起过?”
  我恍然大悟过来,心想自己真是傻了才会说这种话。我们两个人哪来在一起之说,我于易天不过就是一个免费的泄欲工具而已,还是一个用尽卑鄙手段死扒着他不放的泄欲工具。
  我走进书房,打开书桌下面那个上锁的柜子,在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撑开袋口确认了里面的照片和底片,我起身往外走。就是这些东西,我绑着他在我身边呆了3年。
  我走到他面前,把袋子递过去,“照片和底片都在里面。”
  他并没有伸手来接,只是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问我:“你又想搞什么鬼?”
  我看着他那种不信任的表情,心里空得厉害。他大概以为我又设了一个什么局让他跳,所以就算眼前就是他拼命找了3年的东西,他也不敢接过去。
  这其实不怪他。3年前,我对他下药跟他发生关系,拍下照片威胁他跟我在一起。这些照片是我唯一的筹码,失去它们我不但会失去他,大概连命都保不住,我这样轻易交给他,他如果能毫不怀疑地收下才是奇怪了。
  其实以易天的背景那些照片就算流出去大概也没人敢公然发出来,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他的x_ing格,根本就不会允许再多一个人看到那些照片。所以我还是成功了,成功地让他留在我身边。即便后来被揍得进了医院,我也满心的兴奋幸福。
  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只要我努力,我对他好,对他最好,对他更好,他一定会被打动,会接受我爱上我。
  那时的我多幼稚愚蠢,不懂这世界并不是付出就会有收获。
  我把袋子塞到他手里,“你自由了,以后再没有人可以威胁你了。”
  他皱眉一边打量我一边拉开袋子,看到那些不堪的照片脸色立刻变了,像是看到了什么恶心至极的东西。
  我有些累,疲倦得快要睁不开眼。终于还是去卧室找了床空调被抱到客厅里准备在沙发上睡一觉。
  易天还是站在客厅不动,大概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他有些措手不及。我没管他,靠在沙发上准备进入梦乡。突然一阵大力把我拽了起来,我睁眼,易天抓着我的衣领凶狠地看着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仰头看着天花板,天顶的灯又破又旧,墙皮皱起泛黄,跟它们的主人一样散发着颓败的气息。半晌我听到自己空洞的声音,“易天,这是我的家啊…”
  我从小到大,最奢望的,不过想有一个家而已。在孤儿院像商品一样被人挑回去又退回来时,在学校被排挤欺负时,半夜躺在床上烧得神志不清时,脑海里唯有的念头不过就是:如果我有一个家就好了。
  长大终于有了一个家。虽然这房子是租来的,虽然这里又小又破,虽然唯一的家人并不爱我。但是没关系,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只是没想到易天恨我至此,要带人到这里来,折辱我到极点。
  从我们在一起起他就以各种方法伤害我试探我,以看我痛苦寻我底线为乐。恭喜他这一次终于是打中了我最致命的地方,让我痛得连抓紧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易天冷冰冰地看着我,忽而甩手起身,去卧室拿了衣服抓起那个文件袋头也不回地离开。
  “嘭”的一声后,屋子里恢复了宁静。
  我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之前,心想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三年的付出,终究是一场空罢了。
  
  第2章
  
  第二天我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因为连着出了一个星期的差老板特许我休息一天。胃饿得隐隐作痛,我起身随便弄了点东西吃,就开始收拾房间。
  说实话,我特别想学电视剧里那样矫情一下,什么“把他的所有东西扔出去,让房间里不再有他的气息”之类的。但是事实上我扔出去的只是我给他买回来他从来不用的而已。我这里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偶尔入住的免费宾馆而已,他从来不当这里是家,对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留恋,哪里会留下自己的气息。
  真正要收拾的不过就是卧室。房间还保持着昨天的样子,其他还好,就是床上一片狼藉。我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伸手把床单被子翻了一下,总算是没有看到有那东西沾在上面,不然我估计我会当场吐在这床上。
