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相随(第一部)

APP下载 阅读记录 kisky
序∶
“ 不…不要停…再来…嗯…啊…”幽暗房间散发著 y- ín 靡的气氛,一名俊美脱尘的耀眼男子跪坐在另一名男子的身上,男子两只大掌掐住俊美男子的腰,不断上下摆动俊美男子的身躯。
“ 嗯…啊…再深一点…嗯…”俊美男子伸手触摸男子的突出於外的男根尾部,稍微用力让它进入自己的花x_u_e更深, 更入。“啊~~~~”
男子在俊美男子体内s_h_è 出白液, 白液从x_u_e中流出。
“ 呼 … ” 俊美男子的手指掂上流出的白液, 然後放进口中, 括著手指, 品嚐上面的液体。
“ 哼, 你真 y- ín 荡, 永!” 男子反身压住名唤永的男子。
“ 煌…….”永的双手抚上煌那精实的体魄,修长的双腿交缠著煌的,不让他离开。
然後二人便继续第二回合 ……
名叫永的男子,现年二十六岁,职业是一个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每天总是忙著拍戏、拍广告、唱歌的。通告数也数不完,难得的些微空閒时间,也用来寻求极乐的快感。 没办法,人气爆灯的明星便是这样的了。
因此,他的fans、朋友、甚至乎他的经理人也以为他就连拍拖也没时间。可是,他们错了!他有一位见不得光的地下情夫,这位情夫不能曝光不单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及情夫的x_ing别,还有的是他的情夫是一名记者,更是一名负责娱乐新闻的记者。
他的情夫叫洛煌,二十七岁。至於煌为何成为了他的情夫……说起来便要由故事开始说起了。
话说回来, 他这个大明星究竟是谁? 他~~~~便是  永  相  随!
第一章
永相随绝对不是艺名,而是他父母改的真名。这个名字用在人身上确是很怪,本来就不可能有这种名字嘛。不过意思不是很美吗?永远的相随,他本人觉得这个名字已经比什麽永相恋、永相印、永相依普通的了。别怀疑,拥有这些不幸名字的人便是他的三位弟弟, 请注意!是“弟弟”, 不是妹妹。
二弟~~~永相恋
说真的,他由小至大也觉得恋这个名字意外地和俊逸飘然的二弟很协调。可是,一个男人味十足的男人拥有一个像女生的名字已经很可怜,还要好死不死的什麽相恋 …… 不明白?那请参考恋和他朋友以下的对话 ……
“ 恋, 一会儿和我去一去会议室 …… ” 朋友甲说。
“ 你说你和谁?”永相恋懒慵地道, 他实在不想动啊!还是装傻算了。
“ 和你, 永相恋!” 朋友甲看见他那毫不掩饰的懒惰, 不禁对他怒叫。
只可惜,这句话将他们二人打入万劫不复地步。原因是他们的上司和同事碰巧经过,以为朋友甲向恋告白。上司为了防止公司同x_ing恋情,於是便“ 诚意希望” 二人到其他公司“发展”。不单止这样,朋友甲的“一世英名”和“前途”也尽毁。从此以後,朋友甲便和恋绝交,这亦成为了恋不幸名字的经历之一。
请再一次注意!是“ 之一” ,即是说还有很多很多的意思。
三弟~~~永相印
俊朗健颀的印便好得多了,名字不太像女x_ing,最多只能成为印人生中的永远之痛吧了。怎麽说?
“ 相印相印,心心相印!”就是这样了,所以才说他比恋好一些嘛。
但是只要被印听到这个花名,印便会狂怒。狂怒便算了,但印怒起上来就会乱吻人。吻人便算了,但就是只会吻他,不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吻他吻到气消为止,还是法式深吻耶。唉呀~~~这个弟弟真变态。
也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印的吻技可以到达国家级标准。
然而,免不过也不会被印听到这个花名。说到底,家里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的家族里传出兄被弟强暴这种丑闻。
四弟~~~永相依
四兄弟中样貌与名字最像女孩子,也可能是这个缘故,所以依的言行举止无一不像女孩,但无论是谁一看到依也知道他是男人。一句说到底,不男不女!有时他怀疑依是不是因为名字像女孩而自暴自弃。
所以无论怎样看, 他的名字也是最平凡的一个。
//////////////////////////////////////////////////////////////////////////
“ 永永!永永!” 永迷的呼叫声震撼整个商场。
“ 发生什麽事, 这麽多人排队做什麽?”
“ 不会吧? 你竟然不知道? 永相随在这里开签名会啊!”
“ 什麽?!那不得了, 我也要赶快排队!”
“ 永永!” 两名男子也加入呼叫行列。如果他们是为其他明星呼叫的话, 绝对会换来女生的白眼。但永相随不同,因为他的魅力不论是男或女,老或少也无不为他倾倒。
一名拥有如冠玉般俊美脸容的男子坐在商场预设的台上有耐心地为永迷签名, 他迷人的脸上挂著令人神魂颠倒的微笑。
“ 各位朋友真抱歉,相随的签名会时间已完结,多谢大家的到来。”永相随的经理人对著麦克风道。
“ 耶?不要!我还没拿到永永的签名啊!”永迷争先推後地冲上台,做成一片混乱。
永相随的经理人和他的保姆兼弟弟永相印,及其他的工作成员努力地护著疲累的他离开现场。
就快成功离开商场的永相随,还在兴幸终於完结的时候,不知那里的永迷突然大叫∶
“ 永永!我们和你心心相印!”
永相随听後,原本挂著脸上的温文微笑顿时消失得无影无纵,也不顾及自己的形像, 立刻拔腿便跑。
跟在他身边的永相印突然怒叫一声, 疯狂地追著跑得像晓飞般的永相随。
“ 相随!相印!你们去哪?”经理人无奈地一边看著二人的背影,一边应附一大堆的记者和永迷。
/////////////////////////////////////////////////////////////////////
在商场内的一间无人厕所里,一名样貌出众的弟弟拥吻著他耀眼的哥哥, 气氛极之暧味。
永相印一手紧紧地环著永相随的腰,将自己欲望之处紧贴著他的,另一手不断来回抚摸他的背。他的舌像蛇般纠缠著永相随的, 掠夺他嘴里的蜜津。
“ 嗯……”永相随被自己弟弟高超的吻技吻得全身无力,如果不是印紧搂著他, 恐怕早已经跌坐在地上。
“ 印, 气消了吧?” 他曾著二人喘息时问道。
“ 嗯!” 永相印乖巧地点了点头。
“ 那你回经理人的车等我吧!”
“ 但是……”永相印不放心地还想说什麽,永相随抢著道∶“ 放心,没事的,我想洗个脸,你先回去吧!”
永相印看了他一眼, 便转身离开。
呼, 很好赶得及!永相随暗附。他可不想在歌迷和记者面前被弟弟强吻, 印这种坏习惯应该改一改了。
他将冷水泼向自己俊美的脸,擦拭过後便打算开门离开。但却没想到开门後看到的竟是一名拿著两部相机邪笑著的记者。
“ 永相随,你刚刚和弟弟激情的画面应该会得到不少人的关注!”记者从他其中一部即影即有的相机拿出照片,上面的画面正是永相随被永相印强吻的画面。
永相随一呆, 立刻将记者拉进厕所里。
“ 说,你想要多少?”他冷静地问眼前这个挺拔出色的记者,心里不禁对他的摄影技术吓一跳。
他是怎样偷拍而自己又察觉不到的?
“ 果然爽快, 不多不少, 一千万!” 记者欣赏地说。
“ 没问题,给我时间准备。但是我要保证你在这段时间没有任何消息泄露出去。还有, 你拿到钱後, 所有照片和底片也要全数给我!”
“ 很好,我给你三天时间。别报警,因为你玩不起的!”
“ 我怎样联络你?”
“ 我自然有方法联络你。还有……”他向他露出诡异的笑容,“我的名字是洛煌。”
说摆,便离开了。
仍留在厕所内的永相随不禁叹了一口气。难怪人们常说明星最害怕的便是记者, 说得对极了!
第二章
永相随悠悠地从空白的睡梦中醒来,看见熟识的环境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回到他那个秘密小窝中。
他坐起身,覆盖住身体的被子顺著诱人健美的体线滑落到腰际,在月色朦胧下隐隐若现的身躯露出满身红豔的吻痕,没有一个地方是没被吻过,让人惊豔垂涎。
他愣然地看著自己赤祼的身躯。後庭传来麻痹嘶裂的感觉,疲累攀上全身。他想下床,但浑身无力地跌坐在地上,r-u白色的液体从後庭流出,温热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究竟 … 发生了什麽事 ……
他回想起自己乔装拿著准备了的一千万来到他秘密小窝附近的餐厅,这一切也依照洛煌所要求般 ……
////////////////////////////////////////////////////////
来到餐厅,骤眼一看便看到洛煌笑脸盈盈地坐在窗旁的餐卓,看著刚刚推门而进的他。
这倒令永相随感到奇怪,他自认自己的乔装已经令那些缠人的记者认不出来。粗糙的假胡鬓;满脸的假麻子;一副黑得不能再黑的墨镜……这样的装扮,就连他三个亲亲弟弟也认不出来, 但洛煌却仍能一眼便知道是他……
“ 钱我带来了,底片在哪?”他将手上的纸皮袋抛在餐桌上,准确无误的避开洛煌桌上的咖啡杯, 停在他的面前。
“ 那麽心急做什麽?坐下来吃些东西吧!我帮你叫了些食物。”话毕,侍应来到他们桌边, 放下食物, 然後离开。
永相随征了一下, 桌上的食物全是他最喜欢吃的 …… 是巧合吗?!
“ 我没食欲!”
“ 如果我说,你不吃些东西便不能拿回底片,这样你还会吃吗?” 洛煌虽语带轻佻, 但充满冷意。
“ 你都已经这样说, 我还能拒绝吗!?” 他冷笑道。
他如他所愿的坐下来,慢慢地吃著桌上的食物,但却是食不知味,因为洛煌一直也看著他, 毫不理会那一千万元。
不知怎地,他总觉得洛煌的笑容和眼神令他很不自然。他是笑得很高兴没错,但又好像不是因为将要拿到一千万元而感到兴奋,反而像…就像…看著一个期待约会已久的情人般 ……
这个想法不禁令他全身起j-i皮疙瘩,他摇了摇头。这一阵子真的忙坏了,就连傲人的观察力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错误。
洛煌看见他停下刀叉, 问。“怎麽了?不吃了吗?”
“ 吃不下。底片呢?”现在的他只想快些拿到底片,然後回小窝处狠狠地睡一觉好的。连续数夜通宵的通告,他已经快虚脱了。
“ 唷,底片在这里。”他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但永相随已经没有心情理会他。
他拿过底片,将之一一检查。“ 希望你依照约定,将所有照片和底片交给我,更不会将这次的事泄露半点风声。还有,我不保证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我会干出什麽来。”冷冽的气息涷结意外地和谐的气氛,无形中增添了一丝让人不能忽视的气势。
他站起身, 准备离开, 但没想到洛煌叫住了他。
“ 你身体不舒服便坐多一阵嘛!”
“ 你在说什麽,我没有……”才想说没有不适,意识突然变得涣散,浑身变得燥热难耐。“你 …… ”
糟!被下药了!
///////////////////////////////////////////////////
这是他最後的记忆, 之後的便再也想不起来。
永相随瘫坐在地上发呆, 任匀称迷人的身躯暴露於空气中。
“ 你醒了?!” 一把低沈磁x_ing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他还没来得及抬头看清对方的样子, 便被人横腰抱起, 将他抛回床上。
“ 是你!”没有太大的惊讶,语气平淡的说。将那个结实,令人移不开视线的赤祼身躯视若於无。
站在床边的洛煌爬到床上,来到他身边。他轻吻他的颈恻,袭上脸颊的气息有丝情欲的味道。
“ 来,给你看些东西。”他的手拿著遥控器,48寸的大萤幕电视里映出两位出众的男人身躯交缠的画面。毫无疑问,那两位A P_ian的男主角便是他和洛煌。
他面无表情地看著电视里的自己在那男人身下 y- ín 叫的样子;看著电视里的自己 y- ín 贱地舔著那男人的硕大;看著电视里的自己如何催促著那男人进入自己;耳边传来的全是电视里的自己的呻吟和那男人 y- ín 秽的语言。
永相随冷淡地说∶“ 从一开始你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那一千万,那只是让你引我出来的借口。” 不是疑问, 而是肯定句。
“ 聪明!然後我在餐厅里给了那个侍应一些钱,要他在你的午餐里加下媚药。”他的笑容充满暧味和愉悦。
永相随不语,只是从烙煌手里拿过遥控器,关掉他那唯一一套的A P_ian。
“ 这盒带我已经拷贝了多一盒,和那些照片藏在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洛煌的吻散落在他的肩上;他的手有意无意地在他的腰际来回游走;他结实的长腿磨擦著他的;他的分身毫不廉耻地紧贴住他的大腿,让他感受他炽热的欲望。“ 真想不到原来男人也可以这麽诱人!”
恶心的感觉在心里膨胀。身为男人却被另一个男人如此对待,强烈的羞耻感令他气弱地用尽全身的气力推开他。
洛煌不满地看著他,愤怒在他脸上一掠而过。“ 你好像还没明白,我已经拥有了你不止一样的把柄,我任何时候也能将这些相片和录影带散播出去。你也应该知道你已经名扬国际,就连街边的老人和小孩也能一眼认出永相随这个人,只要这些东西一出街,你这一生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立足之地。”他用食指勾起他俊美的脸庞。“ 我和你不同,只要热潮一过,没有人会认识我这个小小的记者。那麽,你还要拒绝我吗?”
永相随冷笑著, “ 那你要怎样?要我成为你的x_ing奴隶吗?”
他唇边旋即勾起一抹莫测高深的笑,“ 我要成为你的地下情夫,我要住进这里,而你要支附我所有吃喝玩乐的费用,我要你养我。”说摆,便猛然向前倾身吻住他的唇,狂暴地肆虐唇间的柔软。
永相随喘息著,唇间发出低叹。良久,洛煌终於放开他的唇。
他闭了闭眼,深吸数口气,木然地对他说∶“ 你赢了!恭喜你,你是我从出生以来第一个令我如些狠狈的人。”
谈话之际,洛煌的手滑落到他大腿内恻,眼中泛著欲望。他立刻制止他,说∶“ 无论你想对我做什麽,可否等到另一天?我现在真的累了。”精神不济与床上的剧烈运动,他不累才怪。