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若水

APP下载 阅读记录 柴鸡蛋

边若水的内容简介……

那一年的除夕,你肿着眼泪告诉我:“宋天路,我很高兴你不是,这条路,太难了……”
多年后,我站在你面前笑着朝你说:“边若水,我无药可救了,就喜欢你,你说咋办吧?”
我不沉醉于绚烂一时的烟火,我只渴望平淡一世的生活。
(温馨生活,细水长流,比较写实,结局HE)

边若水的关键字:边若水,宋天路,校园,强攻弱受,边若水,柴j-i蛋
上卷:
第1章

“咱们班新转来一个同学你看见了么?”
“谁啊?”我咬着干面包,转过头看着刘维那张大饼脸忽然间笑出好几层皱纹。
刘维给我指了一下,“那呢!就第一排那个小子,头发乱了吧唧的,发型和洋葱似的,瞅见没?”
我在最后排吹了了一声口哨,果然,那小子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我冲他挥挥手,叫他一句洋葱头。他可以算是冲我嫣然一笑,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挺有意思,瞅这样儿,班里又多了一个受气的。
“走,会会去!”我一拍刘维的肩膀,几步就跨到洋葱头的面前。
“嘿嘿……洋葱头,哪的人啊?”我按住他的桌子,低头看他。
“我不叫洋葱头,我叫边若水,我妈希望我像水一样纯净。”
我扑哧一下就乐了,还整得文绉绉的,一看就是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的种!边若水看见我笑也没搭理我,直接低头收拾他的东西。我低头一看,有啥好收拾的,都是一堆破烂,都上高中了还拿一个文具盒,我一看就直接要拿起来,他攥住了。
“给我看看!”我一下就给拽过来了,怎么这么抠啊,你越不给看我越要看。
“别打开!”边若水站起来要夺,我一撤步,再一转身,迅速地把文具盒打开,还伴随着嘶嘶的声音,真够老旧的。
文具盒里面躺着几支笔,两只都是钢笔,有一支磨得都掉锈了。猛然间,我看到文具盒的盒顶贴着一颗用红纸剪的大红心,俗得让人想哭,拿胶布裹得特结实,揭不下来。
“啥玩意?”我一转头,边若水满脸通红地看着我。
“问你话呢!”我死死攥着那个文具盒。
谁想到边若水就甩了一句话就跑出去了,我听着好像是什么“带着微笑的……期待……”什么玩意儿,我把那个破文具盒摔在他桌子上,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想想他可以给我干啥呢?值日不用他来,二麻子已经给包了;平时下课买点早点午饭啥的?对,这项还没人呢……
中午回到宿舍,我发现我的床铺下面有人了。以前没人的时候我的一堆破烂都堆在这里,现在都整整齐齐地码到了床脚。
“谁来了?”我进门就问。
“边若水,有印象不?”刘文俊正在旁边吃饭,回了我一句。
我吸了一口气,坐在边若水收拾好的下铺,这回完了,没放东西的地方了。我那些破烂扔哪去啊?
“哦,你来了?”
我一抬头,边若水端着一个脸盆走了进来,头发还是s-hi的,脸盆里一大堆衣服。怎么刚住校就洗这么多衣服啊!
“你先去小俊子那边待会!我先在这坐会儿,妈的,你一来我没地方待了。”
我瞅着边若水,边若水正坐在我对面,坐的好像很拘谨,两腿并拢,直直地看着我,嘴里一直有话想说,但就没见他出声。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这宿舍都是实在人,别整的跟受气的似地。”
“我没住过校,有什么没注意到的地方大家担待一点儿。”
边若水又是嫣然一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的笑特别假,就像是硬挤出来的。宿舍的人都习惯了,不说话代表默认,所以宿舍的人也没说什么。边若水看了看我,我也那么瞧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在班里威信度很高。”边若水别扭地问。
“我啊?”我指指自己,“爷叫宋天路,那边那张床上的傻狍子叫刘文俊,你对面的叫达奚锐,那缺没回来,有钱的主儿。”
刘文俊拿着一个破饭盆,冲我瞪眼,我一呲牙刘文俊又变得和孙子一样。
“宋天路……”边若水默念着,看着我笑了一下,我没理他,直接上床睡觉去了。
睡到半截,我想起来一个事,脑袋凑到床边,边若水拿手垫在脑袋下面睡着,我从床头抄起一本黄色杂志就扔了下去。
“喂!那叫什么水的,和你商量个事。”
边若水猛地被砸醒,使劲睁了两下眼,看着我问:“什么事?宋天路。”
“那个,回头帮我打饭啊!我懒的排队,卡在这呢!”
我朝下面一扔,就没管别的,翻身接着睡。

第2章

晚上到了吃饭时间,我美滋滋地和张琪琪去cao场上约会,高中就是不好,搞个对象跟做贼一样。张琪琪大老远就冲我挥手,走了将近五分钟才走过来。
“怎么磨蹭这么长时间?”
张琪琪挽着我的胳膊,小声地说:“我……那个了,肚子疼……”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女人就是麻烦。我把手伸了过去,摸着她的小肚子,轻轻揉了几下,看着她说:“还疼么?”
张琪琪呢喃了一下,一下子钻进了我的怀里,没过多久,眼泪就吧嗒吧嗒留下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没这么快吧?刚才还好好的呢!
“疼着呢!今天中午在宿舍我就哭一次了,都受不了,我以前一痛经就得打止痛针,别的不管用……呜呜……”
“哎呦宝贝儿,你快别哭了,哭得我都心疼了。”我像念经一样说着每天必说的话,拍着她的后背,没谈恋爱的时候觉得这个女的挺硬的,等一和我在一块怎们变得这么脆弱了?每天必哭一次,必生气一回。
磨了半个多小时,想起我还没吃晚饭呢!张琪琪是跑校生,所以有人给她做饭,我再怎么对女朋友好,也得吃饭啊!
“靠!”我冲着前边漆黑摸瞎的cao场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张琪琪猛然间就把我推开了。
“探照灯!”我在她耳边说,张琪琪一下离我五步远,那速度绝对和来的时候不能比,我就和她保持一个平行线离开了cao场。
探照灯是情侣的劲敌,最近学校查的特别严。副校长,主任,班主任手上都提着一个探照灯,学校发的,专门逮我们这种谈恋爱的人。一经发现就迅速擒获,最近才知道学校严查这件事,那段时间很多情侣不知道。有一天晚上下晚自习,就看到cao场上占了一排人,顺序就是一男一女,再一男一女,站得很齐,第二天早上,这些人的家长就全过来了。
我不怕什么,我爸妈都知道我是什么货色,只要不出事,想怎么着都行。反正我没戏,耽误不着学习,我爸说我高考那天通灵了也就是一个三本,如果正常发挥是个大专,所以我谈恋爱和没谈对我没影响。
张琪琪学习也不咋样,我交女朋友从来不找学习好的,耽误不起,也待不到一块去。不过张琪琪喜欢那股劲儿,把自己当成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最重要的是名声。她怕她父母,所以把我们俩逮到再叫家长,这对于张琪琪来说就等于世界末日。
“我的饭呢?”我一个人溜达到了宿舍,就看见边若水一个人在宿舍看书。
“在那边的盆里泡着呢!”
“盆里?你把我饭放盆里了?”我走过去拍了他脑袋一下,边若水猛地一激灵。
“不是……你老不来,我看你那饭都凉了,就打了一点儿热水过来给泡上了。”边若水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不说话了,把头低下了。
我一看边若水也不容易,好心好意地,就没埋怨什么,走过去打开饭盒准备吃饭。这一看不要紧,我差点儿没撞地上,这都什么菜啊?就是一盆炒芹菜和木耳,那叫一个清淡,芹菜我还不吃。
“你这打的什么玩意儿?我又不是牲口,给我吃Cao干什么?”我看着那绿了吧唧的就难受,冲着边若水叫了起来。
边若水放下书,满脸歉意地看着我,“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每天就吃这些……我以为……”
“你以为我吃这么点儿就能吃饱?你以为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你怎么不以为你和我长得一边高?你怎么不以为我和你是一个分量?”我有点儿激动,看他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就想欺负他。
“没有!”边若水拿起那盆饭,往外面端。
“你干什么去?”我低头看他。
“倒了去,我再给你打份新的,你吃什么菜?”
“行了行了,不用了。”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饭盒,一点儿都不好玩,连反抗都不会,这回真找到一个无敌出气筒了。
“我告诉你,你听清了。”我一边大口吃饭,一边看着边若水。“我每顿都得有r_ou_,要不吃不下去,每顿都得两个菜,再和盛饭的要双份饭,再去商店里给我买点儿零食,解饱的,我饭量大,一天三顿必须得有一顿吃面食,吃米饭我吃不饱。晚上一般要喝点儿汤,早上吃冷面,包子,到时买几个你再问我;我不吃芹菜,不喜欢吃菜花,木耳,不喜欢吃带甜味的菜,喜欢辣的,里面有花椒的不吃,有豆豉的不吃,我再想想……没啥要求了,有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边若水在旁边把我说的都记下来,记在一个小本子上,我吃饭差点儿没呛着,这孩子怎么做什么都这么认真?
吃过饭,我坐在边若水旁边,实在无聊,就把手搭在边若水肩膀上。把他一下子拉了过来,“让我靠会儿,你一来我都没地方呆了,以前你这床就是给我歇脚用的。”
边若水的脸竟然红了,没见过这么害羞的男孩儿,我一按他肩膀,他就使劲儿皱眉头。
“有那么疼么?”我问他,“你是不是个男的?”
边若水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他忽然小声和我说:“哎,那个……你把那书拿走吧!”
我一愣,“什么书啊?”
“就是那本你扔下来的书。”边若水尴尬地笑着。
我猛然间想起来了,我那本黄色杂志。我呵呵笑着,指着他说:“你看没看?”
“没有!”边若水连忙摆手,“我从不看那种书的,我妈不让我看,我一看封皮就塞枕头低下了。”
“是么?”我近距离地对着边若水看,眼光直逼他的眼睛,果然,不一会儿,他开始躲闪了。“哈哈……骗我?看了多长时间?看你这样的以前没看过吧?硬了没?”
我把手往他的腿中间摸去,边若水猛然就站了起来,“你……你别乱来……”连忙往后撤,那样子就跟我要强j-ian他似的。
“切!你丫装什么纯?都这么大了,都是带把的,谁不知道谁啊!”我一踢他的床脚,走了出去,也没管他有什么反应。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还是去找我那些弟兄玩去,今天晚自习不上了,打篮球去!正想着,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不快全都忘记了,屁颠屁颠儿往篮球场跑。

第3章

第二天中午,边若水帮我打了一份排骨,还买了不少零食,我算是基本满意,拍拍肚子坐在他的床头。
“你看什么呢?看这么认真……”我拨开他的书,看着他。
“一些……诗词。”
“能不能大点儿声啊?”我冲他吼,两天了,他说话我没听清楚几句,总得问第二遍。
“诗词……”边若水嘶哑着嗓子喊了出来。
“靠,震死爷了!”我使劲往他的后脑勺子上拍了一下,这孩子没啥毛病吧?做什么事都这么极端。“你看这种东西也能看进去?有啥劲啊?”
“看这种书让我觉得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清新了许多,”边若水的眼睛亮了起来,目光荡漾地望着我,我哆嗦了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我妈妈是老师,小的时候,我妈妈经常喜欢让我读诗,背诗。我从没觉得自己很悲惨,第一次接受,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引领我生命的天使……”
边若水忽然挣脱了我,站了起来,一个手扬了起来,动情地望着窗外,似唱非唱地说:“诗歌,是从小陪伴我长大的一个东西,我喜欢通过诗歌来思考人生,我时常在想:我为什么要活着?我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活着?我可不可以挣脱一种束缚去追寻我想要的?然而我又想要什么呢,既然我脸我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我想要什么呢,我明白为什么我如此的孤独了,因为我一直在深陷,深陷到一个没人理解,却把自己死死缠绕在那里面的一个漩涡,那里面不仅有荆棘,还有藤蔓,它绕着我,我最后越缠越紧,我去挣脱不出来……““那个……我先上厕所了,你自己一个人在这说吧!”我迅速逃窜,临走前还听见张文俊在那里呵呵笑着,一边笑一边说:“从苹果里吃着一个虫子。”
等我回来以后,边若水已经安静了,自己坐在床上发呆,明显还处于那种激情过后的余韵状态。
没过几天,我就把边若水这个人摸清了。他属于那种愤青派,基本上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切实际。整天去思考一些与自己现实生活不挂钩的东西。不过他还有一定的人格魅力,就是热爱劳动。班上的大事小事他都帮着cao办,尤其谁忘了搞卫生,他都会搭把手。他在第一桌,所以每天下课都去擦黑板。打来一盆水,拿出一块干净的抹布就在那里擦来擦去,一个课间都耗在那里,直到黑板擦得锃亮他才罢休。
我问过他为什么把黑板擦那么干净,他说是因为那就像他的心情,擦干净了就不会有忧愁和黑暗了。后面说什么我就没再听,因为我知道他停不住了,每次都这样,话不说起来是个很沉默的人,一旦说起来就变成了口若悬河。
反正我知道了他喜欢干净的东西,看完了心情就会特别好。所以每天晚上我都故意把穿完了的袜子从床缝漏下去,正好掉到他的床上,这样第二天中午,我的袜子就肯定晾在架子上,哈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