  其实我很想把这床直接拖出去扔了,但是无奈卧室的门实在是不允许,所以我只有尽量把能换的全部换了。被套、床单和枕巾全部洗了,我准备等它们干了以后连着这床被芯一起给楼下收垃圾的老太太。随后我把家里彻底打扫了一遍,躺在沙发上看着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房间,我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这时也差不多该吃晚饭了,我准备好好犒劳自己一下,出去吃顿好的。
  沁香园的火锅一直是我的最爱。
  其实吃火锅图的不过就是一个热闹。一群人围坐在一起,浓汤烧得滚滚的,腾腾的热气蒸得人脸通红。大家你一筷子我一筷子,抢成一团闹成一团,笑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只可惜我并没有一个容纳我的小集体,也没有一个电话就能出来陪我喝酒的朋友。于是我只有一个人坐在大厅里。
  一个人占一张桌子,一个人面对一个火锅。
  现在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大厅里坐满了人。我抬头扫视了一圈,只有我这一桌是一个人。我有些羞愧,只能频繁地低头看手机,作出一副在等着什么人来的样子。其实我知道我这样很傻,那么大的地方,那么热闹欢欣,谁会去注意角落里的一个陌生人呢。
  坐在我旁边一桌的是一对小情侣。女生嘟嚷着汤底辣吃不下去,男生叫服务员打来一碗清汤,夹出菜在清汤里涮掉红油和辣子再夹到女生碗里,无奈道:“都说了你不能吃辣叫清汤的你偏要辣的。”女生嘟嘴,“刚刚是想吃辣的嘛。”男生宠溺地捏她鼻尖。
  我看着眼前煮沸的汤发起呆来。我和易天吃饭时,从来也是只顾他不顾自己。他喜欢吃的或者我觉得好吃的,通通都夹到他碗里不给自己留半点。有一次他生病,说想喝粥。我熬好了端过去时他已经睡着了。那时他一天没吃东西,我叫醒他想着哄着他多少吃点,刚把粥端过去他一巴掌打过来,碗被打翻,刚出锅的粥全落在我腿上,当即就被烫出了水泡。那段时间每走一步,裤料和烫伤的皮肤摩擦,很痛,火烧一般。
  突然有人拽住我的衣角,我回过神来,一扭头,就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可能是大厅有些热,小宝宝红通通的脸像个大苹果。
  我一弯嘴角,逗他:“宝宝找叔叔有事吗?”
  小宝宝皱起眉头思索,想是要想出一个“有事”来。
  后面有个女人端着碗追过来,一看我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孩子调皮没给您添麻烦吧?”
  我笑着摇头,“宝宝很可爱。”
  女人朝我一笑,脸上是为人母的骄傲。
  那宝宝见他妈妈来了,撒着小腿跑开。女人无奈地追在后面,嘴里哄着:“浩浩再吃一口好不好,你不吃妈妈吃掉了噢,‘嗷呜’妈妈真的把你的饭饭吃掉了噢!”
  我看着那年轻妈妈的背影听着她哄孩子那些幼稚可爱的话,莫名觉得心里又酸又痛。咬紧牙关压退眼里的s-hi意,太丢脸太可悲了,我怎么连一个几岁的孩子都要羡慕。
  这顿饭吃得并不开心,我最后几乎是逃离般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等上了公交车,车里稀稀落落只有几人。看着那些坐在单人座上好像和我一样孤单的人,我才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觉得心里有了些安慰。
  我不幸,便希望全天下的人都挣扎在痛苦中,见到别人的幸福完满,就觉得嫉妒不甘。这样丑陋的自己让我觉得很恶心。
  把头靠在车窗上,外面霓虹灯闪烁。街道上依然热闹繁华,我的内心却一片荒芜,静默得仿若死水。
  到了某一站,公交车停下,上来一个20岁左右的女生,手里拿着电话说着什么,她环视了一圈,坐到了我后面。
  “老爸!我听老妈说你又偷喝酒了是不是?!!”女生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空旷的公交车内显得特别清楚,有人侧目看她。
  女生并没在意别人的视线,继续讲着电话,“什么叫告状啊!老妈还不是为了你好!”
  “再让我听到你喝酒我假期就不回来了,以后都不回来了!你另外去找个女儿吧!”车上有人笑出了声,女生虽然有些娇纵无礼,但是听得出来是个很孝顺的女儿。
  “哼哼,这还差不多! 老爸… 我好想念你做的菜啊… 嗯嗯,想吃土豆牛r_ou_!红烧茄子!盐水虾还有可乐j-i翅!…嗯嗯,回去后都要做给我吃! 老爸我爱你!!”前一分钟还在训人,马上又变成了向父亲撒娇的小女儿,车上的人都投过去羡慕的目光,看得出来,这一定是个从小被捧在手心呵护长大的孩子。
  我使劲睁大眼看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视线还是越来越模糊。忍着不敢眨眼,最终眼泪还是大滴大滴地砸了下来。用力咬紧牙关,最终还是忍不住痛哭失声。
  我,我一生所求的,不过如此而已,不过如此。
  我也多想回家时有父母做了满桌饭菜等着我,多想生病时母亲担心得守在我床前睡不着觉,多想跟父亲一起爬山一起看球赛一起聊人生,多想过节时有一大家子人围坐在一起,有拉着我的手不放的爷爷n_ain_ai,有缠着我带他们玩的弟弟